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你老老实实的说,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他上来了?”秦冲此刻怒在心头,根本就没有顾及辈分,质问道。

  “没有。”青藤老人一口否定。

  “你……”要是可以,秦冲真想揍他。

  但他不敢,虽然青藤老人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可血狼还在那虎视眈眈呢。

  秦冲也就想想,过过干瘾。

  “你小子以前在宗门到底得罪了谁,为什么会有人买杀手来对付你?”青藤老人发现他竟然没有了解过秦冲的宗门生活,有些好奇。

  青藤老人也不是神。

  终年生活在绝情峰上,对于宗门内发生的一切,他知之甚少。

  即便如此,他就算猜也猜测的到,秦冲必定是惹到了许多麻烦。

  杀手连绝情峰这种绝地都敢追上来,可想而知这小子在宗门内是有多么的不安分。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喻良,或许是吕新翰。”秦冲摇了摇头,显得有些茫然。

  自从武脉恢复后,他就发现麻烦接踵而至,从来没有消停过一刻。这其中似乎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着。

  青藤老人对秦冲那么好,秦冲也算老头的弟子了,于是长吁短叹的把入宗门后的遭遇都说了出来。

  当然,某些少儿不宜的东西,自是要避过的。

  “行啊小子。”秦冲本以为青藤老人会责骂他不自量力,没想到后者却出人意料的站了起来哈哈大笑:“有我当年的风范!才入内宗两月,你就得罪了长老,不错,真不错!”

  “呵呵,是么?”秦冲苦笑着道。

  虽然他不会惧怕这些牛鬼蛇神,但老是被袭击,却也有些郁闷。

  看得出来,青藤老人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个不安分的主。

  “嘿嘿,不被人妒忌是庸才,既然有那么多人嫉恨你,说明你前途还不错,好好珍惜吧。”青藤老人道。

  “但愿吧。”秦冲自然知道老头说的很有道理,但却并不赞同。

  已经好几次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他得早作准备。

  青藤老人似乎对秦冲宗门生活很感兴趣,并没有因为秦冲有些低沉而放过他,依旧在刨根问底。

  秦冲心中也有不解,顺口就说了出来。

  “瞳武魂?原来你小子还是罕见的双生武魂天才。”

  显然,青藤老人对于秦冲身怀生生武魂也有点惊诧,但他好歹见得世面多,转眼就恢复过来道:“说实话,我对瞳武魂了解的其实也不多,但我知道,武魂分为很多种,每一种,都各不相同。”

  按青藤老人的说法,武魂是分为许多领域的,很多领域都已经发展得十分成熟,比如剑武魂,几乎成为了主流。

  至于瞳武魂,算是一个偏门的领域,其到底有何奥秘,至今未解。

  青藤老人曾经也遇到过一些拥有瞳武魂的人,这些人无不是像秦冲一样,拥有着特殊的能力和特殊的实力。

  尤其是其中一个强者,竟然能够通过瞳武魂来洞察对手的弱点。

  这样的能力,无疑让人极度羡慕,是宗门和势力眼中的宠儿。

  但瞳武魂也有弱点,就是很难完美的控制,比其他的武魂要困难的多。

  而且想要发掘瞳武魂的全部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因为这需要特殊的条件才能触发它。

  原以为在师傅这里能够得到完整的答案呢,没想到也是模棱两可,秦冲不禁有些失望。

  “拥有瞳武魂是好事,武道世界凶险异常,说不定以后瞳武魂就会在关键时候救你一命。”青藤老人道。

  救命不一定,但瞳武魂一定不简单。

  比如秦冲的魔纹炼器之术,就是瞳武魂开发出来的。

  末了,秦冲把一直困扰着他的断剑拿了出来。“这柄断剑是我在剑崖试炼的时候捡到的,很是奇怪,你见过么?”

  “断剑?”

  青藤老人面色猛地凝固了一下,有些颤抖的将灰色断剑接了过来,随后就陷入了沉思。

  过了许久,老头才微微的叹了口气,说出了断剑的来历。

  灰色断剑,其名字叫做“血光”,锻造它的不是别人,正是青藤老人。

  血光是老头一生中锻造出的最强灵剑。在未损毁之前,它的等级是宗级,可以镌刻四个魔纹。

  宗级啊!

  武器分为八级,分别为青铜级、士级、师级、宗级、王级、皇级、尊级、帝级。宗级几乎可以说是至宝一样的存在。

  别说宗级,就算是士级灵剑,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持有的。

  哪怕财大气粗如万剑宗,内宗弟子最多使用的,还是青铜级的灵剑。

  “宗级……”

  虽然之前就猜测过断剑的等级肯定不低,但秦冲万万想不到它会是宗级武器,他还以为最多师级灵剑就顶天了。

  怪不得守着心剑楼的独眼老人会说这柄剑是至宝。

  “那它曾经的主人是谁,为何最后成为了断剑?”对于能吸收血气的断剑,秦冲很是好奇。

  “它曾经的主人,是我的弟子。”老头抬了抬头,似乎陷入了无尽的回忆。

  从接触青藤老人开始,秦冲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很不正经的糟老头,但此时,秦冲却在他的目光中看到了泪光。

  这把剑之所以让青藤老人如此伤感,是因为曾经持有它的人,是他引以为傲的弟子。

  酷j"匠网VJ永:久+"免w_费Y看小n*说

  将此人培养出来之时,青藤老人一度认为这是他这一辈子的巅峰。

  但可惜的是,这柄剑已经彻底毁掉了,只剩下半截。

  “毁掉了?可我看它好像在恢复生长啊,只要有一定的契机,它就会发生神奇的变化。”秦冲抚摸着断剑剑身,把断剑的怪异说了出来。

  “恢复生长?”青藤老人的身躯突然间颤抖起来,脸色苍白如纸,差点站不稳。

  秦冲想要上去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

  而后,他便是奇奇怪怪的翻箱倒柜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蓦然,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个瓶子,里面装着一滴鲜血。

  他把断剑要了过来,直接把鲜血滴在了断剑的断口上,随即仔细看着灰色断剑的变化。

  然而,过了许久,断剑依旧没有反应,并没有像秦冲使用时那样吸收血气。

  “还好。”青藤老人喘了喘气,表情放松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