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儿见到众人对云峰如此夸赞,脸上一喜,又是口无遮拦的说了出来

让云峰眉头微微一皱,而其他修士眼神表情不一

向流看了看白云飞表情,露出思索之色

乌一凡听到林雨儿,这么崇敬云峰,眼神中露出一丝怒火

铁桐微微冷笑,对林雨儿的话不屑一般

林权现在的表情,自白云飞说过话后,就一直难以置信的看向云峰

这些家族之主老狐狸一般的存在,倒是在思索林雨儿话中的内涵之意

“雨儿这次排名结束后,回到林家不到筑基不准出门”

林天风语气又是严厉起来说道,不等林雨儿委屈解释,林天风又道

“各位道友莫怪,雨儿从小被我宠坏,口无遮拦习惯了,都是我林家教导无方

望在雨儿尚小原谅这丫头,不过我身后的风小友,虽然有一些实力

但是修为毕竟在这里,倒是让各位道友看笑话了

花道友既然已经介绍完这五名小辈,那么接下来,是按照抽签对决,还是自选对手对决”

花子须微微沉吟,望向众位家主道

“各位道友,你们意下如何呢”

“既然这些小辈都有些桀骜不驯,要不然今年改一改这规矩

让这五位小辈自行决斗如何”

未等其他几位家主说话,乌晨风语气带有一丝怨气的说道

林天风几人见到乌晨风如此一说,眉头微微一皱

最终相互对视微微点头

“既然乌兄如此说来,那么几位道友也并无意见

那就依乌兄之意了,不知道这第一次比斗,是哪位小友前来比斗”

花子须的话尚未说完,一道身影从萧天池身后飞身至圆台,落在了演武台之上

让萧天池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怒色,不过铁桐已经飞身而上

再让他下来想来也不可能,只是心中有些懊悔看向铁桐

此子是其夫人介绍而来的娘家之人,其修为倒是可以参加这次比斗

不过其性格,完全让萧天池不喜,这次如果比斗好的排名便罢

排名如果垫底,萧天池心中暗暗发誓,绝不可轻饶此子,还有其夫人

“想与我铁桐一战的尽可出来”

铁桐完全不顾忌萧天池的目光,直接对着云峰四人,嚣张的看了过去喊战

这一举动让四位家主,眼神之中露出些讥讽,不过没有轻易表现出来

只是默默的看向云峰四人,白云飞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向流眼神有些思索,没有出战的意愿

乌一凡倒是想飞身而战,不过乌晨风嘴角微动几下后

乌一凡眉头微皱,露出思索之色,云峰本来就带有面具

像个观众一样,根本没有战斗的欲望一般,让这铁桐脸上的嚣张之色更加旺盛

“白兄,你不战吗”

坐在白云飞身旁的向流,语气带有一丝诱惑的说道

“此子虽然嚣张,不过当做练手倒也是不错,以白兄性格应该教训一番才是”

白云飞目光望了望向流,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我知道你很想让我打第一场,只不过是激将我罢了

不过也罢这小子太过嚣张,先把他打在地上躺个半年”

白云飞说完并未领会其他人的目光,白衣一闪之间,来到演武台之上

眼神带有轻蔑之色看向铁桐,萧天池见到白云飞飞身进场,眼角之间抽搐起来

恨不得将铁桐狂揍一顿的想法,要知道白云飞,一直都是御灵宗武痴一般的存在

与其打斗的修士,一般都是重伤为止,铁桐与白云飞一战

自己萧家这排名还怎么打,萧天池心中郁闷怒火可想而知

乌家、蓝家还有林天风见此,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若有若无的看向萧天池,更是让萧天池有种暴走的冲动

“我知道你,御灵宗天骄白云飞,被神话了存在,不过今日,我铁桐想领教领教你到底有多厉害”

铁桐见到白云飞下场,脸上并无惧意,手中一把开天斧,骤然拿了出来,对着白云飞说道

“废话太多,赶紧出手,让我送你去床榻上好好休养,不要妨碍我与他人之斗”

白云飞眼神带有不屑双手背后,对着铁桐说道

铁桐眉间露出暴怒,见白云飞如此夸大,连兵器都未拿出来,如此轻蔑自己

铁桐怒吼一声,手中一道开天斧化为黄色光芒,带有耀眼的一丈多长的斧芒

对着白云飞从上而下劈了过去,白云飞眼神稍稍有些凝重

虽然自己对这铁桐不屑一顾,不过其毕竟是筑基顶峰的修为

这招力劈华山,的确能让自己稍稍重视

不过也只是稍稍重视,在斧影尚未落入演武台,白云飞的身影消失不见

让众人眼神一凝,特别是云峰眼神之之中更是露出一丝震惊

此身法竟然和自己的青元身法有二三分相似

铁桐的斧芒,失去了白云飞的身影,骤然而下,落在了演武场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演武场巨大的金刚岩,犹若蜘蛛网一般,裂出了道道裂缝

铁桐见到白云飞身影消失不见,心中暗道不好,赶紧双手持斧,对着身后横扫而去

白云飞残影闪至铁桐上空,手指上金色光芒一现,对着铁桐一指而去

萧天池脸上露出深深担忧,白云飞刚刚的金色指法,就是其成名绝技凝金三指

可破各种兵器法宝,这要是被这金指点中,想来这铁桐应该就报废了

像是感应到白云飞金指非同一般,铁桐赶紧将手中巨斧想要防御

呯...的一声

白云飞的凝金三指的第一指,撞击向铁桐的巨斧之上

蹭蹭蹭...

铁桐被白云飞的指法点中在巨斧,身影向着身后,倒退十数步这才停歇下来

眼神之中再没有了嚣张之意,只有深深的惊恐

白云飞却没有因为其震惊而停留,身影犹若鬼影一般,再次消失不见

铁桐见此,赶紧将手中巨斧挥舞的风雨不透,将自己包裹在整个黄色的斧影之中

不过却始终捕捉不到白云飞的身影,正在铁桐惊恐时,突然萧天池大喊一声

“白贤侄手下留情,我萧家这局认输”

听到这话本来手中金光三闪之间,白云飞身影,竟然从铁桐的斧影退了出来

向着自己座椅飞循而去,坐在了自己的座椅之上

直到白云飞落座椅子上,铁桐身上出现了一层冷汗

刚刚自己明显感觉到一股冷意,正准备想要使用绝招驱赶

却听到萧天池的认输,萧天池的声音刚刚落下,自己斧影之中的异样消失不见

“还不下来,在这里丢人”

萧天池的语气带有愤怒对着铁桐说道

铁桐脸上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眼神带有深深的恨意,看向白云飞

“你再看一眼,我就将你的眼珠给你挖出来”

见到铁桐的恨意,白云飞眼中冷芒一闪,对着铁桐威胁的说道

“白小友息怒,萧某多谢白小友手下留情,看来这次我萧家是垫底了”

萧天池脸色落寞,深深的叹息一声说道

铁桐脸色更是铁青,指着乌一凡道

“就算我不敌白云飞,我也要试一试其他之人,乌一凡你可敢上来一战”

铁桐的话,瞬间再次惹来萧天池,恨铁不成钢的怒火

目光之中带有杀机冷芒,深深的望了铁桐一眼

随即人影一闪从演武场飞离而去,只留下其他四位家主,带有揶揄之色看向铁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