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在轩辕城中安顿下来之后,张狂带着好奇的依依和七彩狂了一下轩辕城,当然两女皆是披着纱巾,而剑修则是在屋内的参悟着“七绝剑谱”。

  g/酷f匠,网正M.版@$首发r

  “诶,小姐,可以请你喝口茶吗?”轩辕城的大街之上突然出现一副煞风景的场面。

  只见一个脸上满是雀斑的男子,堵在两位带着白色面巾的身姿优美的女子的前面,一副友好的模样,可是眼中却全是赤裸裸的兽欲。

  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拦着,女子礼貌的说:“公子,谢谢你的邀请,我们还要赶行程,麻烦还请你让一下路。”

  女子传出一股空谷幽兰的玲珑般的声音道。

  那男子一听,此女子声音之美妙,人间难得几回见啊!于是欲虫上脑,心生一计。

  “请问,你们有什么要紧的事,请跟我说,虽然我不是着轩辕城中最厉害的,但是在这个地盘,我还是有着几分脸面的,你需要办什么事,我让我的属下立马给你去办。”

  这位雀斑男子撸了撸衣角,一副开架高昂的模样,好像在这轩辕城中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似的。

  这位女子再次杉杉有礼从面巾之下传来了悦耳的嗓音:“公子,就不劳烦你了,我今天实在是有紧急的事情,希望公子还能借个道。”

  雀斑男子这一听,心中不高兴了,我给你这么大的薄面,你却不给我面子,带着面巾藏头藏尾的,说不定是个奇丑无比的女子,要是今天看你身姿不错,老子才懒得搭理你。

  “我请你喝个茶,要不了多久的时间,我希望你能够识些抬举,除了回去奔丧,其他的事都不是要紧的事。”

  雀斑男子强持夺理威胁着女子,一副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要对你不客气的模样。

  “我家小姐敬称你一声公子,那是看得起你,我家小姐几次劝说,你非要拦着我们的路,耽误了我们的事,你赔得起吗?”

  女子身旁的女子终于看不下去了,气愤的走上前理论道,真是世风日下,如果不是不能亮出身份,他们用得着这样跟一个满脸雀斑的猥琐男磨磨唧唧半天吗?

  这丫头一声呵斥,雀斑男身后的一群侍卫,立刻骚动了,纷纷络了络衣袖,一副要给自家的主子壮势的模样,此刻皆是亮出了手中的家伙。

  架势一处,雀斑男心中的胆更肥了,心中恶狠狠的想着,今天我就是要请你喝茶喝定了。

  “小姐,我请你喝茶本事一番美意,你家丫鬟也太不礼貌了一点!”

  雀斑男子佯装愤怒的样子,你丫鬟惹毛了我,难道你这个做主子的,不应该给我赔礼道歉,跟着我去喝喝下午茶吗?

  “玉珠退下”女子,怒喝一声,她心中已经对这个男子有了不耐。

  张狂等人见此情景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依依冲了上去,对着雀斑男子理论了起来。

  “你一群男人欺负几个弱女子,算怎么回事,没听到人家说有紧急的事情要办吗?”

  那个雀斑男本来一脸怒容,转过头看到纱巾之下美丽的面孔之后,顿时眼毛绿光。

  雀斑男心中想道,没想到调戏个看不见面貌的,到出现了个貌美的爱管闲事的女子,今天真是好啊!一箭双雕。

  此时张狂也追了上来,看着雀斑男目不转睛的盯着依依,一脸赤裸裸的表情,张狂皱了皱眉头。

  张狂看了看一旁的人,此人正是在雷阳城的拍卖行中中级区域的那个带着面巾的女子,她来这里的目的应该也是为了参加擂台赛。

  “这位公子,既然人家女子都说了有紧急的事情要去办,你就让人家去办事吧!好为好狗不挡道。”

  张狂对着还在盯着依依和七彩看的雀斑男一脸正义的说道。

  雀斑男一听好狗,立即怒了,你既然说我是好狗。知道我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但我想今天你没有机会知道了。

  “都给我上”雀斑男对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甚是不悦,呵厉一声,立刻让自己的手下去灭了这个扫了他兴致的人。

  看着雀斑男身边拔出家伙的准备冲上来的人,张狂有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说了是好狗,还真没错,立刻就表现出来了。”

  那些准备冲上来的人一听,心中的怒火腾腾的爆涨,好个狂妄的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我们马上成为刀下亡魂的滋味。

  张狂看都没看这群人,太弱,动手我都觉得是贬低了自己,但是你今天惹到我了,那么……

  只见张狂随意的摆了摆手,那些还没有冲撞上来的一群侍卫,皆是个个倒飞而去,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之上,皆是闷哼一声,头一歪,挂了。

  雀斑男一看这阵势,脸上的肌肉皆是不停的抽搐,双脚皆是不停的抖动,然后一股腥臭味,从衣裤之上传出,今天真是跌到铁板了。

  雀斑男看着瞬间断人生死的张狂,心中虽然无比的恐惧,但他有着自己的保命底牌,只见他强装镇定,对着张狂等人说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张狂还不等雀斑男报出自己的背景,冷冷的说道:“你认为我会怕吗?就算现在天皇老子,在我眼前我也不会忌惮一分。”

  雀斑男一听,心中更是恐惧了,他的一丝理智告诉他,如果现在不跑,那就真的没命跑了。

  雀斑男不管不顾的夺路而逃,妄想逃出一条生机。

  惹毛了张狂,就想这样轻松的跑掉吗?张狂立马给了众人一个答案,只见张狂又是随意的一杨手,那飞奔着的雀斑男却是跌趔了几步,栽头以一个狗吃屎的模样,倒在了地上。

  瞬间结果了六个人的生命,虽然这六个人的实力并不高,才金晶期的实力,但是这么杨一杨手,就轻易的解决了六个人,这人的实力……

  女子透过面巾惊讶的看着张狂,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人却是有着不弱的实力。

  “公子,谢谢你的解围之恩,我是李师师,如果公子不介意可以叫我全名。”这位叫做李师师的女子款款的走到张狂的眼前礼貌的道谢着。

  张狂听闻是李师师,花楼的头牌,有着貌若天仙,人间难得几回见的绝美的女子。

  依依、七彩听闻是李师师,心中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个花楼头牌让他们撞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