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瞳武魂对准的,不是魔纹鱼,而是魔纹鱼身上的魔纹!

  下一刻,秦冲便是感觉到双眼中一阵刺痛,就像是最开始瞳武魂吞噬小剑时一样。

  只是这一次,刺痛比起当初吞噬小剑来,差了很多。

  秦冲只觉得瞳武魂似乎是剧烈的震动了下,便是自动缩回去了。

  然后,秦冲的双眼微微睁开,眼前,是那一簇还在哧哧燃烧的篝火。

  但,不仅仅是篝火!

  还有,魔纹鱼身上的魔纹,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能看清楚,魔纹的所有枝干末节。

  也就是说,他已经掌握了魔纹的所有脉络!

  一般用肉眼观察,只能看清楚魔纹的大概纹路,而他现在,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细节,甚至是魔纹中流动的能量。

  “这是?”

  秦冲努力的克制着心头猛烈而灼热的跳动,使劲的咕噜着喉咙。

  能够清楚看到魔纹的经脉回路,只有一种解释。

  他,身具魔纹炼器师的天赋!

  只有魔纹炼器师,才能够如此透彻的看到魔纹,并且,将其记下来。

  在九州大陆上,有一种职业,叫做炼器师。

  顾名思义,炼器师就是武器锻造者。

  每一个剑修,都需要一把灵剑,尤其是适合自己的灵剑。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有炼器天赋。

  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炼器师显得十分的稀缺和地位尊崇。

  炼器师有十个等级,从一星到十星,等级越高,能够炼制的武器也就越高级,地位也越凸显。

  在炼器师中,又分了两种职业,一种称作匠器师,一种则为魔纹炼器师。

  匠器师,就是炼制最常见的金属,矿石等,将其打造为适合武者使用的灵剑。

  这是炼器师中最常见的职业。

  而魔纹炼器师,则是将魔兽身上的魔纹分解下来,分解成魔晶,熔炼或者镌刻到武器身上,增强武器威力的一种职业。

  魔纹是从魔兽身上被人发明的。

  在魔兽的身上,有着很多奇奇怪怪的纹路,这些纹路具有各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这种纹路被人发现之后,一些天才将其裁剪,然后分解,形成能够与武器融合的魔晶。

  相比起来,魔纹炼器师十分的稀少,地位也比匠器师更高。

  想成为魔纹炼器师,首先得成为炼器师,其次需要拥有看懂魔纹的天赋。

  如果说炼器师是万中无一,那么魔纹炼器师,则是百万中无一了。

  想不到,自己居然具备成为魔纹炼器师的潜力,秦冲好一阵兴奋。

  哪怕是魔纹炼器师中最底层的魔纹学徒,却也是人人敬仰的存在,就算跑到大城市之中,也会不错的待遇。

  就算秦冲此次通过了考核,在宗门中却也不会太过轻松。

  毕竟,门派里面的许多资源都需要钱财,无论丹药还是环境,并非是免费开放的。

  现在,有一个极为赚钱的路子摆在眼前,让秦冲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要不是现在是在湿地之中,他都禁不住想仰天长啸,舒缓自己三年来的所有苦闷。

  当然,这一切都要等通过考核,成为内门弟子之后再说。

  以后只要遇到魔兽,秦冲都不会轻易的斩杀,先看看是否有魔纹再说。

  别看眼下获得的魔纹很低级,可只要拿出去,有的是人抢着要。

  废武魂?

  秦冲想起胡长天那笃定的模样,忍不住轻轻一哼。

  要是胡师叔知道他眼中的废武魂居然有如此奇特的效果,不知道会不会羞愧的去撞墙。

  喜滋滋的将魔纹割下来收好,秦冲饱餐一顿之后,美美的睡了下去。

  ……

  湿地之中,秦冲的速度略微加快了些,向前不停的搜索着。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秦冲已经快要接近到湿地的中央了。

  这两天,他的收获不错,近二十株灵草被他收入怀中,而且还有几株是仙龙草。

  不仅仅是灵草,还有几块有着魔纹的兽皮。

  想必出去之后,这些兽皮会给秦冲带来不错的财富。

  “那是?”

  在秦冲目光及处,有一株高达数十丈的树木垂天而立,在湿地之中十分的突兀。

  此树通体蓝色,笔直的直冲天际,那高耸的树冠,似乎已经处在云层之上,看起来让人心生敬畏。

  与它相比,周围的树木可就矮小了许多,甚至都到不了它一半的高度。

  它的枝叶和树干之上,都泛着一层轻微的白霜,隔着老远,都能让人感觉到刺骨的寒意,不敢轻易靠近。

  这,就是秦冲寻找了好久的冰息树!

  有了它,就可以暂时的控制住妹妹秦霜那滚烫的温度,让她好受一些。

  不过,冰息树的作用,可不仅仅是降温那么简单。

  冰息树最珍贵的,是它的树心,那可是十分稀罕的炼器材料。

  0}酷%&匠L网…唯V◇一正版,aX其,他H都是盗N《版

  就算是树干,也可以炼器,哪怕是砍下一根枝干,拿出去也能卖钱。

  不仅仅是找到冰息树,秦冲在冰息树的身边,居然也发现了十多株等级很高的灵草,顿时喜笑颜开。

  然而,秦冲刚爬上去,正准备采集树心的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了剑鸣声和打斗声,以及,让人不寒而栗的兽吼。

  不是一头,是一群!

  是一群青头狼!

  在云凌峰之中,武者最惧怕的野兽。

  急忙将树心采集出来,秦冲静静的呆在树上,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狼群来的很快,不时的发出凄厉的惨叫,有青头狼死亡时的凄嚎,也有武者被狼咬中甚至是咬死时的不甘。

  那被狼群追杀至此的武者,居然是何心瑶等人。

  出发时威风凛凛的团队,此时已经有些凄凉。

  包括何心瑶在内,所有人的身上,都带着轻重不一的伤势。

  其中一人,甚至连胳膊都只剩下了一只,血流如注,脸色苍白的如同死人。

  但是他却没有倒下,而是仍由鲜血染红了衣衫,湿透了身体,努力的支撑着。

  想必他很清楚,只要他稍一过神,那么等待他的,就是狼群凶残的撕噬。

  进入湿地时,加上何心瑶,他们一行是八个人,但现在,他们已经只剩下了五个同伴。

  另外三人,即便是已经死去,却也找不到完整的器官了。

  那临死前的震天惨啸,每个人都不敢回忆,更不敢步他们的后尘。

  在狼群外围,有一头与其他青头狼相异的狼在高傲的观看着何心瑶等人。

  它的颜色,不是青色,而是深邃到了极点的血红。

  很显然,这是一头狼王。

  这一场战斗,它才是指挥家,才是主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