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狂的观察中,这些血族人能够轻易的提起几百来斤的石块,猜测他们如果是战斗的话单手的力道就会达到几千来斤,爆发那种情况,那就不用说了。

  现在的血族人都很虔诚,可能是祭祀的日子快要到来了吧,他们已经很少杀戮其他的妖兽了,这从他们的晚餐中就可得知,里面只有平时晒干的大肉块儿。

  平时的时候他们肯定特别的爱吃肉,不然那部落之外的那个峡谷里的森森白骨可不像是别的妖兽的杰作。

  至于血族人有没有智慧这一点来说,张狂却是不知道,因为现在的情况更本就没有让他们能够使用智慧的地方。

  张狂返回了洞穴,他们必须要在这几天之内行动,将小霸王鲨救出,虽然血族人不杀戮其他的妖兽了,但小霸王鲨十有八九就是他们这次献祭的祭品。

  张狂已经答应了救出小霸王鲨,那就一定会救出小霸王鲨,如果连这点诚信都没有,他还真么在世界上混。

  张狂回去之后,仔细再想了一下,今晚并没有查探到关押小霸王鲨的地方,看来血族人对于祭品是非常看重的,还有就是那最大的建筑里住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对血族人意味着什么。

  一晚没有探个明白,那就再来几晚,另一个张狂也在不停的修炼着自己的几个技能,实力越强,救出小霸王鲨的可能性那就越大。

  在打算救出小霸王鲨之前,张狂巡视了整座岛,岛分为东西两半,两半岛的两边都有着几百米之长的树根藤蔓,当然有些也连接这两边的岛,分隔开的岛壁的巨石之上有着很大的脚印登踏的迹象,张狂猜测这些血族人是拉着藤蔓过岛的。

  岛屿上面覆盖着茂密的森林,大部分的树木都有上百的岁数,所以树木均是非常的高大。

  血族人住在东边的这座岛上,这里的实力强的妖兽很少,有的只是一些个体大而不太凶猛的妖兽。

  西边岛上面没有血族人的居所,上面有着很凶猛的妖兽,到处都是一些妖兽进食之后剩下的一些尸骨残骸之类的东西,血腥味及其的重。

  聚气在于脚上,然后让元力按照特殊的轨道运转,一道影子呼啸而过,连一点残影也没有留下,只见张狂消失在了刚才站立着的地方,出现在了几千里之外的一根树枝之上。

  张狂在东边的这座岛上一个较为宽阔的的树林之中,不断研习和练习着“闪电决”,仅仅在几天之内就能达到这样的速度,不可不说张狂的领悟力之高超。

  依依,七彩,巫雨行见张狂很久之后都没有回洞穴,三人寻了出来,刚好看见这一幕,三人心中惊讶不已,他们知道张狂很强,但是张狂比她们想象中的更强。

  知道到达了破虚的强者才会在瞬息之间行走千里,但是张狂现在的实力在破空境界的厚土初期就达到了这样的程度,这如何不让他们惊叹。

  张狂感受到了几女炙热的目光,不再修炼下去,走到了他们的跟前。

  “哥哥,你好厉害啊!不知我达到这种速度的时候要到什么时候。”依依很崇拜的看着张狂眼冒着精光。

  七彩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赞许之意,但是别扭的他绝对不会像依依那么坦诚的说出来的。

  巫雨行的心中对于张狂强行拉着七彩出神殿,是有着很大的怒气的,但是看着七彩在人类的世界越过越开心之后,心中对于张狂的态度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改观,但是一直还是心中怀有芥蒂,这些芥蒂除了七彩的能力被封印,还有就是张狂实力很弱,巫雨行看不上他。

  现在看着变得越来越强的张狂,她心中的芥蒂慢慢的放下了,七彩跟在一个强大的人身边或许更好。

  张狂听到声音,直接从树枝上一个速闪出现在了几女面前。

  七彩没好气的道,“饿了,也不知道回家吃饭。”

  被七彩这么一说,张狂摸了摸肚子,无奈的道,“确实是有些饿了。”

  饭桌上,张狂安排着接下去的一些事情,“血族人这几天会举行祭祀活动,估计献祭的祭品就是小霸王鲨,我们将行动定在那天,今晚我会再去血族人的部落一趟,在那天依依你将血族人的信仰者控制住,巫雨行在我吸引走了所有血族战士注意力的时候,去拯救小霸王鲨。”

  等了半天,七彩见张狂没有给自己分配任务,骄傲的七彩怒了,“张狂,怎么没我的事?”

  七彩的愤怒尽收张狂眼底,女人真爱吃醋,罢了,“七彩,现在你的能力被封,去血族人的地盘相当的危险,我一定会尽快找到能解开你封印的办法的。”

  七彩哼了一声之后离开了,洞外某一空地,衣服变成紫色的七彩蹲在地上,对着半米高的蓝银草发泄着,口中念念有词,“死张狂,臭张狂...”。

  忽然之间,七彩有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她忙蹲下身子,藏匿在了草丛之中,从草堆的缝隙中打探着声响传来的方向。

  酷匠网m唯@J一/正H}版,m其S他都@:是…盗(6版

  透过草丛小小的缝隙中,有两个拿着五六米长的长矛的家伙,正在巡视着地盘,他们的锁骨下面正是有着倒三角形的血红色一块肌肤,隐隐可以看见里面流动的液体,他们正是张狂给她讲的这里的土著莽原血族人。

  七彩看着这犹如巨人般的血族人,惊讶得连忙遮住自己的樱红的小嘴唇,生怕自己叫出声来,引起血族人的注意。

  待血族人走远后,七彩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急忙的向着洞穴而去。

  张狂几人本谈笑间,见七彩脸色煞白的冲了进来,张狂担忧着道;“七彩,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张狂一个闪电决,闪到七彩身边给七彩把脉。

  七彩立刻抽回了手,头偏向巫雨行道,“刚才我在洞外看见了巡视的血族人,他们很巨大,当时我离他们只有七尺的距离,他们脚踩在地上,山地仿佛都在动摇似的。”

  依依他们都听闻张狂讲过,再听见七彩的讲述,心中对血族人有了更详细的认识,只是他们体型那么巨大,伸伸手指头就可以将他们给掐死,剁剁脚,就可以将他们震翻,倒时候别提和血族人战斗了,就算是看见血族人就会被吓得动弹不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