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梦幻森林回来之后,和方思怡,古力汇合后,张狂直接找了一处僻静之处,并交代不让其他人打扰,除非有特别紧急的状况。

  在梦幻森林中隐隐有突破迹象,现在他需要静心修炼,突破五行境界,进击筑地阶段,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阶段,每一个阶段的突破都有着一个鸿沟,五行境界与筑地阶级之间虽然表面上看似只是小小的突破,但是却是有着一道巨大的鸿沟。

  进入筑地阶段,也意味着可以使用神通,所谓神通,就是那些突破了大五行的强者所使用的手段,神通不同于法术,法术皆是拘泥于五行以内,相较于神通,法术显得过于单薄而威力小。

  神通则不尽然,或是突破于五行之外,又或是综合数五行之力,形式多变,变幻莫测,威力更是高出法术数倍之多,其间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矣。

  对于神通的领悟,对于修炼者来说也是各有差异,资质若的修炼者可能终生也无法参透其中的一星半点,就算是资质高的,甚至是被世人称为天才的修炼者,没有个一年半载入门都是个问题。

  像张狂这样的妖孽在没有进入筑地阶段便可领悟神通的,在存在过的人中,目前知道的还没有一个。毕竟像张狂这样的妖孽可不像萝卜白菜般到处都是。

  虽然金晶巅峰隔方寸阶段仅一步之遥,但其中的难度不是五行阶段的简单进阶所能比拟的,就算是前世有过一次经验的张狂也不敢恣意妄为,胡乱突破。

  坐定之后,张狂立马护住心神,让其安静下来,心无旁骛对于修炼者来说异常的重要,对于现在的张狂尤为的重要。

  方思怡见张狂闭关,只好在门外护法,古力则放风,观察着外面的一举一动,在别人的地盘之上谨慎是必然的。

  张狂此刻正陷在一种其妙的境界中,元力有意无意的触碰着方寸的门槛,但是始终不得其入。

  张狂谨慎的引导着体内的元力,顺着特定的轨道,尝试着进行突破。

  空中大量的元气从游散的看不见的状态,在接触到张狂方圆几百里的地方竟化成一丝丝的可见的红色狂暴气流,汇聚在张狂的周遭,形成一个带着淡淡红色的椭圆圆圈,随时等待着张狂的调遣。

  看着这奇异的景象,方思怡震惊的看着空中无形无状的元气竟然汇聚成型向着张狂奔涌而去,引动天气之气,这种突破是何其的强大,张狂的强大现在是不可预见的。

  张狂不知道在他的影响下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在不停的贪婪的吸收着天地间的元力转发为自己的元力,然后顺着经脉不断的冲击着那道稍微有些松动的门槛。

  巨大门槛的突破果然没有那么简单,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如果是其他的强者甚至是成为天才的强者在突破五行之阶的时候不会有这么艰难。

  亦是艰难也亦是艰险和困难,但突破后的威能也是同阶层的强者所无法比拟的,即是机遇也是挑战。

  不知过了多久,张狂还在进行冲撞着,额头上出现了一层密汗,衣服尽皆湿透。

  他此时的感受是,在元力的冲撞之下,经脉在不断的壮大,传来阵阵胀痛的感觉,同时经脉在元力的冲撞下扩大了一圈,以便更多的元力通过,同时脑海中的“世界之心”也分出比平时更多的莹白渗透在经脉中,改造着它的经脉和身体。

  似乎有什么被打开似的,好似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中,一道通向天界的门扉打开透出圣洁的光芒,张狂如同被沉溺在圣光的包裹中,静谧温暖而舒适。

  在“世界之心”的继续改造下,再也没有了那种胀痛和撕裂之感,有的只是一种舒坦,从为有过的舒坦,而在这时,“世界之心”停止了输出,变成了平时那种缓慢的改造速度,虽然不知什么原因,张狂也懒得去细究,因为此刻另一种喜悦围绕在他的心头。

  “终于突破了”张狂的嘴角微微翘起,一道锐利的精光自他的眼中射出,没有几人敢与之对视,自己终于有了一丝自保之力,再次面对那些思家追铺的强者时终于不用遁得如此狼狈,就算遇见思家上层也俱有了一战之力。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推开门,一种天下舍我其谁的霸气袭上心头,有些债该讨回来了。

  最新章节…)上…酷匠O网x

  方思怡等见张狂突破,休息去了,护法了七天就算她到了金晶巅峰的实力也是有些疲惫,古力不知去了何处。

  张狂知道方思怡这几天都在给自己护法,没有去打搅她,独自来到一条溪流边,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在一块僻静之处,打算修炼自己在天梯上所获得的的第一神通“苍穹指”。

  “苍穹指”作为神通,一指断人生死,二指天崩地裂,“苍穹指”可传承到圣者阶段,在那之前都是一门强大的神通,这对于现在的张狂来说是极为需要的。

  神通的修炼不光仅仅是有修炼的技法就可以的,还必须有神通元种,神通元种就是神通的发射器,神通元种的获得有两种途径,一是自己采集特殊的材料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进行修炼,另一种是直接从其他的地方传承下来。

  因为张狂在天梯中获得了“苍穹指”的神通元种,无需他再花大量的精力去寻找特殊属性材料,进行炼制。

  张狂直接拇指,中指,无名指并曲,掐出一道玄妙的法诀,伸着的手指对着百米开外的粗壮树枝爆喝一声:“给我破。”

  只见一丝气流从指间弹射而出,行进了百里之后,消失不见了,百米开外的树枝上一点动静也没有,一阵风吹过,树枝上的树叶随风摇曳,似在庆幸自己的免遭于难。

  一式弹出,才射出百余里,张狂对于这个结果似乎很不满意,如果以”苍穹指“而称霸天下的南明上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讶的下巴脱节,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逆天,真是逆天,想当初南明上人修习“苍穹指”这门神通的时候,入门就用了一月有余,半年后才摸着了一些门道,一年后才能将元气转化为气流弹射而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