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黑熊对着张狂等人,一阵狂吼,一股强大的气流从黑熊的口中吐出,活像是十一二级的台风般,将眼前的一切都吹得尘土飞扬,东倒西歪,甚至连土带树连根拔起。

  更¤U新《最.快)上}酷^匠`网R{

  十几个佣兵经受不住强大的风力,连人带树皆是被吹出了几千里远。

  在黑熊刚发动咆哮的时候,张狂立刻运转元力构建了一个防护罩,剑修,七彩,依依,巫雨行皆是放出了元力,加固着防护罩。

  但即便是这样,他们也是连退了数百丈,才停下脚步,可见黑熊的咆哮的威力有多大。

  看着被击退了数丈的张狂等人,树上的神秘女子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感受到神秘女子的开心,黑熊双掌开心的垂着胸口,仰天长叹,接着嘴中又汇聚出一股比之前更大的气流团,对着张狂等人迅猛的刮去。

  张狂感受到黑熊的意图,在黑熊凝聚能量的时候,提着血魄刀悄悄的接近了大地黑熊。

  在张狂来到黑熊脚下的时候,黑熊口中的强大的能量团已汇聚而成,其他的人在这时候有了第一次的教训,躲在了树上或是趴在了地下,来减少阻力来减弱黑熊的有效攻击。

  砰砰砰!

  碎枝木屑漫天飞舞,树木被刮得哗哗作响,有些甚至被拦腰截断,以黑熊为中心的一块区域,地上的泥土皆是被翻转了过来,黑熊身前出现了一个三丈多深的一个坑洞。

  在剩下的几个人在顽力抵抗黑熊吐出的巨大风暴的时候,张狂偷偷的在黑熊的背后跃起,血魄刀出,狠狠的砸在了黑熊的背脊之上。

  血魄刀的刀锋与黑熊坚硬的皮毛相触,划出一道亮丽的白弧,后面还拖出一条美丽的白色尾巴。

  张狂运用了五成的气力,全力的砍出一刀,如果这一刀砍在普通人身上,绝对是雨血纷飞,然后死的不能再死了,但是在黑熊身上却只是小小的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就像是普通人用手指甲划了一下自己的皮肤一样,可见黑熊身体防御的可怕的强悍程度。

  经历了这一次黑熊咆哮的众人,很没形象的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皆是满口的尘土夹杂草木。

  呸!呸!呸!只听闻众人在不停的喷吐着口中的碎屑,口中苦涩不已。

  “他奶奶个凶!实在是欺人太甚了,看我不废了你!”只听闻一声豪气干天的女子喊声,七彩大喝一声,自她打娘胎里出来,除了张狂的争夺七色花的那一次,什么时候有这么狼狈过。

  大地黑熊遭受了张狂的攻击,心中暴怒,小小的人类,也敢在我面前撒野,知道大爷我是谁不?

  张狂在砍伐了黑熊一次之后,立刻踏出诡异的步伐,逃离了这个地方,果不其然,在张狂刚行动时,黑熊的攻击就来了。

  只见黑熊快速的倒退往一棵宽大的树木而去,然后将后背重重的砸在了粗壮的树干上,这颗树在经历了黑熊这一次猛烈的撞击之后,应声而倒,重重的砸在了泥土之中。

  黑熊的动作来得太过于突然而迅猛,让张狂即使施展了全力也没有离开黑熊的背部,他只好紧紧的顺着黑熊的毛,跟着他的背部砸在树干上。

  就在神秘女子和黑熊,认为张狂这次必死无疑,一定会被砸成一个肉饼的时候,停止了动作的黑熊,背后却失去了张狂的身影。

  神秘女子眼中闪过错愕,她明明亲眼看到了张狂,被黑熊狠狠的撞击在了树干上的,为什么现在张狂的身影却突然的消失了。

  在倒下的树干的一个树杈间,只见一个身影在手中撑着刀柄,半蹲在地,疯狂的吸收着元力。

  原来在黑熊撞击树干的最后一瞬间,张狂依靠诡异的身法,偷偷的躲进了树丛中。

  在疯狂吸收元力的张狂,眼中闪过一道嗜血的精芒,黑熊你竟敢伤我至此,那么你就要承受我的暴怒。

  刚从黑熊的咆哮中冲撞过来的七彩,惊讶的看着黑熊的动作,然后看着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击在了树干之上,然后她只能伸出一只苍白无力的手,仿佛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有抓住,口中只能木讷的喊出,“不要……”。

  泪水随着这一声的喊出,也是应景的夺眶而出。

  同时和七彩保持一个动作的还有后方几百尺之处的依依,她此刻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此刻他的鼻息中呼气多过了吸气。

  剑修,巫雨行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像个扑克一样板着一张脸,虽然他们表情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心中却是汹涌澎湃,却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有震撼还有惋惜。

  黑熊没有找到张狂的身影,感觉到树上神秘女子的不高兴,他将双掌放置在了地上,然后对着地面发出猛烈的一击。

  在这一击之下,一道形似匹练的波浪在黑熊的双掌之下迅速的扩散而出,瞬间席卷了方圆千百余里的地方。

  啪啪啪啪……

  在这道匹练的攻击之下,井口粗壮的树木皆是呈现圆形应声而倒,一道以树呈现圆形的壮丽景观出现在了黑熊的周身。

  看着黑熊的怪异举动,千米之外的众人皆是错愕的看着这一幕,这黑熊咋啦!接下来不是该攻击我们吗,他那一个熊在那边自己玩得起劲是什么意思?

  只见在这倒下的树木之中,突然的跳跃出一道白色的光影,张狂提着血魄刀突然的出现黑熊的身边。

  只见他妖异的在空中划出诡异的划出几刀,一道夹杂着恐怖能量的弧线闪过,半晌过后,黑熊的一只手掌之上喷出一道剑血,这只手掌却是掉在了地面之上。

  这一刀乃是张狂自创的一招,名叫“长虹贯日”。

  这一刀也正如其名,从那凝成实质般的刀风上便可知晓,这招的招式如同长虹一般,贯穿日月,气势辉宏。

  黑熊的手掌掉在了地上,切口处整齐如无波的水面,不一会儿巨量的鲜血喷薄而出,瞬间染红了这块土地。

  被黑熊暴怒的一招,退散了的神秘女子,心中暴怒,只见她快速的略过了张狂身边,从怀中不知掏出了什么,指尖连点在黑熊的身上,然后将奇怪的药物洒在了黑熊的伤口之上,黑熊的血也不再流出。

  本欲暴走的黑熊,见神秘女子赶了过来,即使刚才被切掉了一只手掌,此刻却是安静了下来,很是安顺的任着神秘女子的摆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霸天说:

坚持!坚持!一定要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