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无耻!三个欺负我一个,如果遇到我火剑宗的秦师兄,保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顷刻,试图反抗的火剑宗弟子便是落败,身上增添了几道长长的血痕。

  在被搜身之时,他直接将获得火剑宗第一的秦冲抬了出来,声称秦冲会为他报仇。

  “秦冲?哈哈哈……你小子还是省省吧,只怕此时,他已经自身难保,下地狱了。”三个雷剑宗的弟子互望了一眼,齐齐大笑起来。

  “哼,吹牛!秦师兄可是登天梯上了九十九个台阶的人物,你们这些跳梁小丑休想威胁到他!”火剑宗的弟子冷哼一声,不屑的望着三人。

  “我呸!跳梁小丑?到时候你就知道秦冲能不能保护你了。行了,老子懒得跟你废话,东西已经到手,我们可要走咯。”三人呸的一声,把到手的晶金砂晃了晃,开心一笑离去。

  “你们三个混蛋,等着吧,会有人收拾你们的!”

  被人抢了东西,火剑宗弟子自是不甘,可他一个人却又不敌,只是愤恨的瞪着三人离去的方向。

  未久,他也拖着受伤的身体也离开了。

  自始至终,秦冲都没有出现。

  他不是烂好人,这个火剑宗的弟子他只是见过一面,连话都没有说过,没有义务帮忙。

  此人口中说的秦师兄,应该指的就是他。

  不过他把秦冲抖出来的目的,想必只是为了逃过一劫。

  倒是三人话中所透露出的信息,略有些诡异。

  “只怕此时,他已经自身难保,下地狱了。”雷剑宗弟子这句话,依旧回荡在秦冲的耳边。

  他不知道雷剑宗弟子说这句话是不屑还是另有所指,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

  就算真的有人要针对他,他也不会畏惧。

  但这一次亲眼所见的抢劫,却是提醒了他。

  在潜伏了一天之后,雷剑宗的弟子,已经忍不住要干些偷鸡摸狗的事了。

  果然,从第一个弟子开始,秦冲又见到几次雷剑宗的弟子想强抢东西,但由于火剑宗这边也是几人同路,雷剑宗并未得逞。

  火剑宗的弟子十分暴怒,却没有任何办法。

  想要反抢,可雷剑宗的人都是一起出动,很难下手。

  破口指责,却发现仅仅是雷岩的警告,根本就约束不了他们。

  毕竟没有规定说不能从其他人手里抢夺战利品。

  雷岩是火剑宗的长老,又不是雷剑宗的长老,人家可没有理由去理会。

  反正仇怨是结下了,但火剑宗这边一时也奈何不了别人,只能记下来,出去之后再找他们算账。

  况且,能进入遗迹巨坑,都是新人弟子中拔尖的人物,个个都精明得很。

  如果因小失大,直接被淘汰,那就不太妙了。

  “哥,我们为什么还不下手?”

  在秦冲身后的不远处,一直尾随着两个雷剑宗的弟子。只是两人十分善于隐藏,秦冲哪怕已经很小心了,却还是未曾发现。

  “不忙。他现在还没有太过深入,这里经常有弟子出没,如果现在就杀了他,难免会被同门发现。只有等他再深入一点,才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被右边那人叫哥的弟子,拦下了蠢蠢欲动的弟弟,神情十分谨慎。

  “可要是他一直不深入怎么办?”弟弟有些担忧的道。

  “不会的。我听说他在火剑宗很是出名,必定不会甘心于现在的成绩。我们只需要等待就行了。”哥哥摇了摇头,否定道。

  “可我等不及了。”弟弟好像是个急性子,一直在跃跃欲试。

  “你给我安静点!”哥哥不满的把弟弟按在原地,小声的道:“他现在已经落单,只要一深入,就是待宰的羔羊,到时候任你处置。”

  “好!”

  弟弟毕竟实力不如哥哥,哪怕再冲动,也不敢违背哥哥的意愿。

  以秦冲在云凌峰的生活经验,今天已过去那么久,却还是无甚收获,略一咬牙,循着一个偏僻的位置走了过去。

  时间已经过半,假如还不能找到更多的晶金砂和石像碎片,秦冲将面临淘汰的危险。

  无奈之下,只能更加深入,去人们都不愿意去的地方。

  可如此选择,却是如了后面两个不怀好意的家伙的愿。

  待得秦冲深入了许久,两人索性不再掩藏,大摇大摆的挡在了秦冲的去路上。

  “雷剑宗的弟子?”秦冲皱了皱眉,淡淡的道。

  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被抢劫过,没想到现在倒是有人开了先河。

  “哇,他居然认出我们了也。”弟弟夸张的向哥哥摊了摊手,装作惊讶的道。

  “认出了又怎样,明年今天,就是他的忌日!”哥哥无所谓的耸耸肩,冷笑着道。

  “哦?原来你们不是为了抢劫而来。”秦冲眉角一挑,瞳孔中寒芒忽闪,暗自戒备。

  虽然在遗迹巨坑中,雷剑宗和火剑宗已经势同水火,互不相容,可还未听说谁会伤人性命的。

  最多,就是将反抗的弟子打残便是了事。

  但此刻听两人的口气,好似不将秦冲击杀,不会罢休。

  感觉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浓烈杀意,秦冲不敢大意,用精神力探查两人的实力。

  但结果,却让他心底重重一沉,玄气瞬间充斥着武脉。

  这两人,年龄稍大的是武士二重,年龄稍小的,也是武士一重!

  “聪明,不过没有奖励。”弟弟森然的一伸脖子,瞪大了双眼道。

  “谁派你们来的?”

  秦冲已经很小心了,可还是被盯上了。

  上一次天水城外是吕新翰,难道这一次又是他不成?

  可吕新翰就算再能耐,也无法一下收买两个雷剑宗的高手吧。

  如果不是他,那又是谁?

  能够指使两个新入门的雷剑宗弟子劫杀他,其地位,肯定不低。

  可此时秦冲已经不能再多想,因为对面,已经有人按讷不住了。

  “到地狱去问吧!”

  吧字尚在舌尖打转,两人中最强的哥哥便已利剑出鞘,跃起丈余,在空中犹如致命的毒蛇,瞬息而至!

  弟弟也没有慢上多少,几乎在同时递出数剑。

  其来势之快,宛如离弦之箭,轻轻一掠,眨眼便已将秦冲笼罩在剑幕之中。

  不敢怠慢,秦冲微退两步,已紧握在手的断剑剑气诧然而出,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两人非常擅长配合攻击,如果他大意一点,今天只怕就会交待在这里。

  一声冷喝,无往不利的游龙残影化作三十六道天际间的毒龙,闪耀着耀眼的灰色厉芒!

  p酷)匠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