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沉重无比的五指峰下,魔元古蜥丝毫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狂一刀往自己的脖子砍来。

  张狂看也不看一眼滚落在地的巨大蜥蜴头,操纵起五指峰,又朝着另一头魔元古蜥砸去。

  刚才张狂和魔元古蜥之间的战斗虽然只持续了短短十息不到,但闹出的动静却简直地动山摇,这边还在继续和千代舞月缠斗的那头魔元古蜥又怎么可能没有见到。

  见到同伴被斩杀,这头魔元古蜥心中已是萌生退意,此时见到那座恐怖山峰又朝自己轰杀过来,当即也不由于,掉头就往沼泽逃去。

  只是现在才想到要逃,却是已经晚了。千代舞月抓住魔元古蜥逃跑那一瞬间的破绽,以迅雷之势将月牙法器插入魔元古蜥的双眼。

  吼……

  魔元古蜥痛吼,拼命神通使出,浓郁的黑色毒雾自它体内开始迅速冒出。

  但此时此刻,哪有还有机会让它使出拼命神通。

  几乎就在魔元古蜥身周开始冒出毒雾的同时,五指峰自半空追上其身形,势大力沉地轰然落下,直接便让这头魔元古蜥和它的同伴落了同一个下场。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这回还没有等到张狂血魄刀出手,千代舞月便已是数十次斩击瞬间斩在同一处,将魔元古蜥的脖子齐根而断。

  等张狂走到千代舞月百米内,千代舞月只感到一股浓郁的铜牌元气波动传来,不由惊道:“十二?十三块铜牌?!”

  她之前不久才和澜沧剑派的那两位同门碰过面,除了她自己,她两位同门却是一无所获。如此想来,张狂这些铜牌想必是从阴煞门或者倚天教所夺,这让她心中不由升起浓浓地惊异,暗道张狂竟真能实力至此不成?

  一切事了,两人之间的气氛反倒是沉默起来。

  千代舞月从储物戒中取出一颗疗伤丹药,一口吞下。

  犹豫了半天,见张狂已经向沼泽走去,千代舞月才终于开口说道:“刚才……谢了!”

  以往在澜沧剑派,千代舞月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帮过她的人自是不在少数,可千代舞月从来只觉得理所当然。此时对待张狂,千代舞月却不知怎么回事,觉得自己一定要说出这个“谢”字。

  也许是她觉得张狂与其他人不同,也许是经此一事,她明白了不是每个人都应该理所当然帮她的道理,也许,仅仅只是因为不想欠张狂什么人情。

  张狂脚步略一停顿,淡淡道:“其实这等拼命厮杀之事,本来便不是你来参与的,下次见到千代问情,我倒是要好好问问他。”

  说完,脚步继续往前走去。

  但是这句话听在千代舞月的耳中,却让她很不服气。

  “怎么?难道你看不起女人么?我怎么就不能参与了?岂不是,修炼界本来就是不分男女的,你这种想法要是让人知道,简直就要让别人笑死。”

  说话的同时,千代舞月竟是跟了上来。也许是心底的那股不服气,让她迫切要在张狂面前证明自己。

  听到身后千代舞月跟上,张狂也不介意,摇头轻笑道:“不错,修炼界确实又不分男女这种说话,但岂又可知,女子想要成功,本来就需要付出比男人更多的努力,更多的拼命。”

  这话倒不是张狂看不起女性修炼者,而是男人骨子里便有一种固执,有一种热血冒险、好拼搏的因素,这于修炼之途想要走得更远,却是有很大必要的。男女天性如此,倒也无关乎其它。

  千代舞月冷哼一声,心中不服气,可又无从辩驳,只能说道:“那你想必也知道,纵往古今,女性强者也同样如满天繁星不可数,甚至传说的那些圣者中,也有女人。”

  T酷`9匠Ft网》'首C发

  张狂说的是过程,千代舞月则是说的结果,两人说的话牛头不对马嘴。

  张狂无奈摇头,说道:“从元气波动来看,你身上应当已有两块铜牌。有了这些,在我看来你也可以功成身退了,再继续跟过来,那蚀骨蛙可不是好对付的。”

  千代舞月冷哼一声:“放心,我自有分寸,用不着你来担心。”

  两人随即沉默下来,一前一后,前后之间隔着四五步的距离。

  越是接近沼泽,那股令人泛酸的恶臭便越来越浓郁,而且其中蕴含着些微毒素。若是凡俗普通人此时必然会感到头晕目眩,若久闻之甚至还有危及性命,不过张狂二人都是修炼者,身体素质比那些凡俗普通人强大了不知多少倍,除了有些恶心,倒也不用担忧那些。

  离沼泽还有百十米,地面的草丛间,便时不时可以看到很多奇形怪状的毒虫钻进钻出,若到细密之处,更教人头皮有些发麻。

  张狂倒是不虞这些,这些毒虫除了蕴含不凡毒性,大都和普通虫子没有什么区别。他看似只是普普通通的走去,若是识货的人,则会发现这普通的步伐中,却蕴含着某种玄奥的韵律,那些毒虫无论如何,竟也是爬不上他的脚面。而若是落在他的脚底,便会被他毫不容情地“吧唧”一脚踩个稀巴烂。

  至于千代舞月,周身散发着一种奇异的香气,那些毒虫闻之根本就不敢近其五步之内。

  周围草木越来越枯萎,走了约莫四五百米后,草皮已经是贴着地面了,眼前的沼泽一眼望去,一览无遗。

  沼泽上面半米之内的空中,腾着一种淡绿色的雾气,氤氤氲氲,其中蕴藏剧毒。沼泽呈现一片黝黑,其中不时“咕嘟咕嘟”地往上冒着泡,泡沫一旦破开,便可以见一丝绿气从泡沫中泄露出来。

  沼泽中的毒虫较之岸边,自然是更多,一眼看去,尽是各种毒虫在沼泽柔软的湿泥中钻进钻出,由此可想,在沼泽的软泥中,又不知道还有多少毒虫藏身其中。这些毒虫间或也有厮杀着翻滚成一团,大虫吃小虫,种种场景,看起来着实有些令人可怖。

  那些毒虫中,数量最多的是一种通体碧绿色,只有酒杯大小的蛙,这正是蚀骨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