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炼意志……人都道我任东流才是红枫大陆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可笑,今日方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任东流慨然叹息,眼中既有落寞,却也有一丝轻松。

  第一天才的称号,即是一种无上荣誉,但……又何尝不是沉重压力呢?

  众人一时间感叹莫名,直道张狂达到了红枫大陆前无古人的凝炼意志的武道境界。可是他们哪里又知道,张狂此时达到的,却是更高一层的武道第五境界,感悟道境。

  莫说是在红枫世界,便是在已知的三个地级位面,也从未有人达到过武道第五境界。

  “凝练意志”和“感悟道境”这两个武道境界,都已经脱离了招式的范畴,便犹如有形和无形之间的比较。

  虽然两者有些相似,但却绝不能混为一谈。前者再是达到极致,也终究只不过是自身的意念所化,而后者,却是天地意念所化,其威严浩大,已经达到了不可明说的境地。

  徐子玉眼中闪烁着浓浓的嫉恨,心头仿佛有一头潜伏已久的恶魔苏醒过来,正在张嘴狂吼。

  “凭什么?他张狂何德何能?竟然能够凝练出武道意志,我徐子玉不服……杀,对,杀了他,他就不能威胁到我了……”

  徐子玉眼中的嫉恨,迅速就已经转化成一股强烈的杀意。

  其身旁四五米外的任东流似乎察觉到什么,侧头看了过来,等看清徐子玉眼中几乎是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顿时心头大叫不妙。

  “不要……”

  但是还不等任东流的惊呼出口,徐子玉已经化身为一道残影,带着无边杀气向张狂冲了过去。

  “哈哈,去死吧……”徐子玉狂笑,脸上的狰狞表情,使得他便好像一个索命厉鬼。

  “大胆……”

  “该死……”

  “门主小心……”

  ……

  顾秋月、杜月白等人尽皆惊怒,纷纷暴喝出口。可是事到如今,他们又哪里还来得及出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徐子玉迅速接近张狂而去。

  徐子玉本来就距离张狂不过约莫二十米距离,二十米距离对于普通凡俗人来说,或许还能算作一段不容忽视的长度。但对于原粒巅峰的修炼者来说,二十米距离,一跃便可瞬息跨过。

  登顶峰外,本来正盯着光幕上情景,噪杂议论着的众人看见徐子玉突然暴起发难,皆是忍不住一阵惊呼。

  玄元宗的众人,无不是神情惊怒。

  张守静怒喝道:“若我儿出事,玄元宗从此宣战一气宗……”

  在场之人,听见张守静的话,无不是大惊失色。

  虽然一者不过是区区玄级三等势力,一者是当之无愧的红枫大陆第一宗。尽管玄元宗大为势弱,可说到底,玄元宗乃是南域地界的一份子,也是南域地界千百年来能够抵御外界势力的中坚力量之一,他们绝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玄元宗被一气宗压着打。

  而若是南域地界齐齐出动,到时候若是事态一再恶化下去,只怕整个红枫世界的修炼界,都将会被卷入一场腥风血雨中。虽然这种可能性不足十分之一二,可是一旦发生,便绝对不啻于一场浩劫。

  八米、五米、三米……

  等徐子玉及近张狂一米范围内,张狂依旧是没有半点反应。如此短暂的距离,就算张狂此时的修为没有被压制,依旧还在寸木境界,恐怕也不一定能够反应得过来了。

  徐子玉并掌作刀,刀锋直指张狂咽喉要害,迅厉极猛,甚至连空气都被切割出了尖啸声。

  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张狂,徐子玉脸上的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