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松峰上一处隐秘的院落之中,蓦然一道惊人剑意冲天而起,惊得周围林中鸟雀乱飞。

  屋中盘膝而坐的秦风蓦然睁开双眼,看向手中的石球。

  秦风搬到这处院落已经过去了三周。

  这三周以来,秦风除了潜心修炼外,每天都抽出半个时辰的时间来向神秘的白色石球众输送剑气,石球上的青色纹路越来越清晰,剑意也越来越盛。

  就在刚才,石球微微一颤,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变化!

  白色石球入手冰凉,光滑如玉。而此刻,在石球上,青色的纹路清晰可见,竟是组成了一副图画!

  白色石球上的青色图案终于是完全显现了出来!

  秦风心中激动,仔细观察那图案。

  青色图案古拙而晦涩,乍看毫不起眼,但秦风仔细查看之下,心中却掀起滔天大浪!

  ?酷!%匠《‘网G●唯f&一3正版',*其/他都pL是4盗版Ql

  这图案竟透出恐怖万分的剑意,其中似乎是隐藏着一式强大无比的剑招!秦风死死盯着那图案,耳畔似乎有万千长剑震响,眼前似乎有人持剑而舞,剑光闪烁!

  这三周以来,秦风借助血灵丹和充足的血气丹,实力突飞猛进,如今已是练血九重的后期。期间周雄来查看过一次,对于秦风的修炼速度十分满意。按照这个趋势,秦风应该是可以在剩下的一周里突破到练肉一重,通过年终考核。

  但如今秦风的全部心神都被那一式神秘剑招吸引,再不记得其他的事情。

  之后的三天时间,秦风都在参悟石球上的青色图案。他越是参悟,越是感到这一式剑招的强大和高深莫测!在参悟剑招的过程中,秦风的剑意也在一遍遍地被磨砺着,变得愈发锋锐。

  之后,秦风便开始修炼这一式剑招。

  这一练,就是四天!

  ····这一日清晨,秦风的住所之中剑意纵横,长剑卷动风浪掀起骇人的呼啸,宛若龙吟!

  剑风之中,秦风持剑而立,放生大笑。

  “练成了!这一式终于练成了!”

  经过一遍遍的练习,秦风终于是将这一式剑招练成,心中喜悦难以言表!

  院门蓦然被人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

  周雄在门外听到秦风的大笑,脸上也带上了几分笑意。然而当周雄走进院中,目光在秦风身上扫了又扫,他脸上的笑意缓缓凝结,面色阴沉一片。

  秦风的笑声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

  秦风的身上渗出一层冷汗,脸上的肌肉一块块地僵硬····直到此刻,秦风才想起来,这几天只顾着修炼那一式剑招,竟然是把修炼的事给忘了!

  周雄几乎咬牙切齿,怒到:“一周之前你就是练血九重后期,一周过去,你的实力竟然分毫未动!!这一周时间,你都活在梦里不成?!”

  秦风满脸歉意,行礼道:“长老恕罪,弟子这一周····”

  “不用说了,跟我走!”周雄大袖一挥,满脸不善:“今日便是杂役诸峰的年终考核,你让我脸上无光,你也休想好过!等下受众人嘲讽,你也给我在旁边受着!”

  说完,周雄转身便走。秦风满脸苦笑,只得跟上。

  杂役弟子年底考核的地点是在十二座杂役山峰之间轮转,而今年,正好轮到了赤松峰。

  秦风随着周雄来到赤松峰顶的广场,只见各峰杰出弟子在长老的带领下有序而立,一个个意气飞扬,满脸兴奋激动的神色。

  相比之下,赤松峰这边只有孤零零两个人,其中秦风还只是来凑数的。

  秦风不禁汗颜,深感周雄生气并不是没有道理。

  广场正中搭着一座高台,五座外门山峰的长老高坐台上,身后各跟着几名外门弟子。这些外门弟子目光撇着下面等着参加考核的杂役弟子们,眼中满是不屑。

  秦风随意一撇,竟然看到李山也在台上。

  李山站在一个灰袍长老身后,他的目光盯着秦风,满是怨毒和嘲讽。

  周雄与秦风是最后一组到的,一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尤其是作为跟在周雄身后的唯一弟子,秦风只感到刹那间有十数道强大的气息从自己身上扫过。

  广场上响起一声声轻咦,许多长老眉头皱起,目光古怪。

  而各峰前来考核的杂役弟子看到秦风的修为,先是一愣,而后纷纷嘲笑出声。

  “赤松峰只来了一个弟子,还以为会是多强的天才,没想到竟然是一个没有突破到练肉境界的废物!”

  “真不知道赤松峰长老怎么想的,带这个一个废物来丢人现眼。”

  “哈哈···你想啊,今年是在赤松峰举行考核,若是赤松峰一个人都派不出来,岂不尴尬?所以只好拉一个来凑数啊!”

  “有道理,有道理!只不过等下那人无法通过考核,岂不是一样的丢人尴尬?哈哈哈哈···”

  ·····众弟子的声音不大,但在场的人都实力不弱,谁都听得见他们的话。

  高台上,李山也阴笑道:“赤松峰周雄长老对那秦风极其看重,指望着他通过年终考核。如今看来,周雄长老真是眼拙了。秦风这么个废物,拉出来只能是丢人现眼!”

  灰袍长老眉梢一皱,冷喝了一声“住口!”

  李山一惊,不敢再出声。

  秦风听着众人的声声嘲讽,拳头紧握,深感自责。

  周雄长老对自己寄予厚望,自己却辜负了他。让他此刻受众人白眼,颜面全无。

  不过,自责之余,秦风却发现了些奇怪的事情。

  虽然各峰杂役弟子嘲讽的不亦乐乎,但各峰长老却只是面色各异,无人开口嘲笑,最多也只是脸上露出几分幸灾乐祸而已。

  秦风知道,杂役山峰的各峰长老可不是什么老好人。每年的年终考核都有各峰长老互相嘲讽谩骂甚至大打出手的消息。

  而如今,这些长老竟都像是转了性,没有一人出言嘲讽周雄。

  难道这周雄长老还有什么特殊的身份,令众长老不敢冒犯?

  秦风心中嘀咕,偷眼看向周雄。

  只见周雄长老面色冰冷,颇有几分阴沉,但却并没有什么尴尬耻辱之色,显得很是镇定。

  感受到秦风的目光,周雄长老忽然冷声开口:“你这一周以来没有修炼,是因为你一直都在练剑?”

  秦风一愣,而后点头道:“是,弟子···”

  周雄冷哼一声,打断了秦风的话,而后不再言语。

  秦风嘴角一抽,暗叹一声。

  高台之上,外门长老大喝一声安静,而后大袖一挥,宣布年终考核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