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头高达丈余的野兽,它全身长满了黑色的长毛,在奔跑时,长毛都被风带了起来,让人不禁悚然。

  奔跑间,那张开嘴后龇着的尖长利牙,留着恶心的涎水,无论谁见到,都会不寒而栗。

  “不好!是熊怪!”

  三人中领头的那位反应比较快,一下子就分辨出了冲出的庞然大物,是一头豪熊。

  而且是处在狂暴状态下的豪熊。

  豪熊平日里虽然凶暴,但其实不轻易攻击人类。可一旦人类触犯到它们的利益,它们就会疯一般的冲出,直至撕裂人类为止。

  他们,显然是撞到了豪熊的老窝里,激怒了它。

  “快跑!”

  此人看到蓦然从黑暗中冲出的庞然大物,霎时吓得腿脚发软,再也顾不得什么灵草了,保命要紧。

  但他才跑出两步,才发现似乎少了一个人。

  “那小子哪里去了?”

  他终于发现了,被他们遗忘的秦冲,此时不见踪影。

  但这也只是让他一愣神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很难去顾及一个消失的小子。

  然而,他反应快先跑出数步,其他两人可就迟钝了些。

  其中一人,看到豪熊时,只见豪熊已经跃在半空之中,张开的熊掌中,尖长的利爪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

  眼见无法逃脱,他拼命克制着内心的恐惧,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拼命克制住内心的恐惧,用力将长剑拔出,向着豪熊刺去。

  可惜的是,他的剑才递到一半,那巨大的熊掌,就已经拍到了他的胸口。

  下一刻,便见他还算强壮的身躯,犹如断线的风筝般,直接飞了出去。

  胸口处,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恐怖爪痕。

  “啊……”

  凄厉的惨叫回彻在山洞中,让另外两人害怕得直打寒颤,恐惧一瞬间已经渗透到了血液之中。

  “跑也跑不掉,跟它拼了!”

  领头的人看了躺在地上抽蓄的人一眼,不禁有些头皮发麻,知道跑也跑不过,还不如鱼死网破,说不定还有机会。

  说完,他便是取出了背上的长剑,怒吼一声,脚下一跨,荡起一道寒芒,劈了出去。

  另一人并不想拼命,但见自己老大已经上了,无可奈何的冲了上去。

  事实证明,他们有些异想天开了。

  两人一个武徒二重,一个武徒三重,想要劫杀一头处于狂暴状态下的豪熊,除非发生奇迹。

  “你们不是要灵草吗?灵草是有了,不过你们的小命,恐怕是要丢在这里了。”

  一个隐蔽的石壁缝隙中,秦冲目睹了三人从惊喜到惊慌的过程。

  为了给秦霜采药,云凌峰上的危险,他可谓熟悉无比。这个山洞他已经来过多次,对于里面的豪熊也是了如指掌。

  那几株灵草,是豪熊平时的“食物”。

  豪熊本是普通的野兽,但凡事都有例外。

  这头豪熊,已经处在了野兽的最后阶段,离着进化成魔兽,已经差不太远。

  豪熊能够如此快速的进化到这个程度,就是吸食灵草的灵力所致。自己地盘的“食物”被抢夺,豪熊自然会暴怒。

  它虽然还未进化到魔兽,却也是凶悍异常的野兽。

  哪怕是武徒三重的人类武者,也不敢轻言战胜。

  狂暴过后,它的等级更是提升一阶,无论是力量、速度、敏捷,都大为提升,实力比之一阶魔兽也丝毫不差,哪是这三个家伙可以应付的。

  才过去几分钟,战斗就成了一边倒。

  三人虽然平时合练过一些简单的阵式,但比起豪熊,实在不在一个档次,勉强对抗了一会儿,每个人就都受了轻重不一的伤势。

  那个最先受伤的,参战最少,反而情况还要好些。

  他并不蠢,三人中最强的老大都苦苦支撑,岌岌可危,自己更无机会。

  于是乎,他计上心头,眼珠子一转,怒喝着划过一道寒光,似乎是想拼命。

  但是他的剑却不是劈出,而是扔出,目地,就是转移豪熊的注意力。

  当豪熊下意识的躲闪时,他脚下猛踏,一下子溜到了老大的后面,转身就跑。

  4=看`"正版章g=节.、上!`酷匠网^

  “老三,你他娘的混蛋!”

  领头见自己被小弟利用了,气得直骂娘,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

  只是么,他这个愿望好像无法实现了。

  豪熊被成功的激怒,更加凶吝的扑了上来。

  “大哥,你们先撑着,我去找人来帮忙。”

  开溜的家伙回头一看,自己老大那平日里魁梧的身躯在豪熊的面前,显得如此渺小和无力,比起蝼蚁和大象,好不了多少,顿时加快了逃跑的脚步。

  “不用找了,我就在这呢。”

  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回响在他的耳畔,随即,他便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无边的黑暗向他袭来。

  “你……武徒三重巅峰!”

  将死之时,此人才知道秦冲的实力,竟然比起他来丝毫不差!

  “我从没有否认过自己,只是你们太愚蠢,平时跋扈惯了,便认为谁都和你一样垃圾。”

  将断剑从此人的身上抽出,秦冲冷冷一笑。

  轻松的干掉这个先前嚣张霸道的家伙,秦冲将他身上的灵草取走,返了回去。

  山洞里,厉声赫赫,兽声嘶嚎,两道渺小的身躯,在作着最后的抵抗。

  剩下的两位还在和豪熊奋力厮杀,但看得出来,两人已经是强弩之末。

  未久,一人的反应慢了一拍,意识到不好,却为时已晚,脑袋被豪熊一巴掌拍中,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是你?原来是在捣鬼!”

  最后仅剩的领头之人,趁着豪熊未缓过气来的间隙,疯一般的对着洞口冲去。

  不过他才冲出几步,就见一个身材瘦削,目光如电的熟悉身影挡在了面前。

  赫然是带他们到这里来的小子!

  只见后者一脸淡然,眉宇间挂着若有若无的淡淡冷意,那深邃的瞳孔,在嘴角浮起的刹那,在面皮的挤压下,微微眯起。

  到了此刻,他哪还不明白,他们被耍了。

  这一切,根本就是这小子设计的陷阱。

  目的,肯定是想等他们和豪熊拼得两败俱伤,来个渔翁得利。

  “现在才明白?可惜啊,有些晚了。”秦冲戏谑的打量着浑身是血,伤痕累累的少年。

  “你……你到底是谁!”

  领头之人突然想起,他对眼前的少年,了解太少。

  “外门弟子,秦冲。”

  秦冲淡淡一笑,那柄泛着妖异红光的断剑,似乎更加诡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