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达数十丈的悬崖上,一人一蟒乍然撞在一起。

  酷I◇匠网正b#版#Z首T$发c

  只见空中闪过一道诡红的气浪,惨然的嘶嚎回荡在崖间。

  而后,秦冲那迅疾的身体略微拔高了一些,堪堪抓住了古树。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手心、背上,已经蒙上了密麻的细汗。

  转过头,但见石壁之上,有一条长长的血迹从上拉下,触目惊心。

  一瞬!

  仅仅是一瞬,极尽危险的接触便已结束。

  毕竟已经是练出剑耀,一只脚踏进了武徒四重的武者,秦冲的反应快了红冠蟒一丝。

  就是这微不足道的一丝差距,让秦冲惊险的存活了下来,而红冠蟒,则是断成两截,摔下了悬崖。

  秦冲的衣衫,只是被红冠蟒锋利的尖牙划破。

  断剑的锋利程度,并不像它剑刃表现出来的那样钝滞。

  湮灭了突如其来的威胁,秦冲轻松的将仙龙草采集了下来,想了想,选择了一个方向,掠纵而去。

  这次他的目标,是一块有着危险雾瘴的湿地。

  之所以说它危险,是因为这处湿地虽然看起来不算太大,却有着无数隐藏在暗处的杀机。

  哪怕是一颗小草,一滩死水,一尾不起眼的小鱼,都可能是致命的杀手。

  但是,那里有着诱人无比的珍贵灵草,其中,还有一株任何人见了都会不顾一切的东西,冰息树寒木!

  以前秦冲抱着侥幸进去过,但只深入了丈余,就狼狈的逃了回来。

  让他差点死在里面的,是一根普通杂草。

  他刚刚踏入那里,那根杂草便是毫无征兆的缠上了他的脚踝。

  这一回,他准备再探湿地。

  哪怕有再大的风险,他也必须尝试一下。

  因为,那颗冰息树,对他来说太过重要。

  妹妹秦霜患有怪病,病发的时候全身火热,身体烫得像个火炉。

  每次一看到妹妹那因炙热到难受而咬穿的下唇,秦冲都感觉内心如有刀绞,十分难受。

  可这有什么办法,为了给妹妹降温,他差点愁白了头发。

  云凌峰上的冰块,沈南燕炼制的降温丹药,甚至是从山顶取下寒潭之水浸泡,但都没什么用。

  百般无奈,沈南燕说有一种叫作冰息树的寒木,不仅能够让武者快速的修炼,而且对于身体偏阴的女子,很有好处。

  找遍了自己能够去的地方,总算在湿地里发现了一株。

  但那个地方,实在太过恐怖,有一次,秦冲便是亲眼见到一个被灵草冲昏头脑的武者,直接被拖进了泥潭。

  秦冲正踌躇的想着进入湿地的办法,迎面却走来几个穿着万剑宗宗门服饰的武者。

  领头的一人,却是那长相抚媚,对秦冲有着莫名敌意的何心瑶。

  何心瑶倒是眼尖,隔着很远就已经看到了秦冲,几步抢到了秦冲的面前,扬起那尖尖的下巴,得意的的道:“秦冲?呵呵,想不到你居然安然的存活到了现在,没有被魔兽咬死,还真是苍天无眼啊。”

  说话的时候,何心瑶完全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在俯视秦冲,话语里的戏谑,连个傻子都能感觉出来。

  秦冲看到何心瑶的时候,本想换个方向,此刻却是无奈的被拦下,登时脸色一变,冷哼道:“我到底怎样,与你何干,你关心错对象了。”

  “我会关心你?真是笑话!我是担心考核结束,你两手空空,会让我太过无趣。”何心瑶柳眉一竖,嘲讽的道。

  “你似乎有点自我感觉良好?首先,我并不想和你争夺什么考核第一,你采集到多少灵药与我无半分关系,其次,请你让开,不要像个苍蝇一样挡在我的面前!”

  秦冲斜斜的瞥了何心瑶一眼,冷声道。

  “你!气死我了,你一个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才恢复武脉之人,居然说我苍蝇,你……你……”

  浑身发抖,脸色铁青的你了半天,何心瑶却找不到太多的话来斥责秦冲,气得直跺脚。

  “既然你认定我是走了狗屎运,又何必来和我这个走了狗屎运的人说话,烦请师姐让开,我还要去采集灵草呢。”秦冲退了退,想从旁边让过去。

  “混账!居然敢这样对心瑶师姐说话,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见何心瑶一时语塞,她旁边的一个清秀少年站了出来,只差把口水吐到秦冲脸上了。

  “脑子不对?我走自己的路,你们脑残似得来堵着我,莫非我还不能反驳了?”秦冲抬头望着此人,唇角浮起一抹嘲讽。

  “哼,心瑶师姐好心和你说话,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有何资格恶语相向。”

  清秀少年踏前一步,双目射出危险的光芒,像是要生吞了秦冲一般。

  “资格?福气?你又是谁?在这里像个小丑般的大呼小叫。”秦冲打量了下面前的家伙,语气中有些不耐。

  “小丑?你敢说我是小丑?看来不让你长点记性,你还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清秀少年被秦冲一阵讥讽,脸色顿时涨得通红,怒意冲天。

  说完,他便是脚下轻一交错,在原地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犹如一道轻风,不过瞬息就已经欺进到了秦冲的面前。

  “我就代替心瑶师姐,教训教训你。”

  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见他的手已经扬在半空,拉过一抹凌厉的轻啸,直直的向着秦冲的脸庞拍了下去。

  “好快的速度,宋庆师兄不愧是此次考核中仅次于心瑶师姐的高手。”

  “那小子也是可怜,惹什么人不好,偏偏惹上心瑶师姐和宋庆师兄。”

  “嘿嘿,宋庆师兄在外门出了名的狠辣,这下那小子该要吃点苦头,长点记性了。”

  他们的眼中,已经浮现出了秦冲那肿得老高的脸颊,一个个口水横飞,仿佛化成绝世高手。

  “啪!”

  清脆的响声回彻在这山间野道上,惊得四周的鸟虫蚁兽四散而奔。

  宋庆那落将而下的手掌,出人意料的停顿在了半空中,宛如遇到了什么阻力一般,再也扇不下去。

  他的手腕,竟然被秦冲一下就擒住,动弹不得。

  由于力道太猛,以至于秦冲在抓住他的手腕时,居然响起了不下于耳光的声音。

  那些等着看好戏的家伙,一个个惊讶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擦了擦眼睛,表情各异的停滞在数秒前。

  “怎么可能,他竟能后发先至,截住宋庆师兄的的手腕。”

  其中一人率先恢复过来,骇怪的叫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