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武士二重只比武士一重高了一个等级,但实力上,却是天差地别,完全碾压。

  之前秦冲和四人相斗,仅能苦苦的支撑着局面,而且还受了不轻的伤。

  现在提升一个等级,配合着怒龙啸天,一招就将四人解决了。

  如果秦冲真是武士二重,那马老三等人早就落荒而逃,可事实上,他们刚才已经很清楚的试探出了秦冲的等级。

  莫非这小子在扮猪吃虎?

  另一边,隐藏在林间的吕新翰同样是百思不得其解。

  更新…7最√快上d酷匠v网¤

  眼看着就要让秦冲吃些苦头,他已经准备要出去,却看到了秦冲突然间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实力飙升,轻易的就碾压了自己招来的四个强力打手。

  这一幕,吓得他连忙缩了回去。

  他可不想暴露身份,尤其是秦冲已经占得上风的情况下。

  “不……不可能!你怎么会突然间实力大增的,我刚才已经试过了,你只有武士一重。”马老三望着那渐渐靠近的少年,声音都打着颤颤。

  不仅是他,其他三人也很纳闷。

  临场突破他们也见过,可像秦冲这样悄无声息的就突破到了武士二重,实在太过诡异,诡异得让他们恐惧。

  “没有不可能。”

  刚才那一剑,冰冷的剑气已经渗入到四人的武脉当中,秦冲敢肯定,四人现在的伤势,根本就站不起来。

  剑气入体,比内外伤对武者造成的伤害都要严重,其摧毁的,是武者耐以为继的武脉。

  三年前,秦冲就是被人废掉了武脉,才成为了废人。现在,四人只要敢再用玄气,就将彻底沦为废人。

  一个武者,失去功力比失去性命更可怕。

  轻重得失,几人自然分的清楚。

  至于刚才秦冲的实力为何会突然间提升到那么多,其实还要感谢程敏。

  因为在擦拭嘴边的血液之时,秦冲就微不可察的服用了升玄丹,才在短时间内实力暴增,反伤四人。

  程敏赠丹之时,秦冲还有些怀疑丹药的药效,现在却是暗暗感激。

  要不是有升玄丹,只怕此时躺在地上之人,就会是他。

  当然,服用升玄丹才提升实力的事情,秦冲是肯定不会告诉马老三等人。

  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失去了战力,万一其中一人是狠人,冒着成为废人的风险也要反击,那就得不偿失了。

  “老大,救命啊!”

  秦冲的脑海中还浮现着冰美人的样子,耳边却传来宋庆的呼救声。

  原来这小子虽然一直被压着打,却很有些自保的手段,到现在都还安然无恙。

  不过也仅止于此了,他的反抗,只不过是在被对手戏耍。

  眉角微皱,秦冲轻跃而起,断剑挥出。

  看到秦冲过来,戏弄宋庆的武者大惊失色,转身就想逃跑。

  但以他的实力,就算比起秦冲吞服升玄丹前也差得远,更别说现在。

  只跑出两步,他就被秦冲一剑拍碎了肩旁,惨叫着摔倒下去。

  这下宋庆可是找到机会了,直接冲过去,一脚踩在他的胸堂之上,口中怒骂:“混蛋!起来啊!你不是要戏耍我吗?你不是说我是一直蝼蚁吗?你不是说我是废物吗?”

  不过两下,就听到“咔嚓”的骨头碎裂声响起,让人不寒而栗。

  感情刚才那家伙骂宋庆是蝼蚁来着,怪不得宋庆如此震怒。

  听着同伴那杀猪般的嚎叫,另外四人纷纷露出胆怯之色。

  要是秦冲也是这样狠毒,就算他们侥幸不死,只怕以后也是废人一个。

  “看到他的惨状了?如果你们不想跟他一样,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宋庆那小子的凶残发泄秦冲不但没有责怪,反倒是十分认同。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报之。

  假如此时角色颠倒,倒在地上的是秦冲和宋庆,只怕以这几个家伙的手段,他们的下场比这个还要惨。

  而且宋庆的做法,让几人心生畏惧,倒是让秦冲省了不少麻烦。

  “不想不想……”几个人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牙关打颤。

  开玩笑,单单听着那凄厉的叫声,他们就头皮发麻,他们可不想“享受”这种“待遇”。

  “很好,相信你们都是明白人,不用我多说什么,现在我想捏死你们,就像捏死一直蚂蚁一样。”秦冲表情阴冷,蹲下身来,在马老三的剑伤上轻轻一抹,森然的道:“你们的幕后主使者是谁?”

  “什么主使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强忍住伤口传来的刺痛,马老三眼中划过一抹狡诈,但脸上看起来有些茫然。

  “莫非还要我提醒你不成?是谁指使你们来打劫我的,到底是什么目的。”秦冲双眼微眯眼,目光中射出一道冷意。

  “我们没有主使者,只不过是见财起意,在百宝阁看到你交易的东西之后,才临时决定在天水城外打劫。”马老三有些不敢正视秦冲投来的目光,低着头道。

  “真的吗?”秦冲面无表情的道。

  “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还有资格说谎吗?如果你已经打定主意要杀我,就动手吧。”

  说完,马老三光棍的将眼睛一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马老三的做法落在吕新翰眼里,自然是一阵欣喜。

  看到秦冲走过去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就要暴露了呢,没想到找来的这几个家伙虽然不怎么靠谱,可还算有点骨气。

  “是么?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不杀你,杀你脏我的手,我只砍掉你一条手臂就好。”秦冲摇了摇头,狰狞的道。

  “真不说?”秦冲再问。

  马老三依旧闭着眼。

  “好!是条汉子!我成全你!”秦冲剑眉一竖,断剑顿闪。

  剑身之上,冰冷而凌厉的灰色剑气刺得马老三皮肤生疼。

  “杀!”

  “别别别,我说,我说!”秦冲只是装作吼叫了声,还没下手呢,看似硬气的马老三忽然睁开了眼睛,连忙示意秦冲停手。

  “这才对嘛,好汉不吃眼前亏。”秦冲收起断剑。

  马老三已经不敢再做他想,直接把吕新翰供了出来。

  因为心中那莫须有的义气,刚才他差点失去了手臂,此刻额头上还冒着冷汗。

  这时候,哪怕吕新翰地位再高,也比不上他的手臂啊。

  武者没有了手,就等同废材,连混饭吃都做不到,义气有个屁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