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打扰一个修炼到紧要关头的人是最基本的常识,大殿之中,众人虽然心情各异,想笑、想骂···但此刻都自觉地忍着。

  偌大的一个大殿,只有丹炉里面炉火的燃烧声。

  大师姐以手捂额,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良久,秦风身上气息轰然暴涨,滚滚风浪释放开来,他的实力突破到了练肉二重的中期。

  秦风睁开眼睛,目光深邃,有精芒闪过。只不过,他的眼中,却带着一丝苦笑。

  他本意只是在课上修炼打发时间,可突然修炼到要突破他也没办法。

  长老须发皆颤,指着秦风怒吼。

  “站起来!”

  长老的一声吼叫震得大殿都颤了两颤,许多人幸灾乐祸地偷笑。

  这苍炎长老是出了名的脾气暴躁,此时又积满了怒火,秦风是要遭殃了!

  陈浩申冷笑不已,大师姐则是满目担忧。

  秦风倒是面色不变,施施然站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苍炎长老厉声问道。

  “秦风。”

  大殿之中忽然一阵微微骚乱,不少人低声私语。

  秦风靠斩杀李山才得以进入外门,而李山曾是铁剑峰丹堂的弟子,因此,丹堂众弟子多少都听说过他的名字,只是今日才真正见到。

  苍炎长老怒吼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是第一次来听课吧!真是威风啊,许久不听课,好不容易来一次,竟然在课上修炼,还修炼到突破。你当这丹堂是什么地方了?!”

  秦风面色诚恳,正打算好好道个歉。那苍炎长老却不给他机会,接着怒吼咆哮。

  “你如此不尊重授课,不尊重长老,想来你是炼丹技术高绝,看不上我们丹堂的这点东西是吧?既然如此,不妨你上前面来讲课,让我们也听听你对炼丹的高深理解?”

  苍炎长老的态度做法让人不喜,秦风眉头微皱。

  他摇头道:“弟子不懂炼丹,没什么可讲的。弟子在课上修炼····”

  秦风本想好好道个歉,可苍炎长老又怒吼着打断了他的话。

  “哈,这么说你是不肯讲了?那也好,这里有一炉炼制一半的回生丹,你过来接手,将其炼制完成。让我们看看你那高超的炼丹技术!”

  秦风目光有些发冷:“弟子说了,不会炼丹。”

  苍炎长老怒目圆睁,吼道:“我让你过来!!!”

  这一声大吼带着长老的雄厚真气,声浪扩散开来,令许多弟子耳膜发痛,面色发白。

  众弟子噤若寒蝉,知道苍炎长老这是动了真怒。

  秦风的目光一片冰冷。他知道这苍炎长老打定主意要在课上羞辱他,不达目的不肯罢休。

  秦风站起身来,面色平静如冰,径直走到大殿前方。

  酷匠X网8。首P)发&

  苍炎长老喜欢看弟子对他畏惧而恭敬,喜欢看弟子被他的吼叫吓得战战兢兢。而秦风的淡定让他更加愤怒,他气息暴乱。须发飞扬,几乎想要对秦风动手。

  秦风来到淡定旁边,最后一次说道:“长老,弟子不会炼丹。”

  苍炎怒目圆睁:“炼!”

  这一声吼叫带着音攻之力,近距离之下,寻常弟子定然会万分狼狈,甚至被音波震伤。

  然而秦风衣发飞扬,身体挺直如刀,身体上红芒隐现,硬生生承受了这一吼,秦风目光凌厉,刹那间有无形的剑意逆斩而上!

  苍炎长老猝不及防,被那剑意惊出一身冷汗,小退了半步。

  被一个弟子吓退令苍炎长老煞是羞愤,然而他想到刚才那道剑意,心中微动,不知想到了什么什么,阴沉着脸没有再发怒吼叫。

  秦风转身面对这那丹炉,面色一片冰冷。

  他一手抓起旁边的大筐火木,全倒进了丹炉下面的火里。

  火木易燃,释放的火焰也比寻常火焰强横得多,是炼丹炼器常用的燃料。秦风直接将一筐火木扔进火中,丹炉下面的火焰顿时疯狂燃烧,一条条火舌窜起,恐怖的热浪席卷开来。

  众人都是一惊,不明白秦风干什么。

  难道他真懂炼丹,有什么特殊的炼丹技术不成?

  秦风不理众人的错愕,开启炉盖,随手抓起旁边的各种炼丹材料,用手一握,各种材料全被捏成碎屑,扔进了丹炉里面。

  一种、两种、三种···各种材料流水一般被秦风扔进丹炉。

  此刻,丹炉里炼制的根本不再是回生丹,甚至连丹药都算不上,简直是一锅大杂烩。

  到这时,众人都看出来了,秦风不会炼丹,根本是在胡闹。

  众弟子暗自偷笑,等着秦风出丑。

  苍炎长老看着秦风一本正经的在哪里胡闹,也是怒哼一声。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练出个什么来!”

  轰!炉盖被盖上封死。

  秦风退出几步,静静看着那炉火熊熊的丹炉。

  一筐火木全倒进去了,不存在了控制火候的问题。至于炼丹的其他操作,秦风也不会,此时他除了在一旁看着,也做不了别的什么。

  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丹炉上,没有人注意到秦风刚才后退的方向是····大殿的门口。

  大师姐的脸上有愤怒、有同情,还有愧疚。他目光复杂地看向秦风,却发现一向冰冷得像块石头的秦风看了她一眼,眼中竟带着一丝狡猾和戏谑,甚至秦风的嘴角微微撤出一个弧度,竟像是在笑。

  大师姐使劲揉了揉眼,觉得自己一定是看错了。

  这个大冰块怎么可能会笑?!

  大师姐再看过去,发现秦风恢复了那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目不斜视。

  果然是错觉吧,大师姐嘟了嘟嘴,心情却是轻松了几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大师姐看着那丹炉,心想许多厉害的丹药都是在无意间炼制出来的,秦风一番胡闹,说不定也能炼制个特别的丹药出来吧。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师姐的这个想法越来越弱。

  她看着那丹炉,面色一阵阵变化,由最初的期待变成疑惑,再由疑惑变成···惊骇!

  此时,大殿里许多人都面色难看,一些人几乎要坐不住了。

  那丹炉本身是红色的,可是此刻,红的似乎有点过头了!

  大师姐猛地扭头看向秦风,而秦风也看向她。

  这一次,大师姐确定了,秦风果然是在笑。

  秦风口唇微动,大师姐辨认出来,秦风竟是在说:“快跑!”

  大师姐眼睛猛地瞪大,险些跳起来。

  而秦风,已经率先从大门跑了出去。

  大殿里,不知谁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

  “天啊!丹炉要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八贤王说:

  另外两更在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