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痛了好久,为程敏炼制魔纹套装部件的事情,总算要动手了。

  但秦冲只是一个配角,真正的主角,是一个叫班宾的二星魔纹炼器师。

  据说这个班宾,已经晋入二星许久,经验极为丰富,也为别人炼制过魔纹套装。

  这件事情,是程敏家族的自作主张,本来程敏还担心秦冲会有想法,可秦冲并不介意,而是乐得清闲。

  “这样正好,我对于魔纹炼器一途,理解实在是太过稚嫩,跟在班老旁边,也好认真学习下。”秦冲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魔纹炼器,他原本就是半路出家,并未系统的学习过。

  只有在绝情峰之时,才得到过青藤老人的指点,还得到了晶炼全书。

  “年轻人学学也好,此套装毕竟珍贵无比,耗材也极为严重,还是谨慎些好。”班宾年过半百,平日就很是孤傲。此刻看到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小伙给他打下手,顿时有些不乐意,表现出不满。

  “也好,那小子就给班老打下手吧。”见程敏表情微怒,似乎是要出言斥责,秦冲连忙抢过话,拉开程敏道。

  “好好学着吧,学到一点,你就够用一生了。”

  虽然秦冲一再低声下气,但班宾仍旧对他很有意见,阴阳怪气的冷声道。

  趾高气昂的开始炼制,班宾似乎是想隐藏什么,一些关键的环节,他根本就不让秦冲看。

  这也就罢了,他这样遮遮掩掩的炼制,不但契形不达标,炼晶这一环节,也是一塌糊涂,直接失败!

  看着这位大师在这里倒腾了许久,秦冲差点笑出声来。

  要像他这样炼制,能炼制成功那才是怪事!

  当然,秦冲虽然暗暗偷笑,可表面并未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对方开始第二次炼制。

  毫无意外,班宾又搞砸了,搞得灰头土脸,差点发生炸炉。

  “你走开点,别影响到我的心境。”接连失败,班宾面子上过不去,偏偏此刻旁边还有个人把一切都看在眼底,登时有些恼怒,把秦冲喝斥走。

  可惜的是,第三次炼制,他还是没能成功,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按照步骤来了。”使劲的揪着自己的头发,班宾难以置信的望着锻造台上黑乎乎的东西,一脸茫然。

  “班大师,我看还是让秦冲来试试吧。一次失败是不小心,但接二连三的失败,可就是问题了。”程敏本就对这个班大师没有好感,此刻看他表情颓废,忍不住出声道。

  刚才,她已将一切看在眼底。就算她不懂魔纹炼器,可也看出来了,班宾根本就没有任何把握,纯粹是在瞎蒙。

  魔纹套装极为耗费材料和金钱,这样失败一次,就要花费三万金币。也就是说,刚才班宾已经浪费了九万金币!

  虽然程家对这点钱不是很在乎,可这样玩,那也不是事儿啊,迟早会被败光。

  “什么?你让我给他打下手?”班宾两眼一瞪,惊怒交加的指着秦冲,身体在不停的颤抖。

  他可是二星魔纹炼器师,身份何等尊贵,让他给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打下手,那还不如杀了他。

  “嗯。要是班大师有意见,我可以给父亲反映。”程敏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抗议,冷声说道。

  “我!好!我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极为不甘的咬了咬牙,班宾终究是弄清楚了目前的情形,勉强答应。

  Bx最新cW章H节上酷c匠}网#e

  他是二星魔纹炼器师不假,但顾主,却是有权更换魔纹炼器师。

  “呵呵,本大师,你就瞧好吧!”秦冲微微一笑,从班宾手里接过了工具。

  “放肆!小子,你虽然有点成就,但也要懂得尊师重道,这是魔纹炼器界的规矩!”看到秦冲得意的表情,班宾气的吹胡子瞪眼,差点冲上去拼命。

  秦冲懒得理他,直接开始炼制。

  这一次,他用的仍旧是复合式制法,毕竟,这种办法他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更有把握。

  虽然一次性镌刻两个魔纹在器物上是二星干的事情,但他自信现在已经可以做到。

  从班宾失败的过程中,秦冲吸取了教训,不是按部就班的立即炼制,而是自己设计方案,画图先把契形设计好。

  程敏原本有一件套装部件,加上他之前给她炼制的,套装只差最后关键的部分了。

  这套魔纹套装,原本就是三件套,现在头盔、护腿都有,就只差最重要的轻甲。

  自然,最后一件也是最难炼制的,秦冲是慎之又慎,选了又选,终于敲定方案。

  搞定一切,他开始了真正的炼制。

  选材,契形,炼晶,熔炼,镌刻。

  每一步,他都小心翼翼,检查了数遍才动手。还好,在他娴熟的技巧之下,并没有发生如班宾那样的炸炉状况。

  当轻甲最后完成之后,但见一道耀眼的银色光芒冲天而起,就像是流星散发出的光彩一般,极是好看。

  “成了?”程敏有些激动的冲过来问道。

  对于这套魔纹套装,她期待了不知道多久,耗费的精力和金钱不知凡几,现在终于看到了希望。

  “嗯。”秦冲点了点头,有些疲惫的打了个呵欠。

  为了炼制这破玩意,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一直都精神紧绷。

  炼制魔纹器物本就是耗费心神的活,随便哪里出了问题,就会功亏一篑。

  由于选取的轻甲造型很不一般,选取的材料自然也会有限制,他这三天算是累惨了。

  “真……真的成功了。”到了此刻,轮到班宾这个老头震惊了。

  他是二星魔纹炼器师,本来就是识货之人,哪能不明白其中的妙用。

  开始他还嘲讽秦冲,说炼制套装耗材极为严重,后者做不来。看到那已经成型的轻甲,他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到底是谁在浪费,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实。

  想了想,他狠狠的咬着牙,放下了平日里的高傲,走到秦冲面前,极为恭敬的弯着腰道:“秦大师,之前我多有不对,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与我一般见识。”

  见证了轻甲的炼制过程,班宾意识到了自己有些狗眼看人低,立即端正了态度。

  “啊?班老不必这样,大师这个称号,秦冲愧不敢当,还请收回。”

  没想到堂堂一个老资历的二星魔纹炼器师,竟然会放下身段道歉,秦冲立时有些过意不去,连忙把他扶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