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这炼制五行索又不知道需要耗费多少功夫,况且这太乙精木也需要从材料中提取出来,也同样需要耗费一番功夫。

  张狂于是准备为明天的天梯之路保持好状态,至于五行索,到时候等从天梯之路回来再说。

  此时已经夜晚,外面的一轮明月开始逐渐从西边的山头脱离出来,将温润的月华洒满大地。

  静坐一阵,张狂正要准备上床歇息,突然这时房门从外被轻轻叩响。

  张狂走过去打开门,来人却是添香楼的云罗。

  “我不是派人通知你,让你回去了么?”张狂微微皱眉。

  云罗神情淡淡的道:“回去是自然的,只是歌舞还没有为恩客献上,就如此离去,不说在添香楼难以交代,便是连云罗自己,只怕也会过意不去。”

  张狂略一沉吟,觉得闲来也是无事,便道:“既然如此,那就在院子里吧,正好欣赏一出月下美人起舞。”

  酷}1匠`*网=k首A发●

  “便如恩客所愿。”云罗欣然一笑,这一瞬间,原本明朗月色好像都在这绝美笑容下黯淡了许多。

  月光,幽静小院,就着一壶好酒,在朦胧醉意中欣赏美女起舞,人生惬意之事只怕是莫过于此了。

  琴声不再如白日竹林中的那般清脆如流水,只是这般平平淡淡的铺洒开来,便如月色下的一汪温泉,是如此的温润,便是连月光也不再那么清冷,变得有了几分人间情意。

  长笛声复又起,袅袅绕绕,婉转起落,使得原本听来平淡的琴声,也跟着有了起伏,更加温润动人。

  云罗依旧换上了白天竹林中的那双法器靴子,双脚不惹尘埃,便如此在空中翩然起舞。在月光下,云罗便好像整个人都朦胧了起来,渐渐让观者看不清她的身形动作,只看到一团模糊的白影在月色中虽琴音笛声不断变化,偏偏又令人只觉得是如此唯美梦幻。

  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

  才只是半壶酒入喉,张狂眼中已是起了朦胧醉意。

  恍恍惚惚中,张狂好似觉得无尽的月光,凝绝成了一个裸身美人,虽然看不清其身形容貌,但就是知道那定然是不输于凡间的绝美。

  温润琴声,缭绕笛声,便好像化作美人的一声声呢喃。

  只听那月光美人在耳边轻语道:“奴家好生凄苦,你可愿帮我么?”

  此情此景,如此美人哀求,怕是美人能拒绝得了,哪管他男女老少。

  张狂醉眼朦胧地望着月光美人,好像是只顾着欣赏美色,而忘记了答话。

  月光美人哀怨地嗔了张狂一眼,又再次问道:“难道你这么狠心,就不愿帮我么?”

  月光美人又一连问了好几次,可偏偏张狂都好似忘了回答一样,只顾沉浸在如此美色中。

  “唉,奴家可真是命苦……”月光美人得不到回答,终是凄叹一声,转身身子,好像就要如此失落离去。

  月色光华,渐渐从月光美人身上散逸出来,美人身影越来越黯淡下去,看这种形势,只怕很快就要消散在天地间了。

  张狂还是不为所动。

  身影已经呈现出半透明的月光美人突然再也忍不住,转身扑到在张狂面前,嘤嘤哭泣着哀求道:“莫要如此狠心,还望能帮我一次,奴家到时必有厚报……”

  如此美人的哀求,只怕是一个铁做的人,也在温言软语中早化作一滩铁水了。

  张狂的心肠就好像比五指峰还要来得坚硬,在美人断人心肠的哭求中,竟是还能一边欣赏着美色,一边一杯酒接着一杯酒。

  不知何时,一壶酒终于是空荡荡了。

  张狂这才开口问道:“你有何苦?说来听听也是无妨。”

  便在开口说话的一瞬间,张狂眼中的迷醉哪里还有半分余存,从未有过的清醒。

  那月光美人一愣,惊异道:“你竟然……”

  “区区迷魂摄魄的手段,又岂能迷惑得了我?”张狂轻哼一声。

  哼声不大,但停在月光美人却如遭雷噬,身形一怔,瞬间消散开来。

  琴音歇,笛声止,云罗不知道何时除去了那双法器靴子,静立在张狂三十米开外,怔怔地望着他。

  小院又重新变得幽深寂静起来。

  云罗凄叹一声,正要开口说话,却见张狂似是对着空气般说道:“你们回去吧,这里的事情我自己能够应付。”

  本来静谧如无一人的周围夜色中,突然也传来一声回话:“那请少宗主小心,若有何时,只需叫唤一声便可。”

  原来周围果然还有人,云罗不由心下暗叹一声。如此情况,只怕自己能迷惑得了张狂,只怕最终也是难以得逞。

  “以如此手段对付我,你就不给我一个交代么?”张狂看着云罗,淡淡说道。

  云罗幽幽叹道:“以如此手段对付张少宗主,确实是云罗的不该。这全都是我自己擅作主张,添香楼并不知情,还请少宗主不要因此责怪到添香楼身上,任打任杀,云罗都一并认了。”

  “我要的交代并不是这个。”张狂摇了摇头,又说道:“你这么做的原因,大概跟我说说吧。”

  云罗颔首,娓娓说道:“说起起因,却要追溯到半年前了……”

  云罗一直说了很多,张狂也大致明白了原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就在半年前,一气宗一位叫作胡步云的内门弟子经过黄石城的时候,偶然见了云罗,却是被她的姿色所吸引,要纳她为妾。

  若只是普通的一气宗弟子,虽然免不了麻烦,但总归是能找人解决问题。但那位内门弟子在一气宗很有地位,是一气宗的第二大家族,胡家的人。

  胡家在一气宗之内的地位,就好比是林家在玄元宗内的地位。而且据闻,那位胡步云非但自己是一个微尘后期的强者,甚至在家族中也颇为受重。

  在玄级以上势力,只有在大五行境界以后,才能脱离弟子的地位,走上宗门中高层位置。

  添香楼也曾找人去一气宗说情,但胡步云痴迷云罗,根本不为所动,并且放话下来,天梯路结束后,就要来一趟黄石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