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板也不多说,从手里拿着的一沓红色告示中抽了一张,交给黑菩提。

黑菩提又是一招轻功使出,跃上二楼,双手恭敬地将告示交给俞阿信。

俞阿信大致浏览,原来这是一张比武招亲的告示,内容如下:林家大小姐林梓音芳华二十有五,空修得一身武艺,奈何难遇良人。今设擂台,欲比武招亲。有愿者,不论何人,速至。

附带的照片是一个身着红衣,英姿飒爽,容貌俏丽的女子。

俞阿信不禁感慨道,看来无论哪个时代,父母对儿女婚事的担忧都是一样的呀。

她将告示再次递交给身旁的黑菩提,兴至久不免有些缺缺。

“走吧,我们去买些东西。”

黑菩提看了一下告示,却眼前一亮。他将俞阿信拉住。,“小姐难道不想看看比武招妻是什么样子的吗?”

“这种东西,千百年来都是一样的套路,有什么好看的?”俞阿信毫不犹豫回答道。

“可这座小镇地处荒凉,人数稀少,你不觉得在这里比武招亲,实在有些莫名其妙吗?”黑菩提紧接着问道,试图勾起她的兴趣。

“可这个地方是今年离菩提神迹最近的小镇之一啊。重点不是地域问题,是时间啊。”俞阿信弹了黑菩提一个脑瓜嘣,神情淡然的说出了这样一番分析。

黑菩提挨了一记,却迟迟没反应过来,这家伙什么时候变那么聪明了?

不行,我一定得把他的性取向给掰直过来,这么小都已经是男同了,那还得了?

黑菩提心中一急,强行拉扯着他的手。

“原来是你想吗?”俞阿信哈哈大笑道。

黑菩提并不作回答,只拽扯着俞阿信的手,四处奔跑,不一会便到了告示中擂台的所在。

黑菩提的速度太快,俞阿信不仅没反应过来,而且连速度都跟不上。

她微微躬身,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

黑菩提看起来有些尴尬,刚刚心中一时焦急,竟忘了他是个凡人身。

过了一会儿,俞阿信慢慢的缓了过来。她望着前方人山人海的擂台,想挤到前面去,可能有些麻烦,但是看还是能看见的。

她四处张望,才发现小风根本没跟过来。不由得问道,“怎么没叫小风一块出来游逛?”

“我已经同小风商量过了,让他今天权且睡个懒觉,奔波行程许久。不休息休息,小孩子身体受不了。”

俞阿信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小风也的确在路途中不知道打了多少次嗑睡了。

擂台虽然里里外外围了不少人,但擂台上没有一个人。很显然还没有开始,反正现在也不急,俞阿信远远的望着,神情略带玩味。

又过了一会儿,太阳已行至中天,炎炎暑气开始有所显现。

一位身着管家服的老者,慢慢的走上擂台。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红色衣袍的女子,身材高挑健美,双眉中蕴含着一抹凌厉之气,但并不是告示中的女子。

“第一关,”管家慢悠悠的宣布着比赛规则,“仅凭体术和武技打败小姐的贴身侍女,才有资格进入到与小姐本人的对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