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俊武一句话就解决了秦冲的疑惑,那英俊不凡的青年,正是白子修!

  要是在以前,秦冲绝不会在意另一个人是什么样,可现在,此人却是和何心瑶一起出现,秦冲只觉心中一堵,一股滔天的恨意浮现在脸上。

  尽管知道何心瑶很大可能是被逼无奈,但秦冲此刻仍旧死死的握紧了双拳,指甲攥进了肉里,鲜血滴出也丝毫未觉。

  他不得不承认白子修的确是一表人才,如果不是他出现,此人和何心瑶当真是绝配。

  但,现在不行!

  何心瑶,是他秦冲的女人,谁都抢不走!

  何心瑶也想不到会在这种地方撞见秦冲,顿时俏脸一喜,但转瞬却又变得惨白起来,连娇躯都在颤抖。

  “冲哥,真的是你吗?”

  此时何心瑶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攥在一起,骨节间已经攥得发白,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张了张红唇,她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虽然她看到秦冲的表情已狰狞到扭曲,却没有开口相认,黯然的低下了头。

  酷T!匠“w网c正版l&首◎发~!

  “哟,这不是洪家的洪大公子吗?真是幸会啊。”白子修倒未注意到秦冲,反而是把目光放在了洪俊武的身上。

  “谁跟你幸会?你谁啊,老子不认识你!”洪俊武本就对这家伙没有好感,此刻看他和何心瑶在一起,更是厌恶至极,不屑的朝同伴偏了偏头。

  “呵呵,洪公子看样子对白某多有误会啊,不如今天我做东,邀请诸位吃顿饭……”白子修对于洪俊武的冷淡并未太过在意,反而是彬彬有礼的笑了笑。

  “看不到我们刚吃过?”那胖子对白子修同样不爽,还不等他说完话,直接就劈头盖脸的骂了过去。

  “你骂谁?”

  白子修虽极力的表现出涵养,可对方这话也太损了,他就算脾气再好也不可能咽下。

  “谁对着爷说话,爷就说的谁!”

  胖子丝毫不惧,站了出来,双手抱在胸前,伸出小指头在牙缝间敲着饭菜残渣,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你……”

  白子修的愤怒终于涌到了面皮,不过他突然却又蔫了下去,笑着道:“我明白了,你是看我和她在一起不舒服是吧?哈哈哈,我也不怕告诉你们,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再如何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放屁!就凭你这副尖嘴猴腮的臭屁模样,她也能看上你,我看你是白日梦做多了!”洪俊武把话接过来,同样很是不客气,连说话看人,也是斜着眼。

  “不信?不信你问她。”白子修冷着脸,话锋一转,指向了何心瑶。

  “当然不是!”

  白子修话音刚落,何心瑶就立即否认,而且不带一丝犹豫。

  说话的同时,何心瑶目光极为复杂的看了看秦冲。

  “哈哈哈……”

  何心瑶此言一出,洪俊武等人立即捧腹大笑,笑得东倒西歪,差点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我说白子修啊,你也太自恋了,简直是丢人哪!”用力的在桌子上捶了两下,洪俊武抹了抹眼角,摇了摇道。

  “她说笑,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婚约,要不了多久,我就会请你们去上云城喝喜酒……”万万想不到白子修会当众否认,白子修脸色顿时铁青一片。

  “那还是未知之事。”何心瑶又一次纠正。

  “心瑶师妹,难道你敢违背家族长辈的意愿?”在几个纨绔面前丢了脸,白子修的心情可想而知,把何心瑶的家族都搬了出来。

  “我……”

  何心瑶很想说我不会听这些,可话到嘴边,却又犹豫了下,落了回去。

  家族的力量太过强大,她真的能够反抗么?

  她此时多么想直接撞进秦冲的怀抱大哭一场。

  “我就说嘛,这是你一厢情愿而已。白子修,你小子那副臭样小爷看了就不舒服。我不妨告诉你,别以为有婚约她就会跟你,要是惹到我了,我一出手,你就只能捂着小脸哭了。”

  见何心瑶居然当面驳斥白子修,洪俊武心中简直快要乐翻了,围着白子修转了一圈,比手划脚的道。

  “做梦!就你也配?心瑶师妹以前根本就没有意中人,就算有,也不可能喜欢你这种废物纨绔!”

  白子修嘴角微微上弧,不屑的道。

  他很清楚何心瑶对他根本就没有好感,但面前这群人更不可能。

  “是么?这么说你很了解她?”就在此时,一直未曾开口的秦冲站了过来,满脸戏谑的看着白子修。

  “你又是谁?我当然了解她!”莫名其妙又站出来一个和自己做对,白子修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打量了下秦冲道。

  “我是谁不重要,但你不了解她,凭什么给她下定论?”秦冲有种想要说出一切的冲动,可看到何心瑶已经有些苍白的脸色,并不想让她为难。

  “哦?原来你是万剑宗的人,看来你是想维护她啊。不过你一定是想错了,现在她是我的未婚妻,这可是两个家族的长辈制定的,谁也无法取消这门婚约。既然你不相信,那心瑶师妹,你来告诉她,你到有没有意中人,你到底是谁的女人。”

  白子修看到秦冲所穿的服饰,认出了他是万剑宗的人,还以为他只是为了维护宗门的声誉,不想自己宗门的美女被驭兽宗的人取走。

  于是白子修开始逼迫何心瑶,要她亲口承认没有意中人。

  他相信即便何心瑶心有不甘,却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心目中最重要的男人就在眼前,何心瑶内心挣扎不已。她当然想直接说她的意中人就是秦冲,可家族的命令怎么办?

  秦冲目前还没有成长到能够抗衡何家的地步。

  紧紧的咬住下唇,何心瑶心头一团乱麻,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猛地的抬头,她才发现秦冲竟然也在看着她。四目相对,何心瑶能清晰的感受到秦冲的期盼。

  “白子修你说错了,我有意中人!”

  想起在岩洞中的快乐时光,回忆起和秦冲的种种冲突,何心瑶瞬间就下定了决心,一咬牙关道。

  “什么?心瑶师妹,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昏头了!”

  白子修正洋洋自得等着看秦冲的笑话,没想何心瑶的答案却是这样,顿时怒火冲天,想让她改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