两次发生关系,都是在无奈的情况下,秦冲有时候觉得十分荒唐,却又感觉冥冥注定。

  何心瑶并不傻,相反她很聪明。

  之前程敏经常与秦冲说话,她知道那只是一个女人对男子有好感,可最近,她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

  与驭兽宗战斗时两人之间的尴尬,还有那若有若无的暧昧眼神,何心瑶看在眼里。

  当程敏被驭兽宗戏耍的时候,秦冲表现得无比暴怒,证实了她心中所想。

  凭她的人脉和背景,稍微问一下,就能够知道秦冲与程敏的动静,两人做了什么,她一清二楚。

  她怒!

  秦冲明明已经有了她,为何还要去找女人?

  难道是她的家族让他为难,让他蒙生了退意?

  愤怒之下,何心瑶直接找到了程敏,两人直接上演全武行——对骂。

  让何心瑶难受的是,程敏这火剑宗第一美女,平时看起来虽然冷冰冰的,但言辞却很是犀利,差点让她难以招架。

  为了秦冲,程敏也算是豁出去了,什么话都敢说。

  没讨到便宜,何心瑶一气之下,直接回了家族,但这一回去,却再难出来。

  “老大,你……你要我说你什么好?既然你都有了心瑶师姐,为何还要去泡程师姐。”秦冲刚一出关,宋庆就跑了过来,咬牙切齿的指着老大,真恨不得将这家伙劈成两半。

  他气啊!

  在遇到秦冲之前,他对何心瑶是有想法的,否则也不会跟着她在云凌峰试炼。可惜的是,何心瑶对他无感,他只能退却。

  于是,他喜欢上了程敏,可没想到程敏竟钟意于自家老大。

  没办法,人家是老大,咱还能怎样,认输吧。

  苦逼之下,他见到了香琴,一时惊为天人,来了个一见钟情。

  可一问才知道,香琴在外门的时候,就已经与秦冲相识。照这个样子下去,莫非连香琴也要遭到秦冲的查毒?

  “这……唉,说来话长,我也是身不由己。”面对宋庆的质问,秦冲找不到话来反驳,只能苦笑。

  “那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要谁?”宋庆没想到老大如此无耻,忍不住咆哮起来。

  “唔……这个事情,可不可以以后再说?”秦冲吱吱唔唔了半天,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只能暂时放下。

  既然左右为难,那就干脆暂时不管,等五宗大会过了再整理这些琐事吧。

  “什么?以后再说?老大啊老大,你要我怎么说你好,要是你真的不知道如何处理,那就两人一起收了呗。”宋庆浑身颤抖的抖了抖面皮,突然话锋一转,颇有深意的一笑。

  “……”

  秦冲无语了。

  他沉默了,自己小弟指责他,按说他该恼怒才对,可他知道自己的做法确实有些混蛋。但宋庆这小子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一起收了?自己是那样的人吗?

  “好吧,你现在的处境,我深表同情,我来,也只是带着心瑶师姐的话来的。”

  见秦冲目光躲闪,宋庆也明白了老大的尴尬,索性道:“心瑶师姐让我告诉你,她希望你能去她家族一趟。”

  与程敏大吵一架,何心瑶回到了家族,她回去之后,立即就把秦冲要娶她的事提了出来。

  何家乃是大家族,家族的长辈自然不可能同意她跟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子在一起,无情的驳斥了她。

  与家人关系闹僵,何心瑶并没有气馁,企图回宗门找秦冲。

  以她刚烈的性子,怎么会因为家族反对就放弃。

  可让她万万想不到的是,父母根本就不准她再出来,哪怕是回宗门也不允许。被禁锢住哪里也不许去,何心瑶急了,马上让宋庆带信给秦冲,让秦冲去何家。

  酷匠网xj唯一l(正T版#s,$其他;都?7是;☆盗版(

  “那些老家伙太不要脸了,他们为了巴结上云城白家,硬是要把心瑶师姐嫁给白子修。”宋庆道。

  “白子修?他还不死心?”秦冲皱了皱眉。

  上次在天云酒楼,秦冲就看得出来白子修喜欢何心瑶,不过何心瑶当场就拒绝了他,秦冲以为这小子已经放手了。

  “他当然不死心,白子修虽然看起来大度,其实是道貌岸然,奸诈恶毒,他一定不会放手的。更何况,有何家从中作祟,他的希望绝对比老大你要大多了。”宋庆目光露出深深的厌恶。和洪俊武一样,他很了解白子修,而且对白子修很不感冒。

  他清楚,尽管老大现在已经是火剑宗的大师兄,身份比以前强多了,但这与白子修比,仍然差得太远。

  何家和白家联姻,可以给何家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秦冲有什么?

  在何家眼中,大师兄这个称号,和白菜一样不值钱。

  “好,等五宗大会过了,我一定去看她。”秦冲想了想,说了个折中的办法。

  何心瑶对他的心意,他最了解不过,按理说他现在该直扑何家,救出何心瑶。不巧的是,五宗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绝不能下山。

  五宗比武,不仅仅事关他个人,也关系着火剑宗的地位和秘境试炼的名额,他必须全力以赴。

  要是在这个时候分神,到时候万一发生意外,那他就辜负了雷岩等人对他的期望。

  打定主意,他决定先去看看霜儿。

  霜儿受伤过后,秦冲还没有去看望过她,不知道她恢复的如何了。

  “那小子,你是不是秦冲?”

  秦冲正往水剑宗赶去,没想半路却被一个表情高傲的弟子给拦住了。看他的服饰,应该是雷剑宗的人。

  “这位师弟有何指教?”被一个陌生人当面称作小子,秦冲有些不悦。

  他现在是火剑宗大师兄,宗门中多数人,他都可以叫师弟。

  “还真是你!你听好了,我叫顾杰,是雷剑宗的天才。我听说你竟然当上了火剑宗大师兄?是也不是?”雷剑宗弟子将灵剑抱在胸前,模样很是嚣张。

  “是又如何?”秦冲淡淡的道。

  “如何?哈哈哈,火剑宗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不久前差点被驭兽宗给干掉,现在又选了你这么个货色来做大师兄,是不是真的无人了?”

  顾杰夸张的将脖子伸的老长,猖狂的笑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止住笑声,神情不屑的道:“火剑宗大师兄居然是徐荣师兄的手下败将,有趣,有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