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罢,胡长天双眼微微一闭,那柄悬浮着的长剑,表面开始出现了古铜色的光点。而后,那些光点出现的速度开始加快,未过多时,整柄长剑的表面,便是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古铜色光芒。

  “一旦达到剑耀的程度,你手中的灵剑才能运用自如,发挥出更强的实力。”说罢,胡长天将长剑收入剑鞘之中。

  “好厉害啊!”一名子弟激动喊道:“长天师叔,赶紧教我们控剑术吧!”

  “教?”胡长天一声冷笑:“控剑术就是这样,该说的我已经说了。其他的,只有依靠你们自行领悟了。”

  胡长天的话,令得不少子弟顿时有些错愕。

  要知道,控剑术的四个层次,难度可是不小。比如那第四个层次,御剑。便是许多人难以突破的桎梏。而现在对于他们这些刚刚参加考核的人,怎么可能自行领悟控剑术。

  “我身后的这片丛林,将是你们掌握剑耀的场所,很多柄剑已经放在里面了,去找到契合自己剑武魂的那一把。当然,那些一阶魔兽,就是你们的修习对象。未练成剑耀者,不得出来。”胡长天说道。

  “什么?长天师叔疯了吗!”一个子弟一脸愕然:“剑耀虽说是控剑术第二层,但要掌握,最快也需要一个月。长天师叔这是要我们跟那些魔兽呆一个月?”

  “太过分了,要是死在里面怎么办?虽说一阶魔兽实力并不强,但是要是同时出现两头,甚至是三头,我们这里绝对没一个人能撑得住。”另一个子弟担忧道。

  胡长天苛刻无比的训练要求,让不少子弟惊愕的同时,开始不满的抱怨。

  对这一幕,胡长天只是静静的看着,因为这对他而言,非常的正常。这丛林内的修炼,确实及其的艰难。这不单单是对剑术的考量,更多的是对剑修心境的考核。

  只不过,作为一名剑修,若连这点胆量都没有,还当什么剑修。

  胡长天戏谑的望着那彷徨的一张张脸颊,心内越发的不屑,想当年自己苦修之时,可没这么怂。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在秦冲身上时,他的脸色却是微微一震。

  “长天师叔,可以开始了吗?”秦冲走了过来,微笑道。

  “你准备好了?”秦冲的速度,让胡长天有些始料未及。当年的自己,可也是经过一番慎重思考的。

  “这没什么好准备的吧。”秦冲看了眼前面的丛林,微笑道:“只要练成剑耀,那些一阶魔兽便不在话下了。”

  “呵呵,秦冲,剑耀虽说是第二层,但也并非轻而易举的。”胡长天见秦冲说的轻松,有意提醒道。

  “是有些难度,可能需要……十天左右吧。”秦冲想了想,说道。

  “十、十天?”胡长天就算再不苟言笑,此刻也是一副讶异的模样:“秦冲,话不要说的太早了。最快的记录也是十五天,而且这个记录,三年来没人打破了。”

  “因为那三年,我都没能参加这个考核。”

  “呵呵,是吗?那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胡长天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依然有些怀疑。

  看到秦冲走入丛林,另外五个人,也是不露声色的走了进去。

  “快,不能让他们将士级灵剑给抢了。”

  不少子弟见秦冲等人率先进入丛林,担心那本就不多的士级灵剑被人夺走,咬咬牙也都跟进去了。

  望着这郁郁葱葱的丛林,秦冲倒是有些熟悉的感觉。

  “给妹妹准备的药,只够十天了。”望着一颗树上留下的巨大抓痕,秦冲想道:“无论如何,十天后,我都必须回去了。”

  “听长天师叔的口气,这座丛林内,应该是会有不少灵剑才是。”

  秦冲如鹰隼一般的敏锐目光,在绿影斑驳的丛林内扫视着。果然,不远前的一处类似坟堆的土包上,斜插着一柄甚为朴实的长剑。

  “有胜于无。”

  若是换做常人,看到那露出的剑柄如此不堪入目,定会甩手离开。

  而对于秦冲而言,真正强大的剑修,在于武魂的修炼,而非外体。纵是这柄灵剑残败无比,对他影响也不大。

  更重要的是,秦冲得时刻提防着,香琴口中的那波人。

  走上前去,将土包上的剑拔了出来,秦冲不由得一怔。

  *b酷匠网Z3唯一I正V◎版,I其他都是|f盗78版)

  只见这柄灰色的长剑上满是泥土和秽物,握在手中甚是轻盈,几乎没一点重量。而那原本该是极为锋利的剑刃,却是钝了许多。更重要的是,这柄灰色长剑,被人硬生生的折断,只剩下手中的一半。

  “这……这也太垃圾了吧!”

  有些错愕的握着这柄灰色断剑,秦冲想不到还有比这看起来更无用的剑。

  “罢了,罢了。”

  看着这柄被埋没得灰色暗淡的断剑,秦冲不由得想起自己在万万剑宗的身世,顿生相惜之感。

  “救命!”

  正在秦冲观察这柄灰色断剑的同时,却是听到一道那颇为焦急的寻救声。

  “香琴?”秦冲抬起头来,朝着远处眯眼望去,不由脸色一变。

  只见香琴那张俊俏的脸颊,满是惊慌的神色,而其背后狂追的,正是随着秦冲进来的那五个少年。

  “该死,离这么远!”未加思索,秦冲忙是运转体内玄气,直冲而出。

  “贱人,看你往哪跑!”为首的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左脸上有一条狭长的刀疤,看起来尤为凶狠。

  “大哥,我们前后包抄!”另一名少年,贪婪的望着香琴那窈窕的背影,舔了一口干燥的嘴唇。

  未过多时,五个人便是呈包夹之势,将香琴团团围住,一个个脸上,全都是猥琐至极的神情。

  被夹在五人之中的香琴,就像一只柔弱的绵羊般,全身发抖。

  “小贱人,你倒是跑啊,跑啊!”一个少年故意让出了一个空隙,戏谑道。

  “竟敢偷听沙师兄的计划,胆子可不小啊。”为首的那名刀疤少年,肩膀上扛着一柄青铜级极品重剑,冷笑道。

  “我……我没偷听。”香琴脸色一片苍白。

  “还敢狡辩。”刀疤少年往前一步,看着香琴畏惧的向后退,不由得怒从心来,将香琴一把扯了过来,恶狠狠道:“小贱人,沙师兄让我们绑了你和秦冲那废物。但是爷看你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改变主意了。”

  刀疤少年的话,引得其余四人一阵狂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