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探出神识,搜寻了仅百余里,神识被阻挡了回来,再次探出,百余里地之后再次被反弹了回来。

  此处竟然如此诡异,事出乎寻常,不是法宝就是妖狼,而大多未被开发的毛坯之地定然隐藏着非常多的奇珍异宝。从地面及森林中的情况看,此处八九不离十是属于这种情况的。当然有机遇也有凶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随便找寻了一条道路,张狂一边探出神识一边寻路前行,神识在这里只能扩散出周身百余里的距离,四周似乎有着什么在阻挡着自己神识的探测,竟然是精神层面的阻扰物。

  突然一只狼眼毒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健壮的百尺高树干上拉出一丝坚韧的蛛网垂落了下来,出现在张狂眼前仅几尺的地方,张狂迅急的后退数步,打量着狼眼毒蛛。

  狼眼毒蛛方寸巅峰实力,通体黝黑,胸部和腹部有人的手掌那么大,躯体前方长着两只碧绿色的狼眼,其他六只眼睛稍小分别罗列在前眼两侧,在其胸部长出六条长着坚硬绒毛的折叠着的长腿,腿上长着长长的纤毛。

  蜘蛛的眼睛几乎全瞎,靠的是腿部长着的纤毛,纤毛上长着灵敏的“震动感受器”,能迅速的区分出其他生物的形状、外貌和方向。

  狼眼毒蜘性情温和,平时不主动攻击比它自身大三倍的生物,但在母蛛产卵孵化期间,性情会大变,体内也会产生剧烈的毒素,注入人体后,十几息后,人体会失去知觉,七窍流血而亡。

  张狂很不幸的遇上了一只及其护崽的母蛛,又很不幸的母蛛已经好一段时间没有进食了,更不幸的是张狂又进入了母蛛的捕食范围内。

  狼眼母蛛为了摄取到足够的营养供幼体发育,只能主动出击,现在它已经不管食物的口感如何,只要是眼前经过的食物一律都不放过。

  瞬息之间,母蛛的眼睛由碧绿色转变成血红色,它已经转变成了捕猎攻击模式,现在它对于这个比自身大数倍之多的生物及其的渴望。

  毒眼毒蛛毫不客气的吐出一张沾有毒液的蛛网,企图将张狂困在网内,然后利用蛛网上的毒液麻痹他,然后再注入毒液,让其身体慢慢化成汁液,进行吮吸。

  遇上其他人或许他可以美梦成真,但它很不幸的遇到了张狂,狼眼毒蛛企图饱食一顿的计划注定要落空。

  张狂随意的一个闪躲,避开了狼眼毒蛛的直面攻击,蛛线失去了目标随意的直接黏附在了张狂刚站立地方的树干上,狼眼毒蜘收回蛛丝,准备着下一次的攻击

  “汝等小小生物,也敢来取我等性命”张狂爆喝一声,抽出血魄刀,一刀挥出,却落了一个空,狼眼毒蛛借助蛛网的伸缩性规避了血魄刀攻击。

  狼眼毒蛛遭受攻击暴怒,晃荡在树干之上,调转方向,敌视着张狂,准备再次展开攻击,后腹尖出徐徐吐出一根柔软的银白线,借助风力任其飘散在树干之间,借助这根蛛线不稍片刻一张纵横交错却错落有致的几张大网便横亘在张狂眼前。

  张狂却是看也未看,提起血魄刀举手劈去,蛛网看似普通,却重在柔软且坚韧,这一刀下去像是砍在细钢丝上般,竟是未损蛛网分毫,反弹之力竟是震得虎口微微发麻。

  “有几分本事,接下来接我这一招,看我破了你的蛛网”张狂未毁蛛网分毫,狼眼毒蛛却在他劈砍蛛网的分神之际,喷吐出一根带有毒性的蛛网侵袭而去。

  “畜生,竟敢袭击我,死吧!”张狂呵厉一声,血魄刀一个起势,带起一道强劲的刀风卷向狼眼毒蛛,狼眼毒蛛身体从中间整齐的分隔而开,碧绿色的液体喷溅而出,毒蛛先前编织的蛛网尽皆摧毁,变得破败不堪。

  狼眼毒蛛却也在最后关头,奋力喷吐出一丝蛛网被张狂躲开,却不幸的袖口处沾了一丝,沿着这丝蛛网的粘合处,衣服破了一个大洞,可见蛛网的所带的毒性有多强,踏入破空期强者才有几丝抵御剧毒的能力,如果这丝蛛网没有偏差的黏在皮肤上,后果将不堪后想,万事不可大意。

  从储物戒中重新拿出一套全新的衣服换上,张狂才继续出发,路上皆是一些昆虫类的甲克类妖兽,见没有什么攻击性,也懒得管它。

  大约半个时辰后,出现一处洞府,张狂正愁找不着一处好的修炼之处,此处元气甚是充裕,该安静下来好好的练级了,思家现在肯定已乱成了一锅粥,到处寻找着自己的下落,不知家主发现自家宝贝被会盗作何感想。

  在思家未找着自己之间,得尽快将自身的实力提升上来,在前世他何曾这样被一群弱者追得无处躲藏过。

  正待张狂寻路一处干燥之地修炼打坐,洞府内传来一声嘶鸣声,此声正是冲撞绳索的火焰鸟的身影,声音是从洞府的里面传来的。

  火焰鸟为何如此哀鸣,嘶鸣声一声连着一声接连不断,张狂再也无心修炼,决定去一探究竟。

  寻着火焰鸟的哀鸣声向洞府内找去,洞府的高度越来越矮,越来越狭窄,就在洞顶即将贴近张狂的脑袋时,出现了一片开阔之地,一条狭长的石阶通向地下。

  里面太黑,看不清地下有什么东西,张狂在储物戒中掏出一块鹅卵石状的萤火石,轻点石尖,萤火石发散出柔和的白色光芒,方圆百余里尽皆照亮。

  更*新f|最P*快.*上:/酷k匠h网;

  石梯很长,大约过了三刻钟的功夫才到达地底下,出口处布满黑色的黑曜石,黑曜石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玄奥的阵法,在洞口处构成一道屏障。

  张狂使出三成的气力攻击屏障,屏障纹丝不动,坚不可摧,就算以他的实力也很难打破这道屏障,如果在前世,这屏障脆弱得就像一张纸,只是他现在的修为尚低,一股想要变强的欲望出现在他的心头,啃噬着他的心神。

  张狂放弃了这种野蛮的攻击,在黑曜石仔细的端详起符文来,就在张狂的摸索间,空中浮现一道字体。

  万物生长,生生不息,此消彼长,相互融合,至大破灭时代,千万种生灵灭绝,吾甚是悲痛,遂构建一方,供灭绝生灵繁衍生息,后来者若见生灵繁盛,望其珍重,若遭不幸,火鸟辨明善恶,自会指引破解之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