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退出离古树十余丈开外,他们才来得及将目光向四周扫去。

  “队长……”两个魔人看见铁石呆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什么情况,不禁既惊且忧。

  张狂和方思怡两人对于这仅剩下的两个魔人丝毫没有放过的意思,直接展开攻势,各自寻准一个魔人攻了上去。

  铁石如同一座雕塑般呆愣地离在原地,没有任何表情,眼中闪烁的七彩光华逐渐淡去。

  七色花甚至连方寸中期的巨鸟都能够短暂迷惑,铁石不过是金晶巅峰而已,而且方才又是猝不及防下,自然也逃不过七色花的威力。

  七色花的影响随着时间的冲刷,终于彻底散去。

  “不好!”铁石清醒过来,方才的一幕幕情景顿时浮现在他心头。

  方才他虽然被七色花迷惑,可是张狂为了节省心神之力,并没有全力催动七色花,使得铁石对于周围还是有着感应。

  来的时候一共十七个同伴,当时志得意满。可是现在……

  看着仅剩下的那两个族人在张狂两人的攻势下苦苦支撑,铁石满心悲痛不已。不过他也晓得好歹,此时他战力已失,就算留在这里,非但没有任何作用,反倒是为同伴增加了一个拖累。

  “你们好自珍重……”铁石再度看了那边两处战斗一眼,收起眼中悲色,转身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丛林深处。

  就在铁石身影消失的那一刻,张狂也“恰好”一刀将他身前这个金晶后期魔人一刀斩首。

  然后张狂和方思怡合围,不过十息不到,就将最后仅剩下的这个魔人杀死。

  “那个铁石不见了……”方思怡转头没有发现铁石的身影,不由有些神情凝重。

  他们在这个荒乱森林中人生地不熟,和魔人相比,魔人可说是占据了绝对的天时、地利、人和。

  张狂却轻笑一声,说道:“放心,他走不掉的。”

  “你在他身上下了跟踪之术。”方思怡意外道,看向张狂的眼神不由很是复杂。

  她作为方家第一天才,更是靠山宗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自然免不了心高气傲,向来就不如何将同辈放在眼中。可是一路走来,张狂的战力、心思缜密、性情沉稳等等方面,无一不是深深打击到了她。

  除了修为还不足以称道,但是张狂在其余各方面的表现,已经超过了靠山宗的那些老一辈。

  “那我们现在去追杀铁石?”方思怡问道。

  “不急。”张狂摇头,看向那棵正在吸收大地之力,迅速恢复着自身伤势的精炼古树说道:“我们先把精炼果取得再说。”

  “这可不简单。”方思怡皱了皱眉,方才那么多金晶后期乃至是金晶巅峰的魔人围攻精炼古树,却也没有斩杀得了精炼古树。

  虽然这其中有他们两人从中作梗,可是精炼古树作为方寸中期的存在,哪怕重伤垂危,可是战力也是不容置疑的。

  “不必强求,不过能取得自然是最好。”张狂说着,已经持刀向精炼古树驰去。

  方思怡见张狂已经往前杀去,只得紧跟而上。

  哪知道张狂离着古树还有二十余米,便见一颗乳白色果实从零落的树冠上朝自己飞射了过来。

  同时从古树上传来一阵感激的意念。

  精炼古树竟是在感谢他们方才的救命之恩。

  张狂顺手接过乳白色、拳头大小的果实,停住疾驰的步伐,冲古树点了点头。

  他虽然有志于精炼果,但想要从精炼古树取得果实,其实也只有六成把握。

  方思怡也停在张狂身边,奇异地看了一眼精炼古树,又偏头打量着张狂手中的精炼果。

  “听那铁石的说法,精炼果对我们这些修炼元气的人而言,是剧毒之物,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方思怡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从精炼果中感受到浓郁的生命能量,知道这精炼果必然不凡,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羡慕,不过她也知道这精炼果必然是没有自己的份。

  张狂将精炼果收回储物戒中,淡淡道:“到时候寻一个魔人问问便知。”

  ……

  铁石强忍着伤势,在丛林中一路逃窜,丝毫不敢停留。

  o…更新MX最Xh快上"酷`匠网

  虽然铁石很不愿承认事实,但他也明白自己的那两个族人,在两个元人的攻势下并不能支撑多久。他现在只寄希望那两个元人会看上精炼果,没有过多心思来顾及他。

  想到之前自己对那两个元人说精炼果对元人乃是剧毒之物,铁石心中就不觉有些后悔。当初早知道就应该说出精炼果的真正功效,让那两个元人对精炼果心生贪婪,自己现在才会更为不足为重。

  直到一路奔逃了二十多里地,铁石久不见身后有人追来,他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长时间的激烈跑路,让他本来已经逐渐稳固住的伤口又重新有些崩裂的迹象,丝丝鲜血从伤口溢出来,让他身上的鲜血从来就不曾干涸过。

  过度的失血,让铁石脸色本来就白暂的脸色越加苍白,头脑只觉阵阵眩晕。

  吼……

  伴随着一声兽吼,一只身披鳞甲、足有两人之高的棕熊突然从左前方向铁石扑来。

  “真是龙游浅滩遭虾戏,想不到铁石今日竟也沦落到如此地步,连区区一头‘铁甲熊’也敢来惹我。”铁石苦笑一声,连忙闪避开来。

  这铁甲熊生得威武雄壮,浑身鳞甲闪烁着金属光泽,将它从头至尾包裹得不留缝隙。

  它目光死死地盯着铁石,双眼猩红似欲滴血,张开酒缸一般的巨口,上下两排森森尖牙利齿,叫人心中不得不泛起一阵寒意。

  但其实铁甲熊也不过是明火实力的魔物而已。

  若是平常,铁石随手一掌就能击毙铁甲熊,可是现在他面对铁甲熊的攻势,只能闪躲逃跑。

  也并非是他没有能力对付区区一头明火实力的魔物,但若是稍有战斗,必然就会牵动自身的伤势。

  铁石并不知道身后的那两个元人是否追来,但凡是总要做最坏的打算,这才能得到一个较好的结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