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子玉只觉得甚至越来越恍惚,眼前的情景一片模糊,甚至就连近在咫尺的张狂面容,也已是看不清。

  如此这般下去,只怕不出五十息,徐子玉就知道自己一定会撑不住了。

  “我发誓……此生绝不找玄元宗,以及千代舞月的麻烦,若违此誓……”徐子玉的誓言,就像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一般,是如此的艰涩,其中蕴含的浓烈恨意,只怕是傻子都能够感受得到。

  说出这番誓言的时候,徐子玉没有被酷寒冻昏神智,却差点被屈辱给冲昏了头脑。

  张狂却是恍若无觉,等徐子玉发完誓言,这才让开道路来。

  徐子玉不敢怠慢,提着最后几分精力,一步一挪,终于在昏倒之前踏入了广场。

  张狂随即也不管徐子玉如何,走到广场中央的石碑前方十数米出,盘膝坐下,凝神去看石碑人影。

  人影很是简单,就像是小孩子的涂鸦一样,只是草草用几根线条勾勒出来。但如此简单勾勒出来的人影,看上去又觉得栩栩如生,又或者说……具备人的神韵!

  随着张狂凝神静气,不过四五息左右时间,就见到石碑上的人影竟是开始缓缓动作起来。

  人影摆手踢腿,或者转身提臀,又或者将腿从后面一直弯折到背后,各种各样的姿势被他展示出来,简直只要是能想得到的姿势,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跟着张狂之后不久,任东流等人也开始陆续盘膝于石碑前,开始参悟起来。

  随着一段时间过去后,第二段石阶再也无人攀登。

  此时抵达第二广场的,三十五人中还剩下十八人。玄元宗本来还有十人,现在却余下六人,就连武坤元和林飞也没能通过第二阶段。

  倒是那三个黄级势力,每一人虽然都攀登得很艰难,但都是成功抵达了第二广场。

  众人调息恢复完毕,便坐在石碑前参悟,谁也没有心思去和他人交谈,气氛很是沉凝。

  初时张狂只是用普通平常的眼光去看,就像是在看星星月亮一样,不参杂丝毫想法。在他眼中,人影所展示出来的动作,完全就没有什么规律,甚至连农家子弟所学的庄稼把式也比这来得有套路。

  张狂微微皱眉,自然不信第二广场的这块石碑,会是如此没有意义。

  便在这时,突然旁边传来一声包含欣喜的失声。

  “原来如此……原来这石碑上人影所演示的,是一套身法。”一个倚天教弟子惊喜失声道:“我的身法正好是弱项,这简直就是在眷顾我不成……”

  “身法?”旁边一个他的同门不由诧异道:“这上面人影所展示的,不是一套非常具有杀伤力的御剑之术么?”

  之前那人嗤之以鼻道:“再怎么看,也不像是御剑之术,明明就是身法好不好?”

  说着,他已经顾不得在理会同门,便如此在广场上开始印证起自己从石碑上参悟的身法。只见他身法的身法虽然极为迅速,但身势转换之间,总有种说不上来的生涩,如此身法,在小范围内的争斗中,会很容易就落入下风。

  这般的下乘身法,就连那些普通的同辈修炼者都是略有不如,而在此地的修炼者,无一不是同辈之中的天才之辈,如此倒也怪不得他刚才说身法是他的弱项。

  但随着那名倚天教弟子的身形舞动,很快那些生涩处就渐渐消失,变得圆润起来。

  他的那位同门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愣神道:“身法?不应该啊,分明就是御剑之术……”

  说着,他凝气成剑,按照从石碑中参悟的那样,也开始印证起来。

  只见剑法初时迅捷有余,杀伤不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剑气却逐渐凌厉起来,酝酿着一种斩灭一切的气机。

  接下来,又陆续有更多人的当场印证起自己从石碑中参悟所得,只是他们所得却是完全不同,甚至可说是完全不相干。

  其中有身法、有御器法门、也有拳法……

  应有尽有,不一而足。

  他们一边印证着参悟所得,而当有所瓶颈的时候,便又重新坐下参悟石碑,一旦有所得,再继续起身印证。如此循环往复,不断完善着自己的不足之处,让其逐渐趋于完美。

  不多时,张狂看见杜月白也站了起来。

  在玄元宗同辈弟子中,除了张狂外,杜月白的身法可以说是冠绝同辈。而他唯一有些不足的地方,便是缺少有杀伤力的进攻手段,往往他和别人战斗之时,别人虽然摸不着他的身影,可他也同样很难攻破别人的防御。

  而现在杜月白所参悟的,却恰恰就是一套颇具杀伤力的剑法。

  依旧还陷在石碑中久久参悟不得的众人,看见其他人所展现出来的参悟成果,心中也似乎渐渐明了起来。

  “这石碑人影其实是根据各人的弱项,又或者说是根据他们心中所想,来为他们演示不同的结果么?”根据刚才众人所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张狂似乎已经明白起来这方石碑的作用。

  dl酷匠U网唯,D一正◇?版…O,‘其T{他Vl都是盗C版}3

  不过究竟是不是,终究还得他亲身印证过后才能确认。

  张狂凝神注视着石碑上的人影一举一动,心中思考着。

  “我到底哪里是弱项呢?身法?进攻手段?防御手段?……”

  随着张狂的所想,石碑上人影的动作也渐渐变化起来,从杂乱无章,开始渐渐变得有序。

  但是,也仅仅是不显得那么凌乱了而已,依旧还没有形成一套完成的脉络出来。

  张狂的功法“铸圣道”,乃是他前世参悟了千万本功法之后,又结合一生所学的武道经验所自创出来的。其中的身法、刀法等等之类无一不是囊括了进来,而且张狂此时已经达到武道第四境界的巅峰,隐隐已经触碰第五境界的壁垒。

  武道境界自下往上,分别为初入门槛、由简入繁、由繁化简、凝练意志、感悟道境、自成天地。再之后的境界,张狂相信肯定是有的,毕竟武道修行可以说永无止境,并不会在哪一个境界就会达到顶点,进无可进,最多也只是遇到瓶颈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