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内定?”何心瑶惊愕的道。

  显然,她还是太嫩了,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有那么多的弯弯绕。

  “是啊,为了进入内门,无数人抢破头的送礼,找关系。实际上长老挑人只是个笑话,因为谁都知道这里面的猫腻。”陈居彦耐心的解释道。

  “太卑鄙了!”何心瑶突然跳了起来,吧唧吧唧的努动了好一会儿嘴唇,半天才呛出一句话:“你们无耻!”

  何心瑶狠狠的咬着舌尖,看着木剑宗的长老。

  只是么,既然是长老,那生活阅历何其丰富,何心瑶的话对她几乎没有营养。

  她对何心瑶仿若未见,反而是开始关心起被挑中的弟子来,气得何心瑶肺都砸了。

  “这就是选拔?”

  到了这个时候,秦冲哪还不明白其中的马脚。

  怪不得一开始,这些人就没有表现出太多兴奋的情绪,原来是他们早已知道自己被会选中。

  挑选?

  那不是走个过场而已。

  但无论如何,秦冲心里仍然十分不爽。

  想他费尽千辛万苦,甚至是豁出性命在云凌峰挣扎,本以为已经是十拿九稳,哪里知道,所谓的挑选不过是一个笑话。

  不只是秦冲,其他人都心有不甘,恨不得立刻站出去与那些被选中的人大战一场。

  当然这只是个想法,如果在众多长老面前失了分,恐怕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咒骂归咒骂,他们也只有把苦水往肚子里面咽。

  现在,他们还有一次机会,那就是自主选择内宗。

  但这一轮,在选择了之后,还有一次考核。

  “恭喜各位长老,都已经选到了自己满意的弟子。”主持这次内宗选拔的人开心的走到前面,大声的道。

  可惜的是,几乎没有人理会他,甚至落选的人,还在下面暗暗吐着唾沫。

  满意?

  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没看到每个人眼里都写满了不屑吗?

  “咳咳,既然到了这里,那么就只剩下自主选择一途,现在请所有参加选拔的弟子,站到你想加入的内宗那一边。”

  主持选拔的人也不是笨蛋,察言观色的本事十分强大,看到大家对他不喜,便是轻咳了两声,干涩的道。

  哗啦——他的话音刚落,那些还在愤愤不平的弟子,纷纷反应过来,呼啦一声就行动起来,走到了自己心仪的内宗旁边。

  这个时候,内宗的实力便是体现了出来。

  哪怕是其他内宗把自己吹得天花烂醉,选择人数最多的,还是火剑宗。

  其次是风剑宗,有沈南燕这样的美女在,倒也是拉了不少人气。

  参加选拔的弟子无不是血气方刚的少年郎,最容易受到心中痴想的影响。

  至于木剑宗,当然是选择人数最少的,哪怕是对何心瑶十分痴念的宋庆,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火剑宗。

  “秦冲,这边,快过来。”

  何心瑶十分着急的向秦冲打着手势,像是害怕秦冲无人要一般。

  “嗯……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不必劝我了。”何心瑶一直在替自己打抱不平,秦冲倒是有些感动。

  不过感动归感动,却也不能动摇他加入火剑宗的决心。

  “你!你这个呆头鹅!气死我了!”

  没想到自己一个姑娘家,拉下脸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秦冲加入木剑宗,却是被直接拒绝,何心瑶气的直跺脚,一脸铁青。

  “心瑶师姐,你之前不是特别讨厌秦冲,恨不得要他死吗?今天你是怎么了?”

  见何心瑶一反常态,似乎对秦冲很有好感,陈居彦有些不舒服,疑惑的道。

  看0正B版=r章节上%酷&匠(网#8

  开始何心瑶嘲讽木剑宗长老,陈居彦还以为她是打抱不平,现在看来,这哪是打抱不平,分明是她和秦冲有着扯不清的关系。

  可十多天前,两人还是仇人来着。

  “要你管!”

  正在气头上,何心瑶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凶巴巴的吼道。

  可怜陈居彦,明明是出于好心,却被何心瑶喷得满脸口水,真是有苦说不出。

  秦冲看了下,选择火剑宗的人,都是身背长剑,身材魁梧彪悍之辈,看起来实力都不弱。

  就连和秦冲有过过节的武坤,也在里面。

  显然,武坤的背景,还不足以让他直接被选中。

  “跟我来吧。”

  看参加考核的弟子已经差不多了,雷岩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圈,淡淡的道。

  每一个内宗的考核方式都不太一样,所以考核的地点也不尽相同。

  跟随着其他的弟子,秦冲来到了火剑宗所在的日炎峰。

  不过不是直接前往火剑宗的驻地,而是来到了一个地下矿坑前。

  “相信你们在选择我火剑宗的时候,便已经做好了考核的心理准备。没错,此次考核,将在这个矿坑中进行。”雷岩冷冷的道。

  一些好奇的弟子,纷纷伸长了脖子,想要提前探个究竟。只是除了一片荒凉,什么都未看出来。

  而且,这个矿坑根本就看不到头,看样子绝对不小。

  “考核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每个弟子都进入矿坑,然后在明天日落之前能够活着走出来即可。”

  这个要求果然简单,那些本来表情十分担忧的弟子,皆是兴奋的交头接耳,一阵舒坦。

  然而,他们的高兴劲还没过去,就听到雷岩再次发话。

  “别以为活着走出来很简单,我要提醒下你们,这里面有许多凶恶的魔兽!而且,你们之间,也要互相提防。因为说不定,上一刻还和你嬉笑的师兄弟,下一秒就会成为阴狠的毒蛇,让你丧命!不管你是怎么死在里面的,我都没有兴趣知晓,只有活着出来的人,才能加入火剑宗。”

  雷岩说完,看着那些战战兢兢的弟子,最后随意的掸了掸衣服,森然的道:“个人生死,火剑宗概不负责!”

  “什么?难道雷长老居然鼓励我们在里面厮杀吗?”

  雷岩所表现出来的狠厉和残酷,让所有人勃然色变。

  简单的说,就是生死不论。

  火剑宗要的,只是经历了恶劣环境还能生存下来的强者,而不是企图蒙混过关的废物。

  火剑宗的考核,通常有四种形式,最危险的,就是矿坑试炼,也可以叫死亡矿坑排位赛。

  这样的试炼,可是很久没有见过了,想不到,雷岩居然搬了出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多数人都要怀疑,这雷岩会不会是其他宗门派来的奸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