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魁之所以急着下手,是因为他已经联系了驭兽宗的长老。

  为了让宗门相信石珠上的魔纹,他可谓是煞费苦心,又是劫擒秦冲,又是联系宗门。目的只有一个,返回他的老巢。

  出来那么久,他总算知道了有一个强大的后盾是多么重要,这次是下定了决心。

  只要把能炼制坤吾那魔纹套装的秦冲送去宗门,再加上神秘的石珠,想必这等贡献,不比得到坤吾宝藏来的差。

  现在的关键,是能否从秦冲口中套出石珠上的魔纹配方。

  驭兽宗那边的动作很快,已经有人过来了,他计划过几天后就带秦冲前去。现在,最大的难点,就是逼迫秦冲吐出东西。

  “施魁老狗,你给我们吃了什么?”刚一进山洞,施魁就让程敏和秦冲服下了一粒丹药,凭直觉,秦冲知道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子,你不要大吼大叫,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保证留你一条狗命。至于丹药嘛,倒也不是什么毒药,只是控制武魂运转的。你小子太过狡猾,我不得不防,只要武魂无法运转,你就是有天大的手段都难以逃脱。”

  不仅如此,施魁还将秦冲和程敏身上的武器都给没收了,一脸警惕。

  $酷RF匠e)网B正?版首发4

  看来,几次抓捕秦冲失败,在坤吾遗迹又被他阴了一把,施魁已经生出了戒备之心,不敢有丝毫懈怠。

  “控制武魂运转?喂,老头,你识相的最好把我放回去,不然我家族发现我失踪了,一定会找过来。到时候,天下虽大,却也难有你的容身之处!”

  程敏作为火剑宗第一美女,不仅在宗门拥有特权,在家族也是天之宠儿,何曾受过这等委屈。

  现在被一个糟老头子绑架到这里来,心中极为恐惧,立即恐吓施魁。

  “家族?哈哈哈哈……小姑娘,我不得不说你太过天真了,就算你家族发现又怎样?只要你还在我手中,我就无比安全!”岂料,施魁这老狗早就想通了一切,有恃无恐,神情猖狂。

  程师姐啊程师姐,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莫非到了这种时候,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你就失去了方寸么?

  秦冲暗自苦笑。

  施魁说的没错,只要程敏还在,程敏的家族一定会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更何况,这老家伙可是驭兽宗的长老,怎么会怕天水城一个家族的威胁。

  “好了,我施魁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很有原则,只要秦冲你乖乖合作,我绝不会为难你们。”施魁摆摆手,很是不耐的看了秦冲程敏两眼,淡淡的道。

  “合作?怎么合作?”秦冲表情微凝,心知接下来施魁要说的,恐怕就是他绑架两人的目的了。

  “这东西,你认识吧?”施魁将他收藏的石珠拿了出来,递给秦冲,道:“你只需将上面的魔纹炼制配方给我写下来,就算完事,到时我一定放你走,决不食言。”

  “石珠?”玩味的把石珠放在手里,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颗石珠,不正是当初他在拍卖行见到的那一颗吗?

  身上的护靴、绑腿,上面所镌刻的魔纹,用的也是石珠上的配方。难怪施魁会追着他,原来还有这层猫腻在里面。

  只怕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老家伙就已经盯上他了。

  “相信你也不陌生,如果你把它写出来,我立即就放你们走!”看到秦冲露出惊讶,施魁有点激动。

  拖了那么久,又是绑架又是追杀,总算有机会破解石珠的秘密了。

  “要是我不合作呢?”秦冲抛了抛石珠,冷冷的道。

  放他们两人走?这等幼稚的话只有三岁小孩才会相信。

  以施魁的老奸巨猾,恐怕只要秦冲把石珠魔纹写出来,立即就会被灭口,或者被废。

  “不合作?嘿嘿,老夫有的是办法。”

  施魁略微一愣,随即嘿嘿笑道:“这妮子是你的相好吧?虽然我已经人老,可某些方面却还尚可,要是我当着你的面把她直接给……别当我是开玩笑,如此漂亮的美人儿,我就算活了几十载,也没见过几个。”

  “畜生!你想干什么?不要过来……”到底是女人,把贞节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见施魁露出淫相,程敏立即就害怕了,尖叫起来。

  “老畜生,你住手,小爷答应你就是。”眼见施魁一脸淫秽,连哈喇子都流了出来,秦冲大既,立即出声制止。

  这种老家伙别看平时清心寡欲的,真要发起疯来,什么事都敢做。

  秦冲吃点皮肉之苦倒无所谓,可程敏的清白却无论如何也要保住。

  “早答应不就完了,还不赶快写?记住,别耍什么花招,否则,你就算答应我也不会让她完整的度过今晚!”

  施魁虽然心痒痒,可也知道万一逼急了秦冲,那就不美妙了。

  尽管眼前的小美女着实诱人,但与石珠上的魔纹配方比起来,孰轻孰重他不用想也清楚。

  不知不觉,秦冲两人已经被施魁囚禁两天,除了日常的食物和水,他和程敏已经成为了肉票。

  要不是他已经提供了魔纹配方,只怕这老家早就撕票了。

  一大早,施魁就出去了,不知道是干什么,留下了两个手下看管秦冲和程敏。

  两人也不是什么庸手,一个武士四重,一个武士五重。看样子,施魁自己虽然离开,但却一直防备着秦冲两人逃跑。

  尽管他已经给两人服下了禁锢武魂的丹药,可仍旧再三叮嘱。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其实在昨天,秦冲就已经解开了毒药。只是当时施魁在场,秦冲没有动这份歪心思。

  指望施魁放自己走根本没戏,只能抓住这老家伙不在的机会,才能逃出生天。

  还好,丹药入口之时,秦冲的意念灵魂就在拼命反抗,再加上剑武魂的抗拒,那影响武魂运转的丹药只管用一天就已失效。

  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解决掉这两个看守的家伙。

  以秦冲目前的实力,要是程敏武魂恢复,倒也不惧,可问题是程敏现在就是个普通人,哪怕是拼杀的余波都足以让她受伤。

  当然,秦冲也不是没有留下杀手锏。

  在刚刚被施魁劫杀的时候,他就留了一手,早早的把悲鸣虫放了出去。

  是时候展开行动了,要不然施魁老狗一回来,什么好计都白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