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城中一处繁华地段。

  一位身穿驭兽宗服饰的女弟子直接在路边摆下了摊子。

  奇怪的是,她摆摊所比的,可不驭兽宗最擅长的斗兽,而是魔纹炼器师。

  但如果你因为她的年龄和性别就歧视她,那恭喜你,你掉进水坑了。

  看她摆摊直接摆在百宝阁门口就知道,她已经把天水城和万剑宗的魔纹炼器师视如猪狗,有恃无恐。

  也难怪,只要你看到她背后已关门的百宝阁就清楚了。

  她刚刚从百宝阁出来,百宝阁就关门,不得不说真是诡异到了极点。

  没错,百宝阁就是被她逼关门的。

  刚来的时候,她直接就喊着踢馆,然后将百宝阁绝大部分的魔纹炼器师都给虐了一遍。

  作为天水城有数的魔纹炼器师聚集地,百宝阁自然不怕踢馆,直接派出魔纹炼器师想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的脸。

  很可惜,不仅没有打脸,反而是百宝阁搞得自己下不来台。几乎派上了所有的魔纹炼器师,仍旧是惨败。

  最后剩下一个,百宝阁干脆不上了,只想保留最后一丝颜面。

  被一个女人踢馆成功,百宝阁实在拉不下那个脸,干脆关门歇业,痿了。

  如此一来,此女子显得更加孤傲和得意,摆摊做生意。

  只是她这个摊子其实挑衅的性质更浓一些,等于是在天水城抢这边魔纹炼器师的生意。

  相对于天水城的魔纹炼器师来说,她的要价就要高出许多,可由于她直接将百宝阁也拉下马了,仍然有人愿意掏钱请她炼制或者修补器物。

  “车萱师妹,你怎么在这里?”就在这位女子玩得不亦乐乎之时,一个长相极为英俊的青年走了过来,脸色有些阴沉。

  “白师兄,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在这里,当然是摆擂了。”车萱抬头一看,立即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很是得意的道。

  “摆擂?你这是擅作主张,诚心给师父找麻烦!”青年显然很不喜车萱做出这样的举动,连声斥责道。

  英俊青年,正是白子修。

  而这位目中无人,猖狂至极的女子,则是她的师妹,车萱。

  车萱不仅是白子修的师妹,而且曾经还是后者的初恋情人,只不过因为其他原因,两人才分开了。

  但即便是分手后,白子修仍旧有资格管着车萱。

  “麻烦?白师兄,我这可不是找麻烦,我这是在给宗门争光!”想不到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居然会责备自己,车萱心中有些委屈,说话也变得尖锐起来。

  “胡闹!这里是天水城,不是驭兽宗,更不是你的炼器室,你这样做迟早要出事!”白子修对车萱显然已没有感觉,说话也是硬梆梆冷冰冰的。

  “哼,你太小看我了,连百宝阁都被我搞关门了,你认为还有谁可以威胁到我?”白子修越是对车萱不好,车萱却越是嘴硬,认为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输。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白子修气愤的指了指车萱,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

  “我气你?呵呵,你这句话说的真是没良心,到底谁气谁,谁辜负谁,你心里清楚!”车萱冷笑一声,只觉得鼻尖微酸,眼眶中有泪水在积聚。

  “你的未婚妻呢?怎么没跟你在一起?你被她甩了么?”努力的止住泪珠下落,车萱有些酸溜溜的道。

  她一直认为只有自己才配得上白子修,和白子修是天生一对,可当白子修的未婚妻出现的时候,这一切就像镜中花水中月一样,被无情的敲碎。

  那女人,根本就不如她!

  “我的事,不要你管。”一提到未婚妻,白子修就气不打一处来,整个人瞬间就变成了冰坨。

  “不要我管?看来,白师兄那未婚妻很是让你着迷啊。”白子修越是不耐烦车萱,她心中就越觉得委屈,眼圈已经泛红到了极点。

  “车萱?原来是你在捣鬼!”

  就在车萱心中泛酸,情绪低迷的时候,一道清脆好听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

  k最新.章‘节K上Q}酷:匠+☆网K

  抬头一看,但见一个身材匀称,长相惊艳的白衣女子缓缓走来,路过之处,无数男人频频回头,目光凄迷。

  听她的口气,似乎认识车萱。

  “沈南燕!”车萱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蹦出三个字。

  “我道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原来驭兽宗的弟子。我也不为难你,你最好立即撤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沈南燕的家族也是天水城的,有人到天水城闹事,她自然有些恼怒。

  发现捣乱之人是车萱,她就更加有把握了。

  车萱曾经挑战过她,可被她轻易的就击败,她自是有信心再次将车萱赶走。

  “撤离?本姑娘为什么要撤?有本事你就战胜我,否则,我是不会走的。”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因为以前败给过沈南燕,车萱心中对她早就恨之入骨,根本不可能妥协。

  况且,今天她要比试的是魔纹炼器,可不是莽夫之间的决斗。

  “你想自找麻烦?”沈南燕眯着双眸,气势攀升,以危险的目光盯着车萱。

  “哟,莫非堂堂万剑宗第二大内宗的天才弟子,想依靠蛮力让我退缩吗?”车萱自知实力不如沈南燕,并不像硬拼。

  只见她眼珠一转,表情讥讽的转了一圈,对着围观的人群尖声道。

  “你胡说什么?我沈南燕虽然是一介女子,但还不至于用强,我劝你还是不要自误,免得到时候收不了场。”

  沈南燕柳眉微挑,语气冰冷。

  “想要我走,那很简单,你叫魔纹炼器师来啊!只要赢了我,不用你说,我也会自己离开,而且心甘情愿。”车萱平日也是众星捧月的存在,哪会在乎沈南燕的威胁,丝毫不以为意。

  “这么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沈南燕那清澈的瞳孔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芒,表情渐冷。

  眼前这个女人是什么货色,她清楚的很。要不是受城主所托,她根本就不想趟这趟浑水。

  车萱这样做,一来是在打城主的脸,二来也是在侮辱天水城各大家族,沈南燕无法袖手旁观。

  她原以为只要吓唬两句,车萱就会识趣的离去,没想这女人比想象中还要难缠,不吃这一套。车萱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行,就换成了比斗魔纹炼器。

  一时间,沈南燕有些犹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