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堂内,海盗长老和堂主正在商量着什么紧急的事情。

  大长老:“这次仓库被盗的事情,要彻查严办,一旦查到,要他将所有的宝物吐出来,并且在所有的海盗面前接受极刑,警告其他的人,不要妄想打仓库财宝的注意。”

  二长老:“我想我的秃鹰对于那几个玩忽职守的人的处罚,已经让那些海盗铭记在心了,几天了还没有查到那个盗贼的下落,你们认为会是我们内部的人吗?”

  几人思量片刻。

  三长老开口道,“当海盗的这些手下,都是我们从各个地方收集的,大部分都是一些穷凶恶极之徒,还有没有饭吃的孤儿,我们赏了他们一口饭,给了他们一条活路,他们是不应该有二心的。”

  堂主一直没有开口,不知心中在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二长老声音有些急迫,“现在还没有查出盗窃的到底是谁,三天后我们就要上缴财宝给青龙派,但我们现在手上哪有那么多的财宝上缴上去。”

  几位长老均是眉头紧锁,这可怎么办,若是青龙派的处罚下来,他们的怒火岂是自己等人所能够承受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堂主,此时开了口,“如果在上缴之日还是没有查出盗窃的是谁,就以此为由,让所有的人将自己的宝物全部上缴上来,如是还不够,城里的那些百姓生活得挺自在的,需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愁滋味了。”

  大长老领悟了堂主言语中的意思,对着堂主询问道,“派谁去进行两处的收刮才合适?”

  堂主想起前几日的胡子和鲨鱼,眼中闪过一丝戾色,就拿你们开刷吧!

  堂主随意的说出了两个名字,“鲨鱼,胡子”便退了出去,三位长老一听,觉得两人甚是不错,身形一闪也是退出了厅堂之内。

  海盗头头们商量的结果是个得罪人的活,当然得有人承担,鲨鱼和胡子两人互相“看不顺眼”,这些年来惹了不少事。

  几位长老心中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动作,但是鲨鱼和胡子的动作他们一直记在心里,他们一直在等待危机时刻拉他们做垫背背黑锅。

  此刻的胡子和鲨鱼当然不知道,他们已经被自己的老大们推上了死路,收割众位海盗的财宝,那不是死路一条吗?他们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存够一点财宝,现在就让他们拿出自己全部的家当,谁愿意?

  这样做的后果,那是连所有的海盗都得罪了啊!他们可没有胆量去跟长老和堂主理论,所以那些需要上缴财宝的人只有把气都撒在这个收财宝的人身上。

  去收割城中百姓的财宝,那说得容易,在这个人人修炼的时代,有多少人是没有修炼一星半点的,如果运气不好,收割了哪些个有强大背景的百姓,那他们有几条命来给他们杀的?

  这两条路,均是死路啊!长老和堂主在这样的危机时刻已经决然的放弃他们两个了。

  次日,鲨鱼和胡子均是得知了这条消息,鲨鱼和胡子均是如同五雷轰顶,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强壮的身子在顷刻之间垮了下去,他们当然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们的老大这是要将他们往死路上送啊!

  他们这些年来即便没有功劳那也是有苦劳的啊!怎么到了大难将要临头的关头,各自飞了?

  胡子接到这个命令,再三思考了张狂的计划,不管长老和堂主曾经是否给了自己一条活路,但是现在他要将他记挂的鲨鱼,送上砧板了啊!他岂能够再做事不管。

  起初他对于张狂灭杀长老和堂主的事,一直犹豫不决,虽然他们对自己苛刻、吝啬,但毕竟堂主曾经救了自己一命,现在的情形逼他不得不下决定了。

  胡子回忆起了一起长大的和自己后来接受的那些孤儿,自己在恶霸家中放了一把火之后,将他们全部带了出来,现在的那些孤儿已经在不断的截货中,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了,他现在也只有鲨鱼这么一个牵挂。

  为了能够让他活着,胡子笃定了心中的想法,当天秘密的私会了张狂。

  夜悄悄的来临,他像是贪心的精灵似的,瞬间便覆盖了海盗团的基地。

  鲨鱼和胡子接到命令没有当天行动,而是以需要召集自己的人手为由,将日期推至了第二天,长老和堂主本来并不同意,但是想到鲨鱼和胡子这么多年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他们的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遂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鲨鱼和胡子面对将要来临的厄运,难得的这次没有再对抗下去,兄弟两个坐在一起很平静的听着张狂的灭杀计划。

  这天夜里,有十几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干掉了那些知道张狂身份,又不是鲨鱼和胡子两人亲信的人,其中就有一个是守灯塔的虬髯壮汉。

  黑暗中,鲨鱼而后胡子对着那些躺在地上的尸首,说了一声,对不起了,兄弟,在这个成王败寇,生死仅在瞬息间的世界,我们想活下去,哪怕只有一丝希望。

  fY酷匠J网LS正/版'7首发

  干完这些,处理完尸首后,他们等待着张狂那边的捷报。

  海盗团的三位长老分别居住在海盗基地的几处偏僻的地方,这让行动的张狂和七彩、依依、巫雨行等人,能够迅速出击,个个击破,从出发到完成任务只花费了不到十几息的时间。

  接下来就是堂主和他的那些亲卫们,当张狂几人如同从天而降的神人降落在海盗团堂主的眼前的时候,堂主正和几个漂亮的女子在一起嬉闹。

  堂主看着前来的几个陌生人,堂主心中一阵怒喝,“是那个不长眼的,是谁给了你们这个胆子随便放人进来的,不想活了吗?”堂主心中甚是愤怒任是谁打扰了雅兴,都不会怎么高兴吧!

  还不待堂主叫人,察觉到杀气的,堂主的几个亲卫从暗处围在了堂主的身边,嬉闹着的堂主这才意识到不是几个陌生人误闯了自己的卧室这么简单。

  这几个人出现的时候,自己一点也没有发觉,那就说明他们的实力在自己之上,堂主再也没有了嬉闹的兴致,瞬间,浑身散发出一股粘稠的杀气,警惕的盯着眼前的张狂等人。

  他只猜对了大半,张狂的四人中,依依自己不能够隐藏气息,是靠张狂遮掩,她才能这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霸天说: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