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性就成功将魔晶与金属熔炼,并且还炼制成了灵剑。

  对于秦冲这样的速度和效率,孔唤喜显得很麻木。

  他就算嘴上再狡辩,却不得不承认,这小子只怕真是个魔纹炼器天才。

  此时,秦冲已经到了最后一步,镌刻魔纹法阵,也就是结印。

  简单来说,就是魔晶刻刀在灵剑上把魔纹纹路镌刻出来,形成独特的魔纹效果。

  比如速度、力量等。

  要说最困难的一关,其实不是熔炼,而是镌刻魔纹。

  因为想成为魔纹炼器师,就必须要学会看懂魔纹,才能够镌刻出魔纹。

  对于魔纹鱼这种基础性的魔纹纹路,秦冲已经记得清清楚楚,所以这一切对于秦冲来说,倒是显得非常简单。

  稍微有些手抖,不过好歹是完成了第一件作品。

  第一次炼器并加持魔纹,速度虽快,秦冲却感觉精神力的消耗极为巨大。刚刚练成,便是一屁股坐了下去,一脸颓然。

  “老大!”

  看秦冲脸色有些苍白,宋庆还以为他是精神力受到了损伤,关切的看着秦冲。

  “我没事,就是有种脱力的感觉,休息下就好了。”秦冲呼的吐了一口气,脸色虽然难看,却不沮丧。

  毕竟,才开始就能做到这种地步,他足以自豪。

  “居然拿成功了!”

  “天哪,秦师兄果真是天才。”

  “嘿嘿,如果是其他方面的天赋倒也罢了,魔纹方面的天赋,这下子秦师兄想不出名都难了,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火剑宗最璀璨的新星。”

  亲眼见到秦冲成功加持魔纹,那些还在这里等待孔唤喜的弟子,一个个震惊的议论起来,直把秦冲说成了这一届的顶尖天才。

  这样的话,宋庆听着无疑是最舒服的,但孔唤喜,则是阴沉的站到一旁,被忽略了。

  “哼,新星?不过是运气好,加持了一柄破烂的灵剑而已。”冷哼着,孔唤喜一下将秦冲加持的灵剑扔到地上,表情不屑的道。

  “破烂?你第一次的时候,只怕连破烂都加持不了吧。”对于孔唤喜,宋庆自然十分不爽,开始要不秦冲拦着,他就已经动手了。

  此时秦冲十分争气的成功了,他就有了资本,面带讥讽的挖苦着这个卑鄙的家伙。

  “小时了了,还大未必佳。焉知他这次不是误打误撞?需知,魔纹炼器师,必须能持之以恒,你,做的到吗?”孔唤喜鄙夷的扫了秦冲一眼,一脚踩下刚刚秦冲的作品上,勾着挑衅的眼神道。

  “怎么才算做得到。”不知道这家伙又要耍什么花招,秦冲淡淡的道。

  “很简单,你只不过是掌握了一部分知识而已,想要学其他的东西,还需要在这里呆几天,跟着我做几天助手吧。”孔唤喜怪声怪气的道。

  在他看来,秦冲现在肯定不会答应,一定会恼怒的离开。

  既然能够如此顺利的就加持魔纹,秦冲必定有了傲气。

  骄傲的人,能够忍受被人驱使吗?

  肯定不能!

  而且还有宋庆这样活宝在,他已经可以预见,下一刻秦冲就会拂袖而走。

  “可以啊。”出人意料的,秦冲微笑着答应了,而且连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老大!别答应他。”宋庆连忙出声道。

  对于这个小人,宋庆算是受够了。

  要是他知道孔唤喜是如此无耻的货色,打死他也不会带秦冲来。

  只是么,他来不及阻止,秦冲却已经答应了,让他心中不仅哀叹:“老大啊老大,你不知道这家伙是想侮辱你么。”

  “真的?”孔唤喜意外的愣神了几秒,才试探性的问道。

  莫非这家伙真的是运气好,误打误撞成功了,现在想向我请教?

  “还请孔师兄不吝赐教。”秦冲拱了拱手道。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秦冲虽说有瞳武魂的存在,魔纹基础却是拍马都赶不上孔唤喜。

  现在算是得罪了这个高傲的魔纹学徒,秦冲还在思索以什么样的借口留下来继续学习呢,没想到前者就给他送上了枕头。

  最后,在宋庆的唉声叹气中,秦冲留了下来,干起了助手,甚至是下人的活计。

  那些期望秦冲帮忙加持魔纹的弟子,也是一个个无奈的再次把灵剑交到了孔唤喜手中。

  一下就接到几个订单,孔唤喜自然很高兴,而且,现在还有一个“下人”供其使唤,想着心里就舒服。

  “秦冲,赶紧去把魔纹搬过来!”

  “魔晶刻刀呢?我的魔晶刻刀呢?你他娘的放哪里去了,还不快给我找回来。”

  “你是个白痴啊?我有让你帮我镌刻吗?好好学着点,别以为侥幸成功一次,就可以得意忘形了。”

  “看到了?这才是真正的加持魔纹,你看你之前搞的是什么东西!”

  ^:酷S|匠@网o`正版‘首.、发

  将秦冲像狗一样的叫到面前,孔唤喜将自己的新作舞来舞去,努力学着翩翩起舞的浊世佳公子,在空中划出几道剑影之后,飘然落地,然后开始训诫起秦冲来。

  这几天,秦冲一直忍受着孔唤喜的叫骂,从不还口。

  而孔唤喜也以为这小子被自己驯服了,哪怕是打个喷嚏,也是相当自傲。

  当然,秦冲自然是收获不菲,与魔纹加持有关的东西,他已经学的差不多,可以说,就算比之孔唤喜也不差。

  “那么多天了,我想就是猪,也能有所作为了,我给你个机会实践下。”张口就是猪,显然在孔唤喜眼里,根本就看不起秦冲。

  “哦?”

  秦冲眼前一亮,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家伙这些天怎么对自己的,秦冲深有感触,莫非他今天吃错药了?

  “哼,这几天我接到的订单太多,一时间也完不成,你学了那么久,我让你试着做一次。”无论自己如何侮辱,秦冲就是不还口,让孔唤喜颇为无趣,说着,孔唤喜交给了秦冲一个任务。

  炼制一柄匕首。

  必须在两天时间内完成,而且质量要过关。

  “这应该是极为简单的活了,你要是不愿意,就滚回去吧。”孔唤喜说。

  “愿意愿意。”秦冲连忙道。

  就算孔唤喜不说,他也会提出类似的需求,或者直接离开,因为在他这里能学到的东西,实在已经不多。

  再待下去,也是无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