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声音如同地狱恶魔使者的召唤,让两人浑身冰凉汗毛直立。

  两人的反应也算快,默契的朝着两边飞退的同时,灵剑在身前步下了一道坚实的剑幕。

  “晚了朋友。”

  比起麻脸队员,他们显然要差不少。

  连萧亦秦冲都一招就击败了,这两人更不在话下。

  但见灰色的剑气从空中横飞而过,犹如冷风吹过,划过一条长长的轨迹,追将而至。

  连萧亦都躲不过秦冲的剑气,更遑论这两人了。

  两声沉闷的声响过后,还能站立之人,只剩下宋庆和秦冲。

  不,应该再加一个周华然。

  “老大,你,你的剑气……”剑室修炼的时候,宋庆并没有在,所以并不知道秦冲已经练成了开刃。

  此刻看到秦冲的剑气竟然有三米长,宋庆吓了一跳。

  “等解决了周华然再说。”

  裂岩狮虽然变异之后强大了几个层次,但周华然也不是软柿子,极难对付。

  先前秦冲是抱着采到冰草就走的心态,但现在,周华然既然如此狠辣,却也怪不得他了。

  二阶魔兽的魔纹,可不是哪里都能够找到的。

  秦冲这边轻易就解决了周华然的小弟,周华然虽然在苦苦抵抗着变异裂岩狮的攻击,却也不会看不到。

  但看到又怎样,裂岩狮已经认死了这个家伙,什么撕咬利爪铁尾之类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压制得周华然根本就没有喘息的余地。

  这种时候,周华然真是欲哭无泪,早知道自己逞什么能啊,让孔嘉木来杀不就好了。

  可现在孔嘉木已死,小弟也完蛋了,只剩下他独自对抗变异裂岩狮,而且旁边还有秦冲和宋庆虎视眈眈。

  “秦师弟宋师弟,快来帮忙,我用性命担保,裂岩狮死了什么我都不要,全给你们!”生死关头,周华然是彻底放下了脸面,开始哀求起秦冲来。

  尽管他知道自己这句话很幼稚,除非秦冲脑子短路才会上当,可他仍然抱着一丝希望。

  “哈哈哈……周师兄,你是没睡醒吧?我和老大智商可比你高多了,你慢慢玩,等你死了我们会给你收尸的。”秦冲还未说话,宋庆却是狂笑了起来,语气中尽是戏谑。

  收尸?

  这两个字像是催命符一样,周华然浑身都开始颤动起来。

  死?他居然会死?

  他还有大好前程,他是武士强者,怎么会死!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了,是你们逼我的!嘿嘿哈哈……”转瞬间,周华然居然像是疯了一般的嘿笑起来,笑的是那么阴森,那么恐怖。

  只见他突然转身,目光死死的盯着秦冲。

  唰哧……

  由于分心,裂岩狮的利爪抓中了周华然的肋部,响起让人牙酸的入肉声。

  可周华然似乎不知道疼痛,仍旧傻笑着,竟然借住裂岩狮的攻势飞了起来。

  “天罗剑诀!”

  怒喝一声,周华然竟是在空中洒下了一片剑幕,如同蜘蛛网一般向着裂岩狮罩去,而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强行一扭,斜斜而下。

  “这家伙想干什么?”周华然突然间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让宋庆心有余悸,辛亏是有变异的裂岩狮在,否则,自己和老大肯定会死得很惨。

  “不好,他想将变异裂岩狮引过来!”

  眉角微皱,望着被周华然再次激怒的变异裂岩狮,秦冲面色大变。

  从周华然的吼声中,他感受到了一种决然赴死的味道。

  前者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是想将秦冲宋庆拖下水,来个同归于尽。

  “老大快跑!”

  那眨眼即至的疯狂咆哮,让宋庆脚下一软,差点站立不住,惊骇之下,连忙向着冰洞门口奔去。

  不过才跑出数丈,他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回头一看,自家老大竟然还站在原地,宛如呆傻了一般。

  焦急之下,他声嘶力竭的狂吼起来:“老大,走啊!”

  可无论他如何大喊,秦冲却是充耳不闻,恍若失聪了一般,毫无反应。

  “老大……”宋庆以为秦冲是被吓傻了,吼得几乎是要哭出来,噗哧一声跪在地上。

  “既然是老大,肯定要为你遮风挡雨。”听着宋庆那凄厉的喊叫,秦冲的脸上没有半点慌张,反而对着宋庆微微一笑,笑容里充满着自信。

  随后,断剑铿锵一声漠然出鞘,犹如天空中霹雳而下的闪电,声音回荡在冰洞之中,余音缭绕。

  “游龙残影。”

  冰冷到极点的声音低喃在唇边,秦冲瞳孔微张,右手一抖,灰色剑气刹那间就已释放出出来,散发着不可一世的杀气。

  轻喝中,三十六道剑影好似三十六条灰色的龙影,呼啸着冲天而起,龙头直扑周华然,而龙身,则是扫得冰洞四周的石壁凄啸而响,土石滚落。

  练成了开刃之后,秦冲还是第一次使出剑走游龙的招式。

  面对两个武士一重后期的强大存在,秦冲毫无保留的挥了出去。

  秦冲的剑来得是如此之快,周华然根本就来不及躲闪,也无法细想一个武徒剑修怎么会练成如此恐怖的剑诀,震骇之下,下意识的举起灵剑,想要硬抗。

  哧哧嘶……

  灰色的剑气龙影卷裹而过,响起一道道令人作呕的入肉声。

  “你……你是武士剑修……”

  周华然嘴角拼命的抽了抽,呆立在原地,仍然保持着冲向秦冲的姿势,但腹部肩膀之上,却是有鲜血渗出。

  哪怕是死,周华然都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r!看!正/版章节上酷,=匠z网

  死之前,他才知道,秦冲并不是什么武徒,而是武士强者!

  刚才那些剑影,来得太快,他已经奋力的躲掉了部分,可剩下的,也足以致命。

  最倒霉的,要数变异的裂岩狮了。

  它本是追击周华然而来,却没想到被秦冲的剑气刮到,肚皮和头部,被生生的划开了几道长长的口子,死的不能再死。

  最后的厮杀在秦冲的剑气之下归于平静,山洞中,只能听到秦冲呼呼的喘气声音。

  这一剑虽然威力巨大,但消耗同样不小。

  毕竟,秦冲必须做到一击必杀,否则,无论是周华然还是裂岩狮,只要有一者存活,他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远处,刚刚从地上站起来,准备再次逃跑的宋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嘴巴张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圈,面部肌肉不成规则的抖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