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洁的月光下,铁剑峰茂密的林木如大片黑色剪影。

  三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在林中疾奔,他们都是练肉二重实力,算不上高手。但他们脚步轻盈,速度极快,轻功却是不弱。

  跑在最前面的那个男子肩上扛着一个只穿了贴身薄衣的少女。

  少女双眸紧闭,全身柔软无力,在那人肩上一动不动。

  后面两人目光警惕,一边跑一边不断地扫视各处。

  月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洒下银色光斑,像是在林间铺下明暗交错的道路。

  一道人影迅捷如流星,踩踏着地面斑驳的月影,在林间迅速奔行,飞快地拉近着与三人的距离。

  “谁?!”

  三人惊觉,低喝出声。

  后面两人停下脚步,锵然拔出佩剑。

  只见一道人影带着漫天冷意疾奔而来,林木的黑影遮挡下看不清他的面貌。

  那人影速度太快,狭裹着冰冷的夜风从暗处冲杀而出,地面震响,碎土横飞,那人借着狂冲的势头凌空而起!

  月下之下,有冰冷的剑吟声响起,长剑出鞘,寒光四射。那人身如怒龙一般,持剑狂杀而来!

  狂龙破!

  剑芒闪烁,将月光都搅得粉碎,风声撕扯呼啸,无人可以看清他到底出了多少剑!

  后面的两人满目惊恐,挥剑格挡,连连后退想与第三人汇合。

  更新;最x-快Y*上Vj酷)匠*t网^

  然而长剑交击,冷声炸响。两人合力,竟挡不下这一招!

  那人低喝,剑意冲霄,林间树枝震颤,碎叶飞舞。

  剑光狂舞,威势更盛!

  两把长剑凌空飞起,林间剑光闪烁,鲜血横飞。

  两人惨嚎着跪倒在地,面容扭曲,涕泪横流。他们四肢尽断,丹田气海也被那人一剑刺破,彻底成了废人。

  最前面那人甚至没来得及支援,两名同伴就已全部被废。

  他顾不得别的,冲两个同伴厉声喝骂:“你们两个住口!要把人招来不成?”

  地上两人心知事情败露的严重后果,他们身躯颤抖,忍着全身疼痛,满脸是泪地将惨叫声忍回了肚里。

  前方那人飞快地将肩上少女放下抱在身前,一手扣住了少女的脖子。

  他看着那持剑而立的恐怖身影,色厉内茬地狞声叫到:“你可知道我们是为谢辉师兄做事的!这个女的是谢辉师兄要的,你敢阻拦我们,不怕谢辉师兄的报复吗?”

  那持剑的人气息一片冰冷,一步步向前,任月光照清他的样子。

  他的目光冰冷如刀,透出慑人的杀意:“又是谢辉···”

  “秦风!?”那人双目瞪大,眼中满是愤恨与怨毒:“你不过是仗着有楚长老撑腰而已,别太得意忘形!上次你砍下王浩的手,是谢辉师兄大度才不跟你计较,你真当谢辉师兄怕你不成?”

  秦风脸上的冷意几乎结成寒冰,一步步上前:“那你又当我怕他不成?!放开那女孩,我可以考虑给你不断你手脚。”

  那人冷汗直冒,他用力掐着少女的脖子,叫到:“你住口!在那里停下,收起你的剑!否则你信不信我这就掐死她!!”

  他心惊胆战,万分恐惧,手上不断的加力,那少女的呼吸越来越弱。

  秦风目光冰冷,停下脚步。

  他头颅微低,缓缓收剑入鞘。

  那人刚松了一口气,却见见秦风蓦然抬头向他看来,冰冷的剑意横跨十数米的距离直杀而来!

  那人满目惊恐,全身剧颤,心神大震。

  一声剑响如龙吟,秦风锵然拔剑,长剑脱手飞旋而出。

  剑吟震响,冰冷的长剑如一条银龙一般狰狞狂舞,破空杀去!

  飞龙出渊!

  许多人都知道飞龙剑法里的飞龙出渊是一门拔剑术,却少有人知道,这还是一门拔剑飞剑术!

  长剑飞出,带着无尽冷意,直接斩下下那人掐在少女咽喉的手臂!

  长剑飞旋而回,秦风早已狂冲而来,接住长剑。他目光一片冰冷,持剑冲杀而过!

  “啊!!”

  一声惨嚎响起,林中宿鸟惊飞。

  剑光散去,秦风抱着那仍然昏迷的女子离开树林。

  林中只剩下四肢尽废丹田被毁的三人,涕泪横流,颤抖哀嚎。

  秦风走出树林,正碰上被那三人的惨叫吸引而来的几名女弟子。秦风将怀中女子交给她们,转身离开。

  ····第二天上午,铁剑峰丹堂。

  授课大殿里,众弟子正襟而坐,苍火长老面色不善地将秦风叫到前面。

  原本的红色丹炉已经炸毁,此刻前方摆着一尊青色丹炉,这青色丹炉造型厚重沉稳,看起来十分结实。

  看来苍火长老被上一次的炸炉吓得不轻,特地换上了这么一尊号称“无论如何都不会炸”的“青山炉”。

  苍火长老指着青山炉,道:“秦风,一周已经过去。今天你若能用这丹炉成功炼制一炉二品丹药,那你过去所犯的过错,我就既往不咎。但你若练不成,今天就给我离开丹堂!

  记住,你一共只有三次机会,好了,你准备好了开始吧!”

  青山路旁边,两名腰间挂满储物袋的男弟子满脸笑意,对秦风说道:“不知秦风师弟今天打算炼制什么丹药?我们这里有各种炼丹的材料,可以免费提供给你。”

  秦风眉头微皱,冷声道:“不必了,炼丹材料我还拿得出来。”

  两人面色微变,却也不恼,笑着退下。

  秦风认得出这两人是与陈浩申一路,看自己不顺眼的人。他们竟会好心到给自己提供炼丹材料,多半是在材料上动了手脚。

  秦风来到青山炉前,并未急着点火炼丹,而是将这丹炉仔细检查了一番。

  苍火长老面色有些难看,怒哼了一声,这丹炉是他找来的,秦风竟然怀疑他在丹炉上做手脚不成?!

  秦风对于炼丹炉的构造只懂一些皮毛,而且这青山炉与他自己丹房里的那个丹炉不是一种,构造略有不同。

  秦风将青山炉里里外外检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却是对这青山炉的构造大致有了了解。

  秦风目光闪动,心里有了底。

  他不再耽误,将一块块火木扔进炉灶点燃,火焰霎时窜起。

  秦风一拍储物袋,一种种材料纷纷跳出,被他投进丹炉里面。

  第一次炼丹,正式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