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峰后山,几只白鹤掠过,清泉汩汩,云雾袅袅,一片祥和。

  山内一处崖谷,有十三柄高达百米的巨型长剑,巨剑之中的杂草地,立着一尊长满青苔的高大石碑。

  石碑之上刻着两个苍劲无比的猩红大字。

  剑崖。

  崖谷正中,百来个稚气未脱的少年身着劲装,盘膝而坐,一脸肃穆。

  “唰唰……”

  忽的,只听得前方林木作响,众少年同是睁眼望去。

  “气沉丹田,五官同闭。修剑修心,心剑合一!”

  一道深沉的嗓音传来,便是见一身背古铜色长剑的中年男子信步而出,跃于一处石台之上,身板挺直,不怒自威。

  众少年一见此人,皆是纷纷低头,眉宇间多出了一分忌惮。

  这可是极为严苛的胡长天师叔,谁敢招惹?

  “欲修剑,先修心。尔等小徒,既能入得剑崖苦修,奈何受不住一点声响?”

  胡长天环视一圈,声若洪钟:“武魂之中,剑魂居首。你们皆是拥有剑武魂的,更当刻苦才是。他日,才能成为那令人敬仰的存在。”

  “这十三柄圣剑,便是万剑宗十三代杰出宗主所驭之剑。想成为执掌天地的剑修,你们的路,还远着!”

  众少年抬头凝望着那十三柄高耸入云的巨剑,每一双目光都变得极为炙热,拳头也是悄然握紧。

  “谁在那里!”

  猛地,中年男子爆喝一声,目光凶狠的瞪向杂草地。

  死一般的沉寂。

  “剑崖乃我万剑宗圣地,擅闯者,杀!”

  胡长天的语气渐渐变得阴寒,鬓角处的长发,无风自动。

  “是、是我,长天师叔……”

  一个脸色枯黄的瘦削少年,从一块毫不起眼的杂草内缓缓爬了起来,紧张的站着,忐忑无比的望着胡长天。

  “又是你,秦冲!”盯着这个满头杂草的孱弱少年,胡长天怒道:“剑崖乃我宗圣地,岂是你能来的地方,滚!”

  众少年见是秦冲,短暂的惊讶过去后,更多的是一阵哄笑。

  “长天师叔,我……我也想和他们一样学剑术,我也想当剑修。”

  更●新最*{快/上酷s匠B网3

  咬了咬单薄的嘴唇,秦冲握紧了小拳头,抬起头勇敢的说道。

  “哈哈哈!”却不料,胡长天一阵大笑,而后寒声道:“你因盗取万剑宗剑术而被挑断右脚足少阳胆经,导致武脉被废,如今已是不能修炼的废人一个,如何能修?”

  刹那间,一双双寒冷的目光,如针一般刺在秦冲的脸上。更多的冷光,则是在秦冲那显得异常僵硬的右脚上。

  “我没有偷,没有!”

  秦冲的双目变得通红,近乎嘶哑的喊出声来,但声音在这剑崖之内,显得极为无力。

  胡长天瞥了一眼秦冲,怒道:“我再说一遍,给我,滚出剑崖!并且永远不得靠近半步!”

  秦冲身子一颤,忍着双眼中委屈的泪花,咬牙乞求道:“长天师叔,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只需要一个机会,我就能,就能……”

  “你就能怎样?哼。”胡长天冷笑一声:“你可知剑修最基本的是什么?”

  秦冲猛地一怔,目光不由得低垂下去,脸上是一抹痛苦之色。

  胡长天看在眼里,抱着双拳转身扫向那群子弟,沉声道:“剑修最基本的,乃是剑武魂,而他的武魂,是废武魂。”

  百来个弟子哗的一声,脸色各有不同,但更多的是,同情和冷漠。

  在一个依靠武魂修炼的世界,武魂变废的人,便是一个废人。

  而一个因偷盗而被废除武脉的废人,更是彻头彻尾的废物了。

  只是,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曾背着自己妹妹连走百日的坚强少年,如今会这样落魄。

  “长天师叔,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可以唤醒它,一定可以,喝!”

  双眼发红的秦冲,因为委屈和紧张而憋红的小脸,变得极为认真。未过多时,便是见得一只紧闭着的红色眼睛浮现而出。

  然而,这只拇指大小的眼睛,紧闭着瞳孔,没有一丝的力量波动。

  秦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秦冲,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为了给妹妹治病,为了报家族之仇,一定要成功!”

  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只怪异的红色眼瞳,愣是没有丝毫动静。

  人群中,也是传来了阵阵戏谑之声。

  “死瘸子,真烂,呸。”

  “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了,看他那怂样,真是笑死人了。”

  “就是,麻雀就是麻雀嘛,怎么也成不了一只凤凰。”

  众人的戏谑之言,令的胡长天眉头一皱。

  “都是同门,何故取笑?修剑修心,正道剑道,你们都忘了?都给老子滚,半个月内不准到剑崖修行,滚!”

  胡长天的愤怒,让众少年皆是面露惧意,虽心有不甘,但又不敢违抗。忙是收拢了下东西赶紧离开。其间,却是有几个少年,临行前转头怨毒的瞪了秦冲一眼。

  “你也够了,秦冲!”胡长天厉声道:“事已至此,何不认命?去学一些有用的手艺,也比这好过千百万倍。”

  胡长天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剑崖,那正要离去的众少年纷纷扭过头来,脸上不约而同的带着一抹嘲笑。秦冲脸上的刚毅,此时也是渐渐的消弭下去。冷风席卷而来,那单薄的身子,竟是有些摇晃。

  “唉……”秦冲看了眼众多同门师兄弟冷漠的嘴脸,又看了下震怒的胡长天,挤出了一丝苦涩的笑:“长天师叔,诸位师兄弟,秦冲……打扰了。”

  言罢,秦冲别过头去,心中的苦闷终于抑制不住,唇角剧烈的颤抖着,泪水无声的流淌而下。

  他仰起头使劲的吸了下鼻子,而后用力掐着自己的手,控制着委屈的哭声。

  他不能让背后那群人再度取笑他。走,也要走的坚强。

  那道孤独落寞的身影,在长满杂草的下坡道上,凄凄离去。

  只是任谁也没注意到,秦冲头顶始终紧闭的红色眼瞳,竟是隐隐睁开了一条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