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走游龙!”

  几下抹去剑诀上的灰尘,这本剑诀终于露出了真容。

  整本剑诀不知道是何纸张制成,摸起来极为的粗糙,但粗糙之下,却有种难言的沧桑之感。

  仿佛此书已经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沉淀一般。

  “你不是吧,本姑娘给你找了那么多好剑诀你不要,却单单选择了这本丑不拉几的破书。”何心瑶在秦冲清理灰尘之时跳得远远的,此时才走过来,不悦的嘟着小嘴道。

  “丑不拉几?破书?”

  秦冲露出一丝笑容,一边翻着剑诀一边道:“它看起来是不像其他剑诀一样光鲜,但等级,却是高出了两个档次。”

  “什么?”

  何心瑶额头上满是黑线,将信将疑的把脑袋凑了过来,随后便是惊叫了出声:“三阶剑诀!”

  没错,这十分难看,就像路边地摊货一样的破书,其等级,居然是三阶!

  功法共有十阶,剑诀也一样,一阶剑诀最弱,十阶最强。

  剑走游龙,的却是三阶剑诀不假。

  就连秦冲,也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但脸上,终于挂上了满意的笑容。

  剑走游龙,三阶剑诀,为万剑宗前辈大能留下的成名剑诀。

  那位前辈,手持残阳剑,以剑走游龙这部剑诀横行宗门数十年,无一敌手。

  蓄势待发,剑走偏锋,静若山川,动如苍龙。其剑声,似奔雷,犹如闪电劈断天穹,威鸣赫赫。似狂风呼啸,天地齐颤,教沧海怒腾。

  练至大成,可断日月,可劈山河,虽然千万人,吾往矣!

  单单是这介绍,就让秦冲顿觉一股热血冲上脑门,面皮轰然炸开,那原本沉寂在角落里的方刚血气,已经沸腾起来,仿佛已经置身其中。

  吾虽只有一人一剑,但龙潭虎穴,又有何惧!

  “我就选它了!”

  没有丝毫犹豫,秦冲双拳紧握,瞳孔中闪过浓浓的渴望,猛地铿锵出声。

  “笨蛋!你是不是被它的介绍蒙住了,整个人都变傻了啊?这剑诀,可只有残本啊!”

  就在秦冲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之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耳畔轰然炸响,犹如一盆冷水,从天而降。

  看,正S{版0B章节上酷匠网fS

  “啊?”

  秦冲身体重重的打了个颤栗,头顶一个大大的问号,嘴角斜拉着扯到了一个夸张的弧度,望了望何心瑶,又看了看剑诀。

  果不其然,何心瑶所说不假,这本三阶剑诀,居然只有寥寥几页。

  不仅如此,关键是它剩下的,不是头不是尾,而是只有中间的部分。

  怪不得它能在心剑楼蒙尘多年无人问津,若非如此,以它曾经所经历过的辉煌,恐怕早就成为了别人的成名剑诀。

  “秦冲啊秦冲,枉你自认聪明,没想到今天却如此丢脸,要不是有本姑娘,只怕你到最后都还在沾沾自喜呢。”

  终于找到机会,何心瑶手舞足蹈的挖苦起秦冲来,一点面子都不给。

  我让你吹牛,让你欺负我,你不是很想教训我吗,现在自己变傻了吧!

  “这……”

  秦冲那冲天的豪气顿然降下,脑袋倏地的聋拉下来,像是没有吃饱饭的乞丐一样,沮丧无比。

  又翻阅了下,秦冲才发现,剑走游龙留下的,虽然只是残本,但威力,仍然比一阶剑诀要强大的多。

  不过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其修习的难度,成倍增加。

  这一次过后,又不知道要过多久,它才能被人重新拾起。

  或者,会永远的沉寂在心剑楼的角落中,永不能面世,再也无法恢复它往日的荣光,见证大陆上的血雨腥风,山河变迁。

  摩挲着略显凹凸不平的封面,它所经历的一幕幕沧桑,像是突然间活络了一般,跃入秦冲的脑海。

  某一刻,秦冲在它的身上,看到了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

  武脉被废时,自己不也是像这样孤寂落寞,寥然苦涩么。

  那段日子,秦冲无时无刻不想着恢复武脉,重聚武魂。

  时时刻刻在绝望的边缘徘徊,让他麻木如过街之鼠,人人喊打,却也不知道反抗。

  只能默默的把那些委屈和羞辱死硬的往肚子里咽,放在阴暗处隐藏起来,期待有一天,能够再次爆发。

  所以,他偷偷的上了剑崖,就是想在绝处之中,寻找一线逢生之机。

  人在绝望的时候,一声问候可以唤起一个心念。

  如今,瞳武魂让他重新站了起来,这本残缺的剑诀,是否在等待着唤醒它的人出现?

  “残本又如何,只要武道之心坚定,有什么剑诀练不成。”闭上眼,秦冲将剑诀放在胸口,喃喃自语。

  “说你笨蛋你还真是傻瓜啊,难道你以为自己是那千年不出的天才不成,在万剑宗的历史上,可没有人将残本练成过。”

  见秦冲似乎铁了心要这本剑诀,何心瑶气得双手叉在腰间,红唇轻翘,脸上变得一片铁青,恨不得一拳砸在秦冲脸上。

  “没有,不代表不可能。”

  秦冲睁开眼,刚毅的面庞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决绝。

  “你要清楚,这本剑诀可是前辈大能留下的,那位大能,哪怕是在万剑宗的历史上,都是数得上号的人物。而且,它没头没尾,招式看起来虽然厉害,但要求太变态了,根本就不可能学会。”

  说着,何心瑶话锋一转,直直的盯着秦冲:“这可是你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挑选机会,如果浪费了,就太可惜了。实在要选的话,你可以等下次嘛。”

  尽管何心瑶多次针对秦冲,但此时语言之挚恳,无论是谁,都听的出来。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下一次选功法,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我还是选它吧。”

  秦冲将剑诀收起来,抬步就走。

  他不知道如果再被何心瑶劝说几句,会不会反悔,所以选择了立刻离开。

  “好心当做驴肝肺!”

  何心瑶将手中的一本剑诀“啪”的一声仍在书架上,气呼呼的跟了上去。

  选好了功法,并不能直接带着离开,还要在门口做登记。

  “剑走游龙?你确定要选它?”

  守着心剑楼的是一个有些佝偻的独眼老人,此时看到秦冲选择残缺的剑诀,显得极为惊讶,难以置信的确认道。

  “嗯,晚辈已经决定,把它带回去修习。”秦冲恭敬的道。

  “你可要考虑清楚,残本的话,学会的可能几乎为零,而且就算学会,威力也会大减。”独眼老人再次劝说道。

  “谢谢前辈提醒。”秦冲不卑不亢的道。

  其下之意,很明显已经铁了心。

  如此,老者便不再多言,作了登记,把剑诀递给了秦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