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是什么情况?

  一路压制,几乎在戏耍秦冲的公孙浩,不过眨眼就被秦冲击败了。

  不过此时,人们最惊讶的,不是公孙浩被击败,而是秦冲竟然会御剑术!

  这里最了解秦冲的,莫过于宋庆了。

  宋庆记得,秦冲练成开刃也不过几天,怎么突然间就会御剑术了。

  控剑之术四大境界,一个比一个难,有些人甚至穷其一生都很难掌握御剑术,秦冲却几天就掌握了。

  天才?天才都不足以形容他,这是妖孽!

  “不对!他不会御剑术。”一个雷剑宗长老观察了许久,突然出声道。

  “切,这老家伙是接受不了失败吧。”对于雷剑宗的每一个人,宋庆都怀有敌意,哪怕是长老也不列外。

  现在看到那边有人发声,立即嗤之以鼻。

  “不,他说的是真的,秦冲的确不会御剑术。”就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宋庆的右侧响起。

  “什么?你他……啊?”有人居然敢当面否认老大,宋庆登时大怒,转过头去就想对此人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但当他真正转过头的时候,却是悻悻的腆着脸,唯唯诺诺的道:“程师姐,老大分明已经御剑飞行了。”

  宋庆也不会御剑术,不过他看过别人使用,所以确定秦冲已经练成。

  可这说话之人是程敏,他只好放低了声音,不敢在美人面前有一点放肆。

  “御剑飞行不一定要学会御剑术才可以,比如秦冲,他现在应该是借住了脚上的护靴,所以才能够御剑飞行。”对于宋庆,程敏没有一点兴趣,只当他是个路人甲,随口就回答了他的话。

  d!酷+匠网¤永;G久F免费、看●2小s|说r

  “护靴?”

  其他人听到程敏的解释,这才注意到秦冲所穿的护靴有些特别,纷纷恍然大悟。

  台下的人如何议论,秦冲都听不到,也不曾在意,他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公孙浩的身上。

  此时的公孙浩凄惨无比。

  被秦冲打得胸腔都凹陷了下去,看上去就像是被生生挖掉了一块。

  五脏六腑因为受到强大的力量冲击,直接移了位。

  本来英俊白皙的面庞,此刻痛苦的扭曲着。而嘴角,则是一直不停的吐着血沫,看上去极为渗人。

  这一切都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秦冲这一掌,竟然直接将他的修为全部废掉,连武脉都震碎了!

  “你……你好狠毒!”

  望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秦冲,公孙浩拼命的抬起头,喷出一口鲜血,一脸惨然,连说话都说太清楚。

  武脉是武者的根基,而修为,则是武者耐以生存的本钱。

  现在公孙浩武脉被震碎,修为也被废掉,形同废人。

  这一刻,他对秦冲除了恨,只有恨。

  他宁愿秦冲直接杀了他,也不愿意遭受此折磨。

  “狠毒?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遗迹中如何嚣张霸道了?我被你们像狗一样的追着跑,哪怕是频临绝境,也能听到你们恶毒的狂笑!要不是我运气好,只怕已经死在了遗迹中。这一切,不过是你一手造成!”

  尽管公孙浩此时的模样极为凄惨,眼神中一片暗淡,活像一个濒死的乞丐,秦冲却也没有泛起丝毫的同情之心。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要欺我,十倍报之!

  要不是他侥幸走出遗迹,只怕他会被活活饿死,下场,比公孙浩更惨。

  “秦冲,你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对同门下此狠手,你眼里还有没有宗规戒律!”雷剑宗所倚重的天才弟子被秦冲直接废了,喻良一脸铁青。

  要不是被其他长老拦着,他真想立即就杀了秦冲。

  “喻长老,秦冲在选择公孙浩做对手时,就已经说明了两人之间有仇怨,下手重了后果自负,算不得违反宗规戒律。”喻良在那里上窜下跳,代表的是雷剑宗。那么火剑宗这边自然不能弱了气势,一个长老站起来立即反驳。

  “哼,他分明是故意下的狠手,你以为我喻良眼瞎!”喻良狠狠的一拂袖,冷哼道。

  “无论是故意还是无心,既然当时大家都没意见,秦冲就算杀了他,也是在规定的范围之内,莫非喻长老还想处罚他不成。”雷岩也站了起来,为秦冲辩护。

  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雷岩都不比喻良低,说话自然更有分量。

  秦冲直接击败雷剑宗的第一高手,等于是为火剑宗长脸,火剑宗要是让喻良惩罚秦冲,那等于是寒了火剑宗弟子的心。

  这样的蠢事,雷岩可不会做。

  “是否处罚,我说了不算。鉴于秦冲在两宗交流上不顾同门之谊,用狠毒手段对付同门师兄一事,我一定会上报到宗门,让上面的长老来裁决。”喻良知道自己现在不占理,而且火剑宗又势大,只好退而求其次。

  “随你的便。”雷岩冷笑道。

  有长老撑腰,秦冲“残害”同门的事情,就这样被压了下去。

  不过,雷剑宗参加比试的弟子,看秦冲如此凶残,一个个面露惧色。

  特别是公孙卫。

  连武士二重的哥哥都输了,他更加不是对手,心中惊恐不已。

  想到自己曾在遗迹中追杀秦冲,他就忍不住打颤,害怕秦冲过来报复。

  不仅雷剑宗,甚至是火剑宗的竞争者,看到秦冲在拥有护靴之后的恐怖速度,心中哇凉哇凉的,纷纷苦笑。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

  罗辰震惊的看着从台上走下来的少年,表情凄苦。

  他已经知道了秦冲击败公孙浩,凭借的是脚上的护靴。

  可难道对战时让秦冲把靴子脱下来?这显然是做梦。

  至此,两宗擂台战的第一轮已经结束,火剑宗这边大获全胜。除了一个弟子因实力差距被击败,闯入前五的弟子,只有一个雷剑宗的。

  而且秦冲还击败了雷剑宗的第一人,让火剑宗本来抬不起头的弟子,纷纷昂首挺胸,连腰杆都粗壮了几分。

  扬眉吐气!

  这四个字足以形容火剑宗这边的心情。

  接下来,按照规定,两个内宗进入前五的弟子,需要来一场最终决战。

  可雷剑宗只有一人进入前五,就算实力再强,也会被虐成狗,怎么打?

  无奈之下,雷剑宗那边只能宣布放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千骑绝尘说:

  感谢Y48AiC、Angel→←、永恆之憶的挖掘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