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会打击到弟子们的信心。

  万剑宗长期雄踞遮云国第一宗门,自家弟子自然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傲气,总认为老子天下第一。

  剑修,本就是孤傲之辈,如果遭受到挫折,很可能就会一蹶不振。

  现在人家上门挑战,这群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弟子竟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雷岩担心,这一输,不仅仅是秘境试炼名额会丢掉,参与比斗的人,武道之路恐怕也到头了。

  震惊之下,雷岩内心罕见的升起深深的恐惧。

  那些小家伙可都是火剑宗未来的顶梁柱啊!

  他们要是出了问题,别说第一内宗位置不保,只怕万剑宗的地位也会产生动荡。

  可,还有机会么?

  雷岩哆嗦着看向了光剑,上面遗留的光点,仅仅是剩下几个了。

  ……

  万剑宗五大内宗年轻一代与驭兽宗大战正酣,谁也没有注意到驭兽宗这边有一个长老已经消失无踪。

  此人名叫荀延,乃是驭兽宗的首席长老,实力深不可测。

  从项鼎身边消失之后,他便是专挑偏僻的路来走,其时不时抬头所看的方向,竟然是绝情峰!

  然而,以他超然的身份地位,并未显得太过高傲,反而是毕恭毕敬的走在一个男子身后。

  男子长相并不突出,穿着一身普通宗门弟子的服饰,眼神显得略有些阴鹫。

  从荀延的口中,可知这个男子名叫宇文疾,身份似乎有些特殊。

  “唉,数十年了,没想到我居然又回到了万剑宗。看着这一个个熟悉的山峰,真是让人不胜唏嘘啊。”宇文疾目光凌厉的扫视着万剑宗的一草一木,竟显现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沧桑。

  “呵呵,数十年前,你从万剑宗狼狈逃离,如今故地重游,你有什么打算?”荀延轻声道。

  “打算?当然是复仇!”

  提到复仇两个字,宇文疾面色变得狰狞起来,深邃的双眸不知不觉微微眯起:“当年他们把我像狗一样的撵出去,我今天就要让他们尝尝我所承受的待遇和滋味!”

  “我知道,你的确有这个能力,可你别忘记了和宗主的协议。”荀延看宇文疾如此骄狂,心中有些不以为然,可话到嘴边,却是变得谨慎许多。

  “当然,我怎么会忘记呢,我这一次上绝情峰,就是为了帮项宗主捕捉悲鸣虫王。”宇文疾有些不满荀延的提醒,但也只是不满,并没有立即翻脸。

  他曾是万剑宗的天才弟子,而且是绝顶天才,实力强大。

  叛出宗门之时,他一人一剑,在重重围困中干掉了五位万剑宗的长老,然后逃往风驹公国。

  一个叛徒不仅杀害了长老,还嚣张离去,万剑宗自然不能忍下这口气,甚至和风驹公国,都提出了抗议。

  此事,还将遮云国也卷了进来,发生了不小的外交波动。

  由此可见,万剑宗对宇文疾到底有多重视。

  不仅仅是荀延忌惮宇文疾,连驭兽宗一宗之主项鼎,对这家伙也很畏惧。两人之间哪怕是达成了协议,却一直都是宇文疾占据着主动。

  无他,因为宇文疾现在可是风驹公国王室的近臣!

  能在强大的风驹公国有一席之地,他的能力可见一斑。

  p$更\b新4g最。快N7上酷y匠|#网

  如果只有这些也就罢了,可怕的是,宇文疾有一个师兄,曾经是青藤老人的弟子!

  那个人,就是青藤老人引以为傲的首席弟子,也是宗门历史上最大的叛徒!

  宇文疾之所以混得风声水起,除了他本人实力强大之外,那个妖孽般的师兄,才是他最强大的后盾。

  据荀延所知,从种种迹象来看,那个让万剑宗都极为恐惧的剑修,并未身死!

  “我师兄到底能否复活,现在还是个谜。哦,对了,我听说火剑宗有一个叫秦冲的弟子?”宇文疾摇了摇头,似乎不愿意提起师兄,把话题转移开来。

  “嗯。火剑宗那边的确有个叫秦冲的天才弟子,不过实力还很弱,兴不起什么风浪。”荀延不知道宇文疾突然问起一个新人是何原因,有些不屑的道。

  因为白子修和车萱,荀延倒是了解过秦冲。

  “现在当然不行,可要是放任他成长下去,那就难说了。你信不信,要是给他足够多的时间,他一定会一飞冲天,甚至比肩我的师兄!”

  宇文疾显然很不同意荀延的话,给了秦冲极高的评价。

  “什么?比肩你师……师兄?不可能!”

  荀延听罢,表情有些惊慌,难以置信的道:“他一个小小弟子,怎么可能达到那样的高度。宇文兄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也难怪他这样恐惧,宇文疾那个师兄,当初可是连万剑宗都差点掀翻了的绝世妖孽啊!

  “你错了,我这样说,自然是有理由的。”宇文疾摆摆手,打断了荀延的话,淡淡的道:“他手中有一柄断剑,那是我师兄之前所使用的。他能驾驭,就说明了他有潜力。而且,我知道他的剑武魂很是特殊,千万不要轻视他!”

  “这……这可是真的?”荀延声音打颤,内心无比惊骇。

  他清楚宇文疾的为人,。

  后者虽然平时倨傲猖狂,可出口绝不说假话。莫非那个被他忽略了的小子,真能从小蛇幻化成真龙不成?

  “真是真的,但很可惜,他没有福气来享受这一切。你看着吧,等时机一成熟,他就会成为牺牲品。一代天才,却只能无奈没落,啧啧,那个场面,肯定很好看。”

  宇文疾啧啧一笑,瞳孔中闪过一抹阴狠。

  “牺牲品?这又是为什么?”荀延越听越是糊涂,迫不及待的想要从宇文疾口中套出一切。

  让他憋屈的是,宇文疾只是森笑了下,并未解开他的疑惑。

  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一直到登上绝情峰,宇文疾才再次开口,望着绝情峰上的树林有些出神。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名鼎鼎的青藤老人,现在就住在这里。”

  “哦?”

  荀延眼前一亮,显然也听过这个老家伙的名号。“那我们要不要顺手干掉他?”

  “不用。除了我们,还有人想要亲手解决他,这个老家伙,就留给他来处理吧。”宇文疾摇摇头,唇角翘起一抹轻微的弧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