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者之所以称为长者,并不单单只是年龄大就可以,至少要具备方寸中期以上的实力,尤其是铁村村长铁能,乃是方寸之上,厚土初期的强者,同时也是铁村第一强者。

  再者说,在这片魔物横行、争斗不休的地域生活,修为实力不高,根本也就活不长。

  议事厅中一共有五人,无一不是方寸中期以上的强者。

  “刺源城的上贡已经只有十四天,我们现在需要做两手准备。”铁能用猩红的眼眸在左右四个长者脸上一一扫过,沉声道:“铁石已经带着村中最精锐的战士去猎杀精炼古树,若无意外,应该可以取得精炼果。但我们也不能不防止会有个万一,比如精炼果被人捷足先登之类的情况。所以我们需要做足两手准备,考虑一下如果铁石没有取得精炼果,我们又该如何应付刺源城。”

  “这确实值得考虑,只是除了精炼果,我们铁村只怕也拿不出什么其他让刺源城看得上眼的东西了。”一个独眼长者皱眉叹息道。

  铁村贫乏,不比那些富裕的村子,每一年的常规上贡铁村还勉强能够承受,可每五年一次的大贡,却就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了。

  五年前的那次大贡,铁村的进贡让刺源城看不上眼,直接抽取了村中三分之一的青壮去刺源城参军。说是参军,但魔人本就性情残暴,为了争夺各种资源,地底世界常年攻伐不断,这批青壮到底能够回来几个都是未知数。

  铁村本来就人不多,还不到七百人。三分一的青壮流失,让铁村经过五年的时间都没有恢复过来,与其他村子的争斗中,经常处于下风。

  若不是铁能举出了种种措施,只怕铁村都有可能一蹶不振。

  五年前的事件,绝对不能再度重演,这几乎是每一个铁村人的共识。

  一阵沉默后,一个花白胡子的长者突然出声打破沉默。

  “要不然……我们将血球……”

  “住嘴!”铁能猛然呵斥道,眼中猩红瞬间暴涨,几乎璀璨。

  花白胡子长者自知失口,面色讪讪。

  好一阵,铁能神情才重新柔和下来,开口解释道:“血球是促进我们村人强大的保证,就算再度将我们铁村抽取三分之一的青壮,也绝对不能失去血球。”

  “村长说的话不错,我们不能顾得眼前,而失去了未来。”独眼长者出言赞同道。

  有一个长者叹息道:“实在不行,只能付出一定代价,从黑村去借取一些宝贝。”

  一直没有说话,所在角落里的那个面容威严的老者说道:“其实各位也不必悲观,以铁石的能力,再加上那一对精英战士,取不到精炼果的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

  “对,我们也不用过于忧虑嘛……”花白胡子长者也舒展眉头道。

  正当此时,楼梯那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

  蹬蹬蹬……

  “村长,村长不好了……”人还没到,声音就已先至。

  很快就见一个精瘦的中年人满面急火地闯进了议事厅。

  厅中五位长者心中立即都涌现不好预感。

  “凡是不要急,说,到底是什么事?”铁能猩红目光死死盯住精瘦中年。

  “铁石……铁石他们供奉在祠堂里的名牌,全都碎掉了。”精瘦中年一句话下来,顿时便恍若晴天霹雳,将厅中五位长者炸得脑子一阵“嗡嗡嗡”乱响。

  “什么?!”铁能牙咬切齿,这两个字仿佛是从他牙缝里迸出来。

  轰隆!铁能身下的石椅突然倒塌,可铁能却偏偏没有倒下去,而是如座虚空,一阵骇然气势从他身周爆发出来,由其他双眼竟是鲜红透亮,似是鲜血凝就而成。

  精瘦中年不经意间对上铁能的双眼,顿时就好像自己已经被无穷无尽的血海所包围,杀念、暴虐、愤怒……

  种种负面情绪,便好似一击闷锤狠狠敲击在精瘦中年胸口,让他顿时忍不住,竟是“哇”一声呕出大口鲜血来。“蹬蹬蹬”地不由自主退了好几步,精瘦中年这才平复下心境,不过已是面如金纸。

  “走!”铁能猛然起身,朝门口走去,其余四位长者也纷纷阴沉着脸色跟了上去。

  祠堂离聚魔殿不远,铁能他们抵达村中祠堂的时候,这里里里外外已经未满了好几圈人。

  _$最Y新*/章J节m上XF酷I匠网0x

  人人都是面色慌乱,嘈杂私语不已。

  “村长来了……”突然有人叫道。

  人群回头看去,果然就见村长在内的五个村中长者正朝着这边大踏步而来,已离这边不足五十米距离。

  人群连忙分开一条道路。

  砰砰砰……

  几个没来得及让开道路的铁村人,直接被铁能两眼一瞪,顿时就如同被铁锤撞击,直接飞落至两旁四五丈开外,已是受了不轻伤势。

  铁能,包括另外四位村中长者,都是一副煞气逼人。

  魔人利用魔气修炼,修炼越到高深处,便受魔气影响越深。那些魔人之中的强者,无一不是血气滔天的嗜杀之人,凶狠残暴,堪比魔物妖兽。

  此时铁能五人怒火攻心,没有杀人,已经是看在同村族人的份上。

  铁能五人踏进祠堂门槛,一眼就扫见了祠内内的情景,顿时周身煞气更甚。周围那些普通村人,为气势所迫,纷纷忙不迭退出铁能五人十米开外。

  祠堂除了门口的另外三面,是呈阶梯状的一排排石架,前低后高。

  在石架上,则摆放着一块块约莫尺许高度的四方形红色玉牌,每一块玉牌上都刻着一个名字,散发着如同真灵般的生命气息。

  玉牌一共是六百二十一块,代表着全村六百二十一人,包括铁能五个长者的玉牌也在其中。

  这玉牌的摆放位置并不按照村人们的身份高低,而是按照村人的出生顺序。一旦将玉牌摆上祠堂,除非铁村遇到灭顶之灾,又或者其他不可抗力因素,玉牌只有在村中有人死去的时候会移动顺序。

  而此时在三面石架的不同位置,不多不少,已经有十七面玉牌碎成了几块散落在石架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