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梓城以南三千里地,一片密林深处。

  “你就这么放心让古力去探路?万一他告密怎么办?”方思怡斜眼瞟着百十米外,沉默着不知想些什么的古勤,眉根紧皱。

  在方思怡的印象中,魔人要么就是凶狠残暴不仁的,要么就是阴险狡诈的。总之,魔人实在让她很难产生信任感。

  张狂传音回道:“我自有准备,古力反水的可能性不大,否则一路走来,他有很多机会传出消息去。而且就算他反水,我也早就有了应对策略,你且放心就是。”

  方思怡见张狂没有细说,知道继续问下去张狂也不见得会解答。况且她现在和张狂算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她相信张狂不会将他自己也陷入危险境地。

  五千里的范围实在过于广大,即便是以外事管理所的能力,也不见得能照顾到滴水不漏。

  前面的几道关卡虽然不失严格,但是也不可能完完全全照顾到所有的地方。张狂四人寻隙而入,一路挺近了两千多里地,终是不得不停下来。

  越是靠近金梓城,巡察的力度越是强大,各种探察作用的魔器,或明或暗,可谓将金梓城周围包裹成了密不透风。

  甚至在前方关卡百里之外,张狂和方思怡就已经感受到了浓郁的魔器波动,不得不停住前进步伐。

  其实按照方思怡的建议,其实他们完全没必要非去对他们而言,已经成了龙潭虎穴的金梓城。不过如果她要是知道了天阴体这么回事,十有八九也不甘心不去金梓城。

  古力被张狂派去前方查探情况,至此已经差不多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一个多时辰,按照古力的脚程,差不多已经可以走出五十多里地了。而且古力也根本不必要去关卡,按照张狂的意思,只要稍微往前探察个二十多里地的情况,也就差不多可以了。

  这由不得方思怡不心生疑虑,看向古勤的目光也有些不善起来。

  如果有什么情况发生,想必方思怡连丝毫犹豫都不会,直接就先将古勤斩杀了事。

  古勤心头忐忑。

  一方面他自然相信自己兄长,古力久去不回,很有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事,古勤自是免不了会有所担心。另一方面,却是方思怡看向他目光中的寒意,实在让他忍不住头皮发麻。而且张狂虽然没有任何表示,但张狂神情越是平静,古勤心中就越是失去了底气,仿佛自己心中的所有小秘密,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张狂窥探了个干干净净。

  古力久去不回,的确是遇到了情况。

  确切地说,是古力主动找到了情况。

  和张狂几人分开之后,古力独自一人继续往前行进。似他这般开辟中期的魔人,在这地底世界可谓遍地都是,而且他的相貌也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清奇之处。

  离开丛林,古力从大道往前行进。只有趋向与正常的行为,才越不会引起他人的怀疑。

  经过无数年的休养生息,这片地底世界的魔人数量已经逐渐朝着以前鼎盛之时复苏。

  金梓城乃是方圆万里内数一数二的城池,自然是繁华之所在。大路上来来往往的魔人,或独行或成群结伴,或拉货或扛刀,虽然远远称不上人潮密集,可也绝不在少数。

  古力混迹在人群中,表现就和普通赶路的魔人没什么两样。

  前面五十多里路途,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古力沿途上和一些从关卡那边过来的魔人稍稍打听着前面关卡的情况,又沿路不漏痕迹地将周围的情形记在心里,以便做好准备回去向张狂汇报情况。

  正待返回,可就在这时,古力却意外见到了一个熟人。

  更FP新最快上q酷/匠k网%$

  一个身形壮硕近两米,颇有一番威仪的半百老者。虽然发色已经灰白,但却打扮得一丝不苟,令人不觉产生刻板严肃的感觉,和他身边四个魔人护卫的粗狂豪放形成鲜明对比。

  四个魔人护卫气势强大,古力看不透,至少已经比他高出了三个大境界以上。

  除了四个魔人护卫,还有一个身着长衫的元人,是个面色阴郁的中年人,古力同样看不透他的境界。

  中间那个半百老者即便是化成灰,古力却也认得。这人正是思家的二管家思清,虽然名字中带了一个清,但古力却知道,这个思清绝对不是什么清清白白的好鸟,而是贪得无厌,在背地里不知道干出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总之,在古力的印象中,思家上下就没有一个好鸟。而这个思清让古力尤其影响深刻的原因,是因为当初古力和古勤两兄弟,就是被思清去矿场视察的时候,顺道留在了矿场,从此开始了累死累活的生涯。

  远隔着两百多米的距离,古力只是不漏声色地瞟了一眼,目光就移向了他处。强者对于外事外物往往都会拥有超强感应,盯的目光久了,很有可能发现古力。

  古力不傻,如非必要,绝对不会去赌思清还是否记得他这个无关紧要的小卒子。

  思清一行一共六人,五个魔人一个元人,胯下都骑着近两米高独角马。也没有策马扬鞭,只是任由独角马往前快步行进。思清骑在马背上,目光不在聚焦状态,似乎在出神想着什么事情。

  无论是气势,又或者是衣着,还是他们胯下矫健高壮的独角马,无以不在展示着他们的非凡身份。沿途上的其余魔人都不敢惹他们,无论是不是拉着货物,都从道路的两边隔着四五米外绕了开去。

  魔人受到地底魔气的影响,虽然使得他们独居非凡战力,但也同时使得他们性情残暴,对待元人如此,而对待自己的同族也是格外凶狠。往往一个眼神不对,强者便极有可能一刀将弱者砍杀。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魔人中表现但尤其盛行。对他们而言,杀人从来就是不管对错,只问强弱。若不是还有着外界元人的威胁,以及那些城市势力的约束,只怕魔人单单是自相残杀,就要自身所剩无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