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师姐交给我照顾,秦师兄,你们还是抓紧时间休息吧。”

  何心瑶一把抓住了程敏的柔荑,表情平静的道。

  “哦,好,好。”感受到何心瑶那颇有深意的目光,秦冲尴尬的把程敏交了出来,走到一边开始调息。

  虽然每个人都有些疲倦,但这里毕竟不是久留之地,几人稍作休息,立即出发。

  有一个人逃走,意味着秦冲小队的信息已经泄漏,如果他们再不离开,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包围。

  穿过一条不太宽阔的河流,一行八人进入了一片魔兽横行的混乱地带。

  这片地域,万剑宗的弟子经常过来历练,可谓是猎杀魔兽或者收集材料灵草的绝佳地方。

  费了些心思找了个安全的区域,众人开始吞服丹药,恢复战力。

  几番战斗下来,尽管依靠着悲鸣虫大占上风,可韦盛等人多多少少还受了些伤。尤其是程敏,几无再战之力。

  让秦冲颇为欣慰的是,这一次何心瑶并没有与程敏对掐,而是乖顺的照顾起了情敌。

  看来她也意识到了,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中,实在不宜再发生内讧。

  Ly酷匠i、网BP永。:久免%{费9看)J小{j说}5

  天渐黑,黑暗即将笼罩这片大地。

  有宗门赐发的丹药,再加上安静的环境调息,除了程敏,其他几人都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什么?你说大师兄一方已经全军覆没!”待程敏恢复过来,秦冲才询问她发生了什么。

  可这一问,却是让包括秦冲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实力超强,而且身边还有精英保护的大师兄,竟然先一步被驭兽宗吃掉了!

  连大师兄都输了,这只仅存的小队倒未太过恐慌,只是有些无所适从。

  “程师姐,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大师兄他们也中了埋伏吗?”韦盛看了看同伴,见大家都没有露出太多的惊骇,放心下来。

  一路过来他们都比较顺利,倒是树立了很强的信心。

  “唉,我相信,驭兽宗一定早有准备。”程敏轻叹口气,回忆起那可怕的一幕。

  良久,韦盛佩服的看着秦冲,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秦师弟,幸亏我们听了你的话,要不然,恐怕我们就要步大师兄的后尘了。”

  之前他曾建议立即去找郜山,互为依托。现在看来,如果秦冲当时听了他的话,那火剑宗已经败了,而且是惨败!

  虽然现在他们只留下了数人,希望也很渺茫,但比起全军覆没,却要好上许多。

  至少,保留了希望。

  “怎么?”程敏面露疑惑。

  她正想问秦冲几人怎么没事呢,没想韦盛倒是先说了出来。

  “原来他们有信息兽作哨探,我说为何无论我们怎么逃跑,路线总是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听完韦盛的解释,程敏死死的咬住下唇,握紧了双手。

  一想到郜山等人输得如此憋屈,她就心中愤怒。

  “没关系,虽然我们现在的确处于弱势,但并不是没有机会。”秦冲给程敏使了一个安慰的眼神,和韦盛等人商量起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我们先去山上吧,现在已经是夜晚,魔兽的活动很是频繁,太不安全了。”程敏有些担忧的道。

  剑修本来就不太擅长夜战,而且己方的实力已经被削弱大半,如果再遇到魔兽,那就真的是陷入绝境了。

  “不用,留在这里最好。”秦冲摇摇头,否决了师姐的建议。

  现在满打满算,火剑宗这边也只剩下了八个人,敌众我寡。一味的防守,只是慢性死亡,对局面毫无帮助。

  薛林那帮人不是傻瓜,现在他们占据绝对的优势,一定会抱团行动,就算秦冲指挥悲鸣虫将他们的信息兽全部干掉,那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与其被慢慢吞噬,还不如主动出击,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如此,才有一丝希望挽回败局。

  “秦师弟,我韦盛听你的。要是我们赢了,那出去不知道有所风光。”韦盛此刻已经完全赖上了秦冲,几乎不作思考,同意了他的计划。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们迎接最后的战斗吧!”秦冲站起来,抬头看了眼微亮的天空,伸出了手掌。

  “干!”

  “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就让我们轰轰烈烈的杀上一把!”

  “拼了!”

  八双手掌紧紧的叠在一起,每个人都士气高昂,露出前所未有的坚毅。

  ……

  一处干净的空地之上,薛林相当写意的坐在地上,看不到丝毫的惊慌。

  在干掉了火剑宗最强的剑修郜山之后,他已经胜券在握。

  尽管追击程敏的弟子只回来一个,还带来了敌人余孽的消息,可他一点都不担心。

  那些剩下的剑修,除了程敏之外,只是一些小虾米,翻不了太大的风浪。只要他带着弟子冲杀过去,一切就将结束。

  况且,他们是来挑战的。

  他相信,这些剑修绝对接受不了失败的命运。他们虽然可以玩捉迷藏苟延残喘几天,但越拖越没有胜算,一定会心慌意乱。

  到那时,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这些余孽一网打尽。

  “敌强我弱,只有主动出击,才能绝处逢生。今晚,我们就要开始行动。机会只有一次,一旦错过,就将是万劫不复,请各位全力助我!”秦冲沉声道。

  “好!秦师弟,我们就等你这句话了!杀吧!”

  对于秦冲的策略,众人还不是很清楚,可他们都把希望放在了这个少年师弟身上。

  是夜,薛林带着同门,循着气息杀进了这个混乱地带。不过他没有继续前行,而是安营扎寨,等待最后的攻击时机。

  一些低阶的魔兽,自然无法给他们带来太多威胁,被轻松解决。

  大部队追击动静很大,对方一定会提前逃逸。派小队又可能会被各个击破,白白消耗,薛林干脆让大家休息一晚。

  反正对方都是秋后的蚂蚱,只要一天亮,任由他们搓圆捏扁。

  “哈哈,没想到堂堂第一宗门的第一大内宗,竟然被我们给干输了,想想都兴奋。”黑夜中,驭兽宗弟子兴奋的相互议论,只觉胜利就在眼前。

  这个晚上,注定彻夜难眠。

  “好了,大家美美的睡个觉,等明天,就是欢庆之日!”薛林也很高兴,可作为师兄,却要显现出威严。

  在薛林的劝说下,驭兽宗弟子带着笑容沉沉睡去。

  不过,他们并不知晓,在这漆黑的山林中,有几双嗜血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们,目露凶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