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言讥讽的不是别人,正是何心瑶。

  说起来,她也有一个月没有见过秦冲了,心中甚至想念。

  今天是魔纹炼器师考核的日子,她知道秦冲一定会来,所以很是高兴,早早就等在了这里。

  但,当她还在犹豫见到秦冲之后该说什么话的时候,却听到有人讽刺自己的男人,顿时就不能忍了,还击了过去。

  对于她来说,秦冲几乎可以说是她的全部,任何人想要诋毁秦冲,她都看不顺眼。

  尽管,眼前这两个家伙长得还算英俊,而且还是高贵的魔纹炼器师。

  “你说谁不要脸?”阮靖一向受到别人的夸耀惯了,从来没有人会如此指责他,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

  “说的就是你!难道你有意见?”因为从小就生活在锦衣玉食的家族中,何心瑶从来都是不怕事的主,比宋庆还要猖狂。

  “你是秦冲什么人?”夏剑面皮有些扭曲的抽了抽,带着一丝嫉妒道。

  这秦冲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先有程敏对她刮目相看,现在又冒出来一个美艳抚媚的女人,都在帮着他说话。

  夏剑自认为英俊潇洒,却从来没有过这种待遇,一时间心中极为的不平衡。

  “我是他……你管我是他什么人,总之你要再在背后污蔑他,就别怪我不客气。”何心瑶话风很快,差点就把‘我是他女人’说了出来。

  还好,话到嘴边,她感觉到了不妥,立即止住。

  “秦冲?嘻嘻,这位师妹,难道你说的是三年前因为偷剑术而被废除武脉的那个小子吗?”夏剑正想说话,劝何心瑶不要被秦冲迷惑了,没想到另一边却走来一个妖艳的女子,把话接了过来。

  “你嘴巴放干净点!他从没有偷过剑术,他是被人陷害的!”妖艳女子的话刚一出口,何心瑶就火冒三丈,咬着牙关狠狠的道。

  以前因为不了解秦冲,她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她早就改变了看法。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根本就不相信秦冲会这样做,他也没有理由取偷对自己无用的剑术。

  此时这件事再次被人提起,何心瑶当即大怒。

  “被人陷害?咯咯,既然是被人陷害,那他为什么被废掉了武脉呢?”妖艳女子就是跟随徐荣的关双,因为徐荣的关系,她对秦冲只有恶感。

  “那只是某些人妒忌他而下的死手!不过总有一天,诬陷他的人绝对会遭到报应!”何心瑶轻蔑的扫了关双一眼,语气有些不善。

  “咯咯咯,就他?一个废物,我看还是等下辈子吧!”关双咯咯直笑。

  害得秦冲武脉被废的就是徐荣,关双深知这一点,如果秦冲要报仇,就只有找徐荣。

  N+酷F◎匠网j永久L免5费1看k》小、说◇A

  可先前她已经看到过,秦冲根本就不是徐荣的对手,报什么仇?

  “闭嘴!你要是在污蔑秦师兄,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在人前,何心瑶不方便叫冲哥,用秦师兄代替。

  她已经反复强调,可眼前这个女的还是一再说秦冲的不是,已经触及到了她容忍的极限。

  “怎么?你想找我麻烦吗?我求之不得呢。”关双也是一个傲慢的女人,怎么会怕何心瑶的威胁。

  “既然你如此拥护他,那你说说,他为什么到现在都不敢来?”阮靖见竟然有美女和自己志同道合对秦冲不满,登时大喜,对着何心瑶道。

  “哼,你急什么?现在还没到最后,他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秦冲到底来不来,何心瑶心中也没有谱,但她的焦急自然不会显露出来。

  “该来的时候?我看是不敢了吧!听说他不是帮程敏炼制了套装部件吗?那件东西不会是找人帮他做的吧,哈哈哈!”既然那么久了秦冲都未出现,阮靖已隐约猜到他恐怕是遇到了什么变故,所以变得有恃无恐,猖狂大笑。

  “放屁!我老大才不会干这样的事,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宋庆远远的看到何心瑶吃瘪,也赶了过来,喷了阮靖一脸口水。

  “混账!你说谁是小人?”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竟也敢鄙视自己,阮靖大怒。

  “怎么老是遇到些猪猡?这里就那么几个,谁是小人那还用说?”要说对骂,这可是宋庆最擅长的本事,只见他夸张的耸了耸肩,模样很是无奈。

  “好好好!既然你如此猖狂,那你就把秦冲叫出来洗脱下他的嫌疑吧。”阮靖怒极,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对于宋庆这样的家伙,他知道自己肯定说不过,所以直接抓住了秦冲一直没有出现这个命门。

  “我……”

  宋庆有些语塞,却不甘自己老大被人鄙视,正想着如何还击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不屑的笑声。

  “宋师弟啊,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现在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叽叽歪歪了呢?”

  “冲哥!”

  “老大!”

  “秦冲!”

  几道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有惊喜,有愤恨。

  “哈哈,老大,你总算来了,可担心死我啦!”宋庆看到秦冲终于赶到,一口气倏地的落了下来。

  “我现在来了,你待怎么的?”秦冲笑着拍了拍宋庆的肩膀,又送给何心瑶一个宽心的笑容,走到了阮靖面前道:“虽然我没见过你,但我还是要说,你这样的水平,真的不配在背后诋毁我。”

  “哈哈,听到没?你没资格跟我老大相提并论,你还是回家哄孩子去吧!”秦冲这句话真的太合宋庆的胃口了,后者当即大笑着做了个怪脸。

  “放肆!”

  被一个魔纹炼器学徒给鄙视,阮靖肺都要气炸了,嘴唇抖了抖,怒吼道:“你一个小小的魔纹炼器学徒,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可是一星魔纹炼器师,而且马上就要变成二星,不知道谁不配!”

  “一星?呵呵,好厉害!那我就要问问了,你能炼制套装部件吗?”秦冲心中有些惊讶阮靖的实力,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反问道。

  “套装?那算什么,说不定你只是运气好,蒙出来的。既然你要比,要就比此次考核的排名,输的人,滚出万剑宗!”

  魔纹套装部件的困难,阮靖自然清楚,他肯定不会,但他有的是办法让秦冲丢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