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多斤的力道,这是什么概念?便相当于一个原粒巅峰修炼者,近乎用出全力之下的威力。

  张狂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座大山给击中,如遭雷噬般,瞬间好像整个身子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样。心头一闷,顿时忍不住“哇”一下呕出来大口鲜血。

  虽然身体遭受重创,但张狂毕竟还没有失去神智,当即也顾不得稳住身形,身子犹在趔趄中,双手就已经组成一片掌势朝头顶护去。

  砰!张狂单膝磕在台阶上,总算是稳住了一下身形。

  便是刚才那一击落石,就已经让他体内遭受了重创。

  但是此时,他哪里又还顾及得了体内伤势,每继续耽搁一刻,他精力和体力就会越加耗费一分,危险也会越多。

  张狂咬紧牙关,直起身来继续往上走去。

  九十九……

  一百……

  噗噗!又是两颗落石落在张狂身上,一颗击在右肩头,另一颗则是集中在胸前。

  张狂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脸色已经惨白一片。此时无论是体内伤势,还是精力和体力,都已经达到了极限。

  不过还好,此时往前还有三步,就会步入第五广场。

  希望就在眼前,张狂觉得本来已经枯竭到了极限的身体,似乎凭空又涌入了一股莫名力量,竟是生生让他的步伐再次稳健起来。

  一步、两步、三步……

  等终于踏入第五广场后,张狂便如彻底失去了精气神一般,整个人顿时就单膝跪倒在地上。

  “呼呼呼……”直到这时,张狂也才来得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只觉得肺部随着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是烈烈作痛。

  张狂这也是达到了极限的表现,若是刚才的天梯路再多上几级台阶,他真的就不一定能够攀登成功了。

  此时终于抵达第五广场,安全下来的一瞬间,张狂便大口喘息起来。不过向来就养成的谨慎性格,让他依旧还对周围的情况留有几分心思。

  只见第五广场的中央地面上,竖直插着一根足有一人来高的断指。如果单从表面看来,这断指似是石雕而成,而且看形状,应该是右手食指。

  仅仅只是瞟了一眼断指,张狂就顿觉神识一阵恍惚,断指便好似活了过来,正在一指向自己戳了过来。

  张狂一惊,连忙收慑心神,那感觉顿时消失掉,他心中不禁暗道那断指果然是非凡之物。

  现在他精力和体力几乎是双重耗尽,身体更已是重伤之躯。

  当即张狂便也不去管那断指到底是何等物品,而是盘膝静坐恢复起来。若是此时储物戒没有被封印,能够取出其中疗伤物品,那自然是更能迅速恢复身体伤势。

  正如此想着,张狂突然感到自己指间的储物戒似乎有了什么变化。

  略一试探,竟是发现自己的神念已经可以探入储物戒中。储物戒上的封印,竟是在第五广场上不知不觉地已经解除。

  张狂先从储物戒中取出几颗疗伤丹药吞下,然后再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套白色长衫穿上,这才开始打坐调息起来。

  2◎更新A*最快;h上_◇酷r匠AM网

  有了丹药的辅助,再加上张狂曾经在第三广场的池子中大大增强过身体恢复力,尽管此时已经重伤之躯,但只不过才半刻中不到,身子竟然就已是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等身体伤势好得差不多,张狂这才来到断指跟前十步左右距离,仔细打量起来断指。

  刚才只不过是随便瞟上一眼,就有心惊神颤的感觉。此时仔细打量,张狂恍惚间,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置身于另外一片天地。

  四下皆是苍茫原野,天穹似盖,漆黑望不见其尽头。

  突然间,一股庞大的威压自天而将,抬头往上望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但那股威压却越来越大,直教人心头沉甸甸地,渐渐已是喘不过气来,莫名地危机感涌上心头。

  随着威压越来越大,最后竟是如同凝成了实质,周围的空气如固化了一般,将身子牢牢禁锢住,不可动弹分毫。

  咔嚓!一声巨响,那漆黑如布的天穹竟似瓷片般,片片碎裂开来,然后一根撑天立地的巨大食指,从天穹后往地上戳来。

  食指来势是如此缓慢,甚至可以清晰看清它的每一分动作,可是眼睁睁地看着它一指戳下来,身躯就像不属于自己了一样,竟是无法躲避。

  手指却是似慢实快,只见其下的空气都已经被挤压成了食指,使得手指上凭白多了些浅黄色。随着手指渐渐落下来,最后已经填满了整个视野,根本就已是望不见手指的全貌,也根本不知道手指从何而来,它的主人又到底是谁。

  张狂便眼睁睁地看着手指戳下来,什么也做不了,一股绝望和莫可奈何的情绪涌现在心头。

  神识突然又是一阵恍惚,张狂突然发现视野角度竟是又出现在了天穹上。往下看去,只见到一根巨大的手指狠狠点在地面上。

  轻而易举地,地面就被巨指戳出了一个大洞。从大洞边缘处,无数条裂纹蔓延开来,直至无限远处的尽头。大地在这犹如蛛网一般的沟壑弥补下,再也压制不住地底的岩浆。

  轰隆隆……

  只见大地片片崩裂开来,其下的岩浆喷射出来,瞬间就蔓延了整个苍茫大地,另其成为了一片岩浆火海。

  不过只有一指之力,竟是如同天威使然,现出天崩地裂的场景。

  哪怕是前世的张狂,也可以肯定不能在巨指的威力下存活下来。

  神智不知何时又重新回到张狂自己躯体,一股明悟旋绕在他心头,右手食忽冷忽热,冷到极点寒入骨髓,热到极点如同烙铁。

  “苍穹指,一指断人生死,二指天崩地裂,当真是好一门神通……”张狂喃喃感叹道。

  所谓神通,乃是那些突破了大五行的强者所用手段。神通不同于法术,法术多是拘泥于五行以内。相较于神通,法术显得过于单一而又威力小。

  神通则不尽然,或是突破于五行之外,又或是综合数种五行之力,形式多变,威力往往也都会强于法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