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阶魔兽!”

  跟随何心瑶而来的其中一人,惊吓的叫出了声,甚至连宝剑,也厉然出鞘。

  未久,他极为紧张的左右观察了下,才发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顿时面子有些挂不住,愤怒的指着秦冲道:“放屁!二阶魔兽怎么可能存在在云凌峰当中,你居然敢戏耍心瑶师姐。”

  “就是,这小子一定是虚张声势,好让心瑶师姐放过他。”

  “嘿嘿,恐怕是了,我看这小子虽然长得眉清目秀,却屡屡顶撞心瑶师姐,定然不是个好东西。”

  “呵呵,秦冲,原来你是要以这样的方法来让我知难而退,却是想多了。”何心瑶干涩的笑了笑,努力的掩饰着那一刹那内心的惶恐,强装镇定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云凌峰乃是万剑宗的管辖区域,太强横的魔兽,早已被门派清除,剩下的,不过是一些一阶魔兽,哪里会有二阶魔兽存在。”

  尽管何心瑶努力的遮掩着颤抖的小手,秦冲却还是察觉到了,她的脚步,已经微离了原地。

  不过也怪不得她,二阶魔兽,确实是武徒级别的武者无法抗衡的强大凶兽。

  云凌峰上的强大魔兽被长老们清理了不假,但那处湿地,却因为其特殊的存在,让其中一头魔兽,完成了进化。

  二阶魔兽,可是士级武者都十分棘手的庞然大物。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数量不足以弥补这个漏洞,只有被碾压。

  对于何心瑶这些只有武徒实力的武者而言,二阶魔兽,哪怕只是耳闻,也足以让他们惊骇胆怯。

  “说吧,怎么赌?”

  看着秦冲戏谑的表情,何心瑶愈发的肯定,眼前的少年是在说谎。

  所以,她便是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很简单,一天时间内,在那片湿地内,找一颗长得十分高大的蓝色的树,其树干摸起来冰冷刺骨,它的名字,你应该知道,就是冰息树。”

  他们不相信二阶魔兽的存在,对于秦冲来说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之前在山洞之中,他已经做了一次黄雀,不介意再来一次。

  “冰息树?”

  何心瑶目光中闪过一抹惊愕,随即表情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只要是武者,对冰息树都不会太过陌生。

  这是一种不错的炼器材料,对于想拥有一把好的灵剑的武者来说,有着极强的诱惑力。

  灵剑等级的高低,往往会影响武者的实力。

  -更新☆最8#快z上!O酷…。匠t|网+

  所以,炼器材料,对于武者来说,却也是弥足珍贵,渴望异常。

  “没错,你想要我服气,就需要在我的前面提前找到冰息树。谁先把冰息树的树心挖出来,谁就赢,怎么样?敢不敢赌?”

  秦冲斜拉着眼皮,唇角浮起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何心瑶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那个地方,人多可不一定有用。人多固然实力会更强大,但,也容易招惹到更多的魔兽,如果遇到狼群的话,你们就是人再多,也只是美餐。”

  “为什么不敢?本姑娘说过,在外门,还没有我害怕的存在。听着,我答应了,如果我赢了怎么办?”

  其实,何心瑶看秦冲那煞有其事的模样,也有些怯怯。

  不过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可没有脸说出否定的话来。

  更何况,秦冲不是也要去吗,他不害怕,自己也没必要恐惧。

  相信他不会傻到连自己的命也赔进去。

  “你如果赢了,我自然会对你心服口服,以后遇到你,我都会绕道走。”

  对于那处湿地,秦冲清楚无比。

  如果换做其他人,秦冲还会思虑一二,但何心瑶和她这帮跟班,秦冲却信心十足。

  人多,有时候也可能坏事。

  “好,就如你所说,你输了,我要你当着众人的面给我道歉,而且还要说出你如何欺骗胡师叔,九天之内练出剑耀。”

  到了这个地步,何心瑶骑虎难下,反而把心一横,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心瑶师姐,这点小事,何必你亲自出手,有我就够了。”

  眼见着何心瑶和秦冲两人似乎有些亲密的样子,旁边的宋庆可就不舒服了。

  入门的那天,他第一次见到何心瑶,顿时就惊为天人,心里早已经将其内定为自己的伴侣,一直想找个办法把何心瑶追到手。

  但是遗憾的是,他的天赋与何心瑶比起来却是差了许多,连想要接近都成了奢望。

  此次考核,他自告奋勇的贴了上来,一路上踊跃表现,总算是让何心瑶对他有了些许的好映像。

  可惜,所有的努力,都在刚才被秦冲所破坏了。

  虽然恨秦冲恨得牙痒痒,但从秦冲不经意间露出的实力来看,他自己一个人怕是不易做到。

  所以听到秦冲和何心瑶要打赌,他便是猛地跳了出来,想替何心瑶揽下这份看起来有些危险的打赌。

  二阶魔兽?

  简直是笑话!

  云凌峰他也来过,从未遇到过二阶魔兽。

  他敢断定,秦冲定是在说谎,目的,说不定是和自己一样,想靠近何心瑶。

  “你?秦冲,你说的打赌,只是将树心挖出来便是胜利者吧?如果我找人帮忙的话……”

  何心瑶有些犹疑不定。

  毕竟是女人,对于未知的东西,她还是有些许的畏忌,就怕秦冲所说属实。

  现在有人愿意帮助她,她自然乐意万分。

  可她担心秦冲到时候说她不是亲手完成,来个死不承认。

  “我说了,你可以找任何人,任何团队帮助你,最终的结果,我只认冰息树的树心。”秦冲像是一下子改变了性格,很为何心瑶着想。

  “这可是你说的!小子,你听好了,云凌峰我也来过数次,什么湿地之类的危险,我根本就不在乎,你就等着给心瑶师姐道歉认输吧!哈哈哈哈……”

  想到自己居然在这种时候有机会雪中送炭,赢得美人心,宋庆再也掩饰不住脸上的愉悦,仰天狂笑。

  “也许吧!”

  秦冲摊了摊手,懒洋洋的把双手往脑后一抱,朝着山林深处望去。

  “我来带路,免得你们找不到目的地。”

  话必,秦冲轻一提脚,快速的奔跃而去。

  “小子,你可要当心,别一个人充大头被魔兽吃了,那就太无趣了。”

  眼见秦冲不过片刻,就已经消失在山林间,宋庆扯开嗓子,“好心”的道。

  那嚣张而狂傲的声音,回彻在林中,砰然炸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