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此刻,罗辰才发现秦冲居然已经是武士四重。

  这个变化,是他始料未及的。

  想当初在矿坑试练威胁秦冲的时候,秦冲还只有武徒三重,那时候他已经武士一重。现在呢,局面完全翻转,根本就不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

  与秦冲之间的差距,在宗会交流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所以才有了之前御剑拼杀的一幕。

  他要用自己的优势来打败秦冲。

  可惜的是,现在看来,秦冲这家伙不仅天赋异禀,而且脑子还很好使。

  既然御剑打不过,那就直接在地面打。

  “咳咳。”狼狈的爬起来,咳出两口鲜血,罗辰苦笑着镇了镇翻滚的胸膛,嗖的一声再次御剑而起。

  再这样下去,他没有任何胜算,必须发挥自己的长处。

  “还来?莫非罗师兄以为我真的不会御剑攻击么?”见罗辰再次飞上天空,秦冲讥讽一笑,同样是追了过去。

  如果是开始,也许罗辰真会占到便宜,可现在他已经受了伤,秦冲相信就算对方使用剑技,他也不怵。

  两人再次交手,云凌峰的魔兽可是遭了殃,被爆射而出的凶吝剑气吓得疯狂逃跑,甚至引起小规模的兽潮。

  内宗考核来云凌峰的时候,秦冲曾被这里的魔兽折磨的够呛,现在却是魔兽被他吓得不敢出来。

  一些小型的山峰,矗立的巨石,高耸入云的树木,也纷纷被剑气绞的粉碎,宛如师世界末日。

  从空中看下去,可见地上被犁出一道恐怖的沟壑,沟壑两旁,碎石成堆,魔兽呻吟!

  从中午到落日,两人一直都在激战,因为受了伤,罗辰的行动能力下降了不少,与秦冲杀了个难分难解。

  不停的释放剑气攻击对方,又要兼顾御剑飞行,最终,两人都戏剧性的没有了力气,干脆把灵剑丢了,直接用拳头说话。

  嘭!嘭!……

  沉闷的响声自山间不断传出,就像是有人在敲击重锤一般。

  秦冲和罗辰,现在如同街头打架的混混,根本就不作任何躲避,你一拳我一拳,拳拳到肉,轰击在对方的身上。

  反正都是强弩之末,就看谁的体质好,谁能支撑到最后。

  云凌峰之巅,石头,棍棒,泥土,都成为了两人攻击武器。

  最终,实力不足的罗辰还是败下阵来,无力的倒字地上,连爬都没有了力气。

  “秦师弟,你真是太强了,为了这次比斗,我已经想好了所有的办法,却还是不如你。”懒洋洋的躺在地上,望着满天繁星,罗辰心中苦涩。

  一个原来远在自己身后的师弟,在短短数个月的时间内就超过了他,他真想撞墙自杀。

  “嘿嘿,罗师兄也很强,要不是我找到办法,恐怕胜出的人就是你了。”秦冲也颓然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拔起一根不知名的稻草,含在嘴里,分不清楚是什么味儿。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跟你打一场吗?”罗辰叹了口气。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打了一天,实在累得够呛,秦冲什么都不想说,只想睡一觉,睡到自然醒。

  “因为妒忌。”

  捡起一块石头,奋力一扔,罗辰沉沉的道:“我清楚你一直把我当作朋友,而且,你这个人,极重情义,根本就不想跟我打。但我,却非要跟你打一架,看清楚彼此之间的差距。”

  “从来没有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我甩在身后,你是第一个。其实一开始我就明白自己不可能赢,但我还是希望通过与你一战来刺激武魂,把这场战斗当作是磨刀石。”

  “秦师弟,请记住,以后你无论对谁,一定要狠!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嗯,多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罗辰以前的霸道和张狂,秦冲略有耳闻,知道他此时是在警告自己。

  武道之路要面对的阴谋诡计太多了,哪怕稍微露出一点仁慈,死的人,一定是他!

  “五宗之战就要开始,你的对手,是徐荣。你以前的遭遇,我早就听说了,你一定要小心。那家伙,可是雷剑宗不可多得的天才,手段比我狠多了。还有,驭兽宗也将到来,那里,才是你的舞台!”

  罗辰本来就是强撑着一口气在跟秦冲对轰,到了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再说话。

  告诫了秦冲一番,意识已开始模糊的他,渐渐的沉静了下来。

  “徐荣?驭兽宗?罗师兄,不用你说,我也会全力以赴,将他们踩在脚下!”灼灼的望着星空,但见一颗流星一闪而逝,秦冲喃喃自语。

  天亮之后,秦冲独自下山,见到了胡长天。

  “秦冲,我就知道你会赢,他老人家交出来的弟子,没理由会输给我。”望着那从密林中走出的身影,胡长天立即迎了上去。

  当然,罗辰是他一手交出来的徒弟,他心中的失落肯定也有,不过此时却未表现出来。

  “侥幸而已。要不是罗师兄大意,只怕先出来的人,就不是我了。”秦冲谦虚的道。

  他没说笑,要不是罗辰放弃优势跟他打地面战,谁胜谁负还是两说。

  “呵呵。我知道,你在绝情峰已经修炼了血饮冲脉诀,以你的天赋,要战胜罗辰并不困难。”

  胡长天摇了摇头,微笑着道:“血气狂暴,是伴随着颜色的变化而提升实力的。从血色变成青色,然后再到紫色,它的威力才会凸显出来。”

  胡长天师从青藤老人,对于这套功法,他也有练过,所以很清楚其中的变化。

  当年,青藤老人的爱徒,就是凭借着练至巅峰的血气狂暴,实力才突飞猛进,横扫宗门中所有的长老。

  无论是谁,只要是从那个时期活下来的人,都会对这套功法心有余悸。

  “不过,血气狂暴虽然对实力提升帮助很大,可弊端也很是明显。因为其所运转的办法,就是刺激血液,把潜力彻底激发。但一旦血液流转加速,人的神经就会被冲乱,影响神智。这一点,我想你已经有了体会。”

  胡长天走了两步,提醒秦冲。

  “嗯。”秦冲点了点头。

  的确,最近因为血气狂暴被他运用的越来越多,他在使用时往往有种不可控制的错觉,就像是脑袋快要炸开了一般。

  更●新(;最快…上酷,i匠网u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骑绝尘说:

  感谢小许同志、永恆之憶的挖掘机打赏!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