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在水下岩洞,正是和何心瑶发生关系,他的实力才得以提升。现在和当初的情形,几乎是如出一辙。

  就在秦冲陷入沉思之时,程敏居然也醒了过来,满脸含羞,耳根微红的看着秦冲。

  “师……师姐,你醒了?”发觉身旁的娇躯微不可察的动了动,秦冲轻声喊着。

  与何心瑶相比,程敏的皮肤更加嫩滑,简直就是这世上最优美的风景。

  虽然昨晚差点被疯狂的程敏榨干,可现在,秦冲仍旧咽了咽口水,又在蠢蠢欲动。

  “看什么看,还不快转过身去。”知道自己装睡已经被揭穿,程敏立即捂住了身体无限娇羞。

  贪婪的舔了舔嘴唇,秦冲并未转身,而是目光火热的在娇躯身上一寸寸的扫描着,恨不能看个三天三夜。

  “好看吗?”程敏见秦冲眼神迷离,似乎已经彻底沉沦,轻声问道。

  “唔,好看……”秦冲没有注意到程敏的脸色,擦了擦口水道。

  “看够了吗?”程敏的声音开始阴沉起来。

  “没有……”秦冲老实回答。

  “那你去死!”被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看,还开始动手动脚,程敏终于发飙了,拧着秦冲的耳朵把他转了过去。

  “啊!轻点,轻点,我转就是了。”钻心的疼痛传来,秦冲总算明白了程敏话里的意思,连忙转过身去。

  顷刻之后,程敏终于穿好了衣服,只是面颊仍旧残留着晕红,美不胜收。

  还好,施魁那老家伙走的时候因为怕麻烦,把两人的东西都放在了手下身上。要不然,程敏现在只怕连衣服都没得穿,只能赤身裸体的走出去。

  望着恢复了些许气息的程敏,秦冲心中极度失望。

  尽管这样看去程敏也是个绝世大美女,可他更喜欢那不着寸缕的欺霜赛雪之躯。

  “还看!”发觉秦冲一直盯着自己,程敏咬了咬牙,恨不得立即给他两个大耳刮子。

  “现在还有什么好看的?”秦冲低喃自语。

  “你说什么?”程敏一脸阴霾,额头上出现无数黑线。

  “没什么,没什么,我说到底是我火剑宗第一美女,这个样子简直是诱人犯罪。”秦冲吓了一跳,连忙摆手。

  “哼,马屁精!那我和何心瑶,谁最漂亮?”程敏冷哼着,突然话锋一转,提起了秦冲现在最不想提到的女人。

  “她……”这下秦冲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何心瑶漂亮?只怕眼前这位立即就要发飙。

  1最Y*新M,章oM节%上c/酷M^匠‘{网、

  说程敏漂亮,那无疑是对不起何心瑶,他该怎么说?

  “没话说了?我现在问你,你要如何解决我和她的关系?”疯狂之时,程敏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总算是问了出来。

  “这个嘛……”一夜欢愉,无论是秦冲还是程敏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可舒爽之后,问题也显现了出来。

  他该怎么办?

  说实在的,对于何心瑶,他的感情要足一些,程敏只是有好感,还谈不上爱情,可越是这样,他就越觉得头痛。

  这样的话说出来,连他都会觉得自己禽兽不如,别说他人了。

  现在已经造成了既定事实,如何处理与两女的关系,他实在不敢去想。

  “是不是想把我甩了去找她?”见秦冲吞吞吐吐,神情游移不定,程敏心中咯噔一下,轻微抽泣起来。

  “不不不!”

  一听到那哭泣的声音,秦冲立即慌神了,连说三个不字:“别把我想的那么不堪,我就是再混蛋,也不会那样做。”

  “是不会,还是不敢?”听了此话,程敏的脸色稍微好了些。

  “程师姐,你就饶了我吧,我现在真的是一团乱麻。”实在是怕了眼前这妞了,秦冲连忙求饶,神情凄苦。

  他知道,越是到这个时候,女人越是不讲理,再解释也没用,反而会弄巧成拙。

  “现在我的清白被你毁了,看也被你看完了,你想怎么办?”抬头看了眼秦冲那窘样,程敏叹了口气,知道如今说什么也晚了。

  “我也不知道啊。”秦冲郁闷的摇了摇头,这才是他最难以解决的问题。

  他已经答应了要到何心瑶的家族去提亲,可还没成行呢,就又把火剑宗的第一美女给睡了,以后该如何处理,他一点都不敢想。

  “你和她什么关系,我可以不管,但,你一定要娶我!”虽然不知道秦冲与何心瑶发展到哪一步,可程敏却不想白白的丢了贞节之躯。

  “这个问题,可不可以先缓一缓?不是我不负责,而是,这里面实在太复杂,我……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平心而论,两女无论是谁,都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绝世美人,可关键是,他该如何消受?

  “莫非你想脚踏两只船?秦冲,我告诉你,别把我当成和那些庸脂俗粉一样的贱女人!”程敏从小就是家族的冲儿,宗门的天才,谁要是榜上她,那不知道该如何疯狂。

  可,眼见这个家伙竟然在踌躇,让她如何不怒!

  “并非如此,而是我实在有难言的苦衷啊。这样吧,我看施魁那老狗就要回来了,我们先回天水城,回去再商量好么?”

  占了便宜,秦冲就算有再多的无奈也是白搭,做贼心虚之下,只能低声下气的哀求。

  “你……好,那我就等着你的解释!”程敏真恨不得立即杀了这家伙,可又舍不得,愤恨之余,也只能先离开再说。

  但刚走出几步,她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站不稳。

  “哎哟。”

  “怎么了?”秦冲大急,连忙扶住了她。

  “没什么。”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两腮再次升起诱人的红霞,程敏死命的咬着下唇,矢口否认。

  “我看你……哦,我懂了,要不,我来背你吧。”说罢,秦冲走到前面,蹲了下去。

  “你干得好事!”

  昨晚太过疯狂,现在程敏哪怕移动一下,都感觉到撕裂一般疼痛,没办法,只能爬了上去。

  一男一女,脚步蹒跚,离开了那难以忘怀的是非之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