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能无可奈何,只得先回头对付身后的这头厚土实力魔物。

  另外三个长者也紧跟上来帮忙。

  四个强者,其中更有两个厚土修为的强者,四人合力对付独角嗜血兽自然是轻松简单,甚至还有空余心思来讨论张狂。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兄弟怎么会不见了的?”铁能心头满是疑惑。

  其中一个长者回道:“我们也不知道,当我们回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已经没了张兄弟的踪影,而后我们又细细搜索了方圆三里范围,可是没有发现一点线索。”

  “本来我们猜测张兄弟是不是遭遇不测,又或者是因为某些急事之类的原因走了,可是种种迹象都表明不是这些原因。”

  “而且就算要离开,也可以给我们发出信息才是……”

  另外三个长者你一言我一语,却是让铁能一颗心直往下沉,心中的不祥预感越来越强烈。

  “赶紧完事,然后搜索四周,尽快回村看看,看张兄弟是不是先一步比我们回去铁村了。”铁能沉声说道。虽然他知道这个理由很是站不住脚,张狂基本没理由抛下他们独自回去铁村,可此时此刻,他便是任何一种微小的可能性都不愿放过。

  在铁能四人的全力施为下,不过百息左右,这头独角嗜血兽就已经抵挡不住,只得仓皇向远处逃去。这时铁能几人哪里还有心思去管那头独角嗜血兽?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找到张狂才最为重要。

  他们先是搜索了一遍周遭十里范围,可是一无所得。然后他们不敢怠慢,赶紧回到铁村,却发现就连方思怡也早就已经人去屋空。

  此时此刻的情景,哪怕是用脚后跟去想,也能将真相推测出一个四五分了。

  “张狂小儿,竟敢欺我……”铁能血目通红,一掌下去,竟然将张狂和方思怡之前居住的独立小院给拍成了一堆废墟。

  周围人莫不胆寒。

  “搜,给我搜索。哪怕掘地三尺,也要将那两个贱人找出来。我要让他们知道,我铁村的怒火到底是多么恐怖……”

  而此时让铁能跳脚大骂的张狂,正汇合了方思怡一道,往西而行。

  此刻张狂的修为,已然达到了金晶中期。方思怡虽然意外,但只当做是张狂日积月累,此刻修为终于达到了突破的程度,倒是没有想到其它。

  “我们现在去哪里?”虽然知道张狂十有八九不会告诉自己,但方思怡依旧是忍不住心头疑惑问道。

  只听张狂果然如她预料般的那样回道:“不知道,只要走着就行了。”

  张狂前进的方向,却是一直都受着黑蛋的指引。

  通过之前的经验,张狂隐隐也有些明白了,黑蛋所要去的地方,要么就是地底魔气充沛的地方,而要么就是那个方向有什么吸引着它的宝物。

  张狂此时依旧还是一副魔人形象。

  魔人不突破造天阶段,便不能拥有飞行的能力,这也是魔人不如元人的一大缺陷。当然,魔人也会在其他方面胜过元人,比如魔人依靠强横身体素质对敌,持久战斗力普遍超过元人。

  为了不引人瞩目,张狂两人只能是在地面上疾驰。

  张狂将神念探入储物戒中,此时在他的储物戒中,血玉碎片正在与血球融为一体。

  不出张狂所料,这血玉碎片和血球,果然是同属本源。

  以血球为中心,血玉碎片的一端混若天成一样连接在血球上,占据了血球横截面的四分之一长度。由此推测,这块血玉碎片很可能只是其中四分之一的部分碎片。

  在路途上,张狂也尝试着斩杀了几个魔物。

  血球就好像是一个收容器,而血玉碎片则就好比是一个收集器。斩杀的魔物生命精华先是被血玉碎片主动吸收,然后再传递到血球中收容起来。

  “想来当年血魔就是靠着这件至宝横行天下,甚至于最终成功封圣。不过这件至宝却也有一个很大的弊端……”张狂细细揣摩着血魔遗物。

  血球中提炼而出的生命精华虽然可以提升修为,但其中却包含着被斩杀之物的怨念,以及浓郁的血气和杀念。张狂现在才刚开始利用血魔遗物,这种情况还不算明显,但可想而知,若是当其中的怨念、血气和杀念累积到一定程度,必然十分庞大,甚至足以将持有者摧毁得魂飞魄散。

  当年血魔虽然踏入圣道,但却莫名其妙的自爆而亡,便是连神魂都只剩下一缕残余,想必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前车之鉴,不可不引以为戒。

  “看来以后须得时刻注意,每当怨念这些负面状态累积到一个极限程度,就必须停止杀戮,细细纯化心神,万不可走上血魔的老路……”张狂心中细细思索。

  得到血魔遗物,若无意外,张狂必然就要走上一套杀戮成圣的道路。

  之后的一连四天,一路之上,方思怡便看着张狂一边赶路,一边沿途搜索魔物来斩杀。

  方思怡再度忍不住,出声说道:“你这样大肆杀戮魔物,说不定会引来魔人的注意。而且你斩杀这些魔物,根本就没有必要吧?”

  她实在是想不通张狂这么做的道理,简直就是白白耽误赶路的功夫,而且浪费他自己的元气和体力。往往能够赶十数里路途的时间,放在他们两人身上,有时候甚至还不足以走出一里远。

  但她哪里知道,此时的张狂正沉浸在修为一截一截急速提升的快感中。

  8酷Q7匠$,网Q首发7!

  “正好你现在也是闲来无事,正好可以协助我斩杀魔物。不过你得注意下手分寸,不要将魔物随便杀死了,最后的一刀留给我来斩杀就行了……”张狂将方思怡也拉来做苦力。

  张狂又发现一个规律,从始至终完全由自己斩杀的生物,差不多能够让血魔遗物吸收其本身的百分之五左右的生命精华。可若是通过他人协助,让自己完成最后一刀斩杀的生灵,血魔遗物甚至吸收不到百分之一的生命精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