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城,一处不显眼的院子之中。

  那个上次通过百宝阁转手买到秦冲云纹护靴的黑袍人又出现了,这一次他所面对的,还是那位武师大人。

  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手上没有了护靴。

  “大人,我已经调查清楚在百宝阁售卖护靴的人是谁了。”

  身为武士级别的强者,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存在,但在武师面前,他就是一只蝼蚁,连说话,都小心翼翼。

  “什么?确认是谁了吗?”武师大人震惊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声音亢奋的道。

  “恩。此次万剑宗两大内宗,火剑宗和雷剑宗进行两宗交流,其比试的位置,恰好在山脚下。属下好奇之下,也前去观看了,没想到意外收获,发现了炼制此护靴的小子。”黑袍人弯着腰,恭敬的道“哦?那炼制护靴的人,是火剑宗还是雷剑宗的弟子。”说到这两个内宗,武师大人表情有些忌惮。

  毕竟在这一片,万剑宗就是主宰,如果被万剑宗发现他在调查内宗弟子,他可承受不起大宗门的怒火。

  “火剑宗的,是一个少年,叫做秦冲!”黑袍人道。

  “少年?秦冲?哈哈哈……好好好!这次你立下大功了。”想不到手下连人名都打听了出来,武师大人连说了三个好字,仰天狂笑,笑得连身体都在颤抖。

  “为大人做事,是我的福气,属下不敢居功。”好不容易得到大人的夸奖,黑袍人虽然表情欣喜,但却没有太过表露。

  “太好了,你知道吗?这颗石珠,我费劲了千辛万苦,却始终无法破解。没想到近在咫尺的万剑宗,竟然帮我解决了这个难题。”将拍卖行现身的那颗石珠拿了出来,武师大人仔细的观看了很久,才轻叹了口气。

  破解魔纹,并非是魔纹炼器师就可以做到,这里面还要看水平和天赋。

  他为了破解石珠上的魔纹,寻遍了万剑宗所在的遮云国无数个城市,无数个门派,最终都无结果。

  那些吹牛吹上天的魔纹炼器师,哪怕是面对他开出的高额酬金,也只能悻悻离开。

  甚至有人说,想要破解石珠上的魔纹,必须要高阶的魔纹炼器师才能做到。

  可现在呢,一个少年,只是看了几眼就破解了。

  不仅破解,而且还利用上面的魔纹炼制出了成品,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要是让那些嘴巴翘到天上去的魔纹大师知道,不知道会不会羞愤的找块豆腐撞死。

  当然,找到了秦冲,却并非说明秦冲就会为他所用,帮他破解魔纹。

  因为每一个魔纹炼器师,都有着高傲的性格,不会轻易为人所用。

  尤其是秦冲万剑宗弟子的身份,让这件事情变得极为棘手。

  “一定要把这个人抓到这里来!无论用什么手段!”激动之余,武师大人才想到想要抓捕秦冲,并非易事。

  “大人放心,我已有妥善安排。”

  黑袍人上前道:“知道了秦冲的身份,我早就派人暗中跟踪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刚刚我得到消息,秦冲和一个女子已经去了木剑宗管辖区域里非常偏远的赤松山脉。”

  “赤松山脉,他们去那里干什么?”听说有人和秦冲同行,武师大人不禁皱了皱眉头。

  如果是一个人还好办,但两个人的话,很容易失手。

  只要逃出一人,只怕天水城再大,也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

  而且赤松山脉他也知道,那里极为广阔和复杂,即便是僻远的山脉,想要悄无声息的进入那里将人掳走,也不是轻松的事情。

  万剑宗高手如云,如果是武师级别的强者进入,立刻就会被宗门里面的长老发现,十分危险。

  那么为了保险起见,就只能派武士前往。

  但如此一来,想要同时抓住两人,困难就会大得多。

  “似乎是为了修炼御剑术,并没有特别的目的。”黑袍人道。

  “无论是做什么,你告诉我如何将他们劫回来。”武师大人有些不满的道。

  万剑宗这种大宗门所给的压力太大了,大到武师大人几乎不敢去触碰。

  “大人放心,我一得到消息,就着手在安排了。我用一件士级极品的装备贿赂了一个武士三重的弟子。”

  见武师大人没有再发怒的迹象,黑袍人放下心来,继续道:“这小子对和秦冲一起的女子很有贪念,一直想占为己有,却找不到办法。这一次听说心爱之人和秦冲单独去了一个地方,愤怒之下,就跟了过去。”

  “到时候,我们的人只需要跟在他的身后,伺机下手就行。如此,就算被发现,万剑宗想要追查,也查不到我们的头上。”

  黑袍人一口气将所有的计划都说了出来。

  “不错,你办事我一直很满意,这一次我相信你也不会让我失望。我就在天水城中等着你的好消息,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武师大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颇为欣赏的道。

  “不敢。大人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终于让武师大人满意了,黑袍人暗暗疏了口气。

  ……

  赤松山脉,属于木剑宗的管辖区域。

  山脉之中,林密山高,路险丛深,一般人都不愿意到这里来。

  要不是何心瑶以前是木剑宗的弟子,秦冲万万想不到还有这样一处险境。

  这里,离着宗门的核心区域已经很远了,而且有魔兽出没,哪怕是白昼,在山脉中也显得有些黑黢黢的。

  幸亏秦冲和何心瑶都是武者,对于这些倒不是很在意。

  “你带我来这地方干什么?”用剑将眼前的一簇草丛拨开,秦冲话语中有些责怪。

  尽管他曾经在云凌峰生活过三年,赤松山脉的环境对他来说没有什么特别,可被拉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终究有些不高兴。

  “修炼御剑术啊。”何心瑶开心的在林中走着,不经意的回答道。

  和秦冲独自走在密林之中,她极为高兴,心想要是能这样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哪怕山路难行,她身为一个女子,却没有一点累的感觉。

  “别开玩笑了行不行!”秦冲颇为恼怒的道。

  ●P酷~√匠网0h首7N发

  这种地方要是能修炼御剑术,那他还不如直接去云凌峰呢。

  “到了,你看!”

  秦冲刚刚抱怨完,何心瑶却是突然兴奋起来,指向了远处。

  秦冲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个高大壮观的瀑布落入视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