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间暴躁起来的秦霜,让车萱极不适应。

  不过她也不是庸手,见对方气势徒生,宛如地狱来的恶魔使者一般,全身充斥着暴吝的火热气息,立即一咬扁贝,寻得最后一丝空隙,打出一掌。

  “天寒掌!”

  秦霜来的速度太快,车萱自知无法躲避,只能硬着头皮还击。

  只要对方稍有忌惮,她就可以退出战圈,重新找回优势。

  “嘭噗!”

  沉闷的响声传出,车萱这盲目的掌法,竟然打中了!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高兴,下一刻她的身躯就飞了起来,只觉全身像是被火烧烤了一般,刺痛难忍,痛呼出声。

  秦霜学习了攻击性的掌法,没理由不学防御功法,她的防御功法,叫火焰坚盾。

  这一招,需要配合火元素才能形成一个强力的能量护罩。

  之前她的火元素还未完全调动,所以无法用出来,可现在,足足有余!

  车萱拼死下的反击,结结实实击在了护罩上,力量被直接化解。当然,这层护罩也不是不能穿透,只是车萱的实力太差了。

  其实以秦霜的实力,如果她在开始就施展出全部的实力,至少还能僵持下,不会连还手都做不到。

  不过这也怪不得她,她根本没有战斗经验,体力也不行,能够强撑到火元素觉醒,完全是意志在作祟。

  刚刚还一边倒的局面,突然间翻转过来。

  那被车萱羞辱谩骂嘲讽的秦霜,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竟然一瞬间就反败为胜,将车萱打下擂台,身受重伤。

  “这……秦师妹是吃了什么药么?”

  “太强了!我都没看清楚她的动作,驭兽宗那贱女人居然就被打下了擂台。”

  “哈哈哈,秦师妹威武!我们终于赢了,这下看驭兽宗那帮垃圾还怎么得瑟!”

  蓦然逆转的一幕,让多数人差点未回过神来。万剑宗这边,愣了一下之后,轰然叫好。

  不管秦霜是怎么赢的,她总是代表了万剑宗。

  她的胜利,就意味着万剑宗占得了上风,也维护了宗门的尊严。

  一时间,名不见经传的她,名气大躁!

  但是,当人们还在欢呼的时候,秦冲却猛地冲上了擂台,因为,他看到妹妹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就像以前一样昏迷了过去。

  不仅如此,她全身还滚烫无比,如同有熊熊烈火在体内燃烧一般。秦冲将她抱起来,差点承受着不住那超高的温度。

  “让我来。”正在此时,雷岩的声音在秦冲身后响起。

  秦冲点了点头。

  每一次妹妹病发,他都没有太好的办法去控制,雷岩长老的话,应该会有其他手段。

  雷岩表情凝重,双手推在秦霜后背,一股澎湃的力量奔涌而出,输入她的身体。片刻之后,秦冲明显感觉到那该死的火热气息消散了许多。

  “好了,她现在只是昏迷过去,醒来之后,应该就没事了。”压制住了秦霜的病情,雷岩微微松了口气。

  “谢谢雷长老。”秦冲感激的道。

  “谢什么,她今天可是宗门的大功臣。”雷岩那千年不变的死板脸色,露出一丝笑容。

  最终一战,水剑宗,胜!

  当洛河声音低沉的宣布结果后,万剑宗这边顿时疯狂起来,一个个忍不住兴奋的仰天长笑。

  “哈哈哈,驭兽宗的兔崽子们,这下傻眼了吧。”

  那些刚刚吃过瘪的弟子,立即讥讽的望向驭兽宗所站立的方向,肆意的狂吼着。

  万剑宗高兴,驭兽宗这边自然是一片哀鸿,一个个聋拉着头,就像是斗败的公鸡一般,垂头丧气。

  刚才车萱压着秦霜打的时候,他们以为胜局已定,一直在讥讽旁边的万剑宗弟子。可没想到,报应竟来得那么快,不等他们的笑声止住,一切,就已经变幻。

  没想到一个武士一重的小姑娘,居然能战胜武士三重的车萱,驭兽宗一些高手,看向秦霜的眼神,略显阴鹫和愕然。

  ……

  千里迢迢声势震天的前来挑战,没想到却是惨遭失败,驭兽宗人人低埋着头,唉声叹气。

  “哈哈哈,第一宗门就是第一宗门,随便出来一个弟子,就足以碾压我们精心培养的精英,简直不可思议。”

  台席上,项鼎仿佛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是大笑起来,显得极为豁达。

  这句话,让那些还在羞辱驭兽宗的万剑宗弟子一阵惊愕,随即,都觉得自己这种做法太过小人,悻悻的站到了一边。

  不过,一些上了年纪的老狐狸,却是敏锐的捕捉到了项鼎眼中闪过的寒芒。

  哼,这老家伙,明明就不甘心,却非要说大话,简直可恶!

  察觉到项鼎表情变化的长老们,纷纷露出不屑。

  “项宗主谬赞了,我门下弟子不过是运气好而已。”孟兴自然也看出了项鼎的虚伪,但他并未揭破,而是淡淡的应声道。

  “嘿嘿,孟宗主太谦虚了。”

  项鼎知道瞒不过这些老家伙,索性嘿嘿一笑,清了清嗓子道:“既然弟子们都切磋过了,两宗的长老,也该露一把了。孟宗主,你意下如何?”

  “呵呵,既然项宗主都提出来了,我万剑宗自然要让客人满意,谁愿意出战?”孟兴眉头微皱,但瞬间就恢复正常,扫了下眼长老们的位置。

  “宗主,我请战!”

  孟兴话音刚落,一道声若洪钟的豪气声音传了出来,赫然是胡长天!

  “好!胡长老既然主动请缨,我岂能不成人之美?”看到胡长天,孟兴眼前一亮,微微颔首。

  作为宗主,他对每一个长老都很了解。

  =更@新@j最快?上酷v匠l网h

  胡长天作为剑崖的管事,实力自然不差,由他出战,倒是稳重之举。

  “驭兽宗谁人和我切磋?”胡长天表情森然的看了眼驭兽宗方向,自信的道:“你们最好来两个,否则,我怕太过无趣!”

  “猖狂!”

  “放肆!”

  “这老小子还要不要脸?想以一对二?”

  胡长天刚提出要求,驭兽宗那边瞬间炸锅,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喝斥出声。

  他们是败了,但还未输掉所有的尊严!

  这家伙一开口就是对战两人,等于是在羞辱驭兽宗,别人不愤怒才怪。

  这一刻,剑修的骄傲和狂放展露无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