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突然从远处数百米传来一声暴喝。

  “前面可是少宗主?”

  张狂听得出,这正是武坤元的声音。

  林月娇却是被吓得心神一颤,这声音她不熟悉,必然不是她那两个同门或者是倚天教所发出来的。况且来人叫的是少宗主,定然就是玄元宗的弟子。

  单只是对付张狂一人,林月娇就已是力有未逮,此时林月娇又来了一个帮手,这岂不是完全不给她活路?

  林月娇本来便心神憔悴不堪,此时一吓,却是出现了疏忽,本来完美运作的彩绫有了瞬间的滞涩。

  张狂神念再无受阻,五指峰如意操控,化作十丈高峰向林月娇砸来。

  五指峰势大无匹,彩绫可以卸去刀气,却全然无法卸去五指峰的浑厚力道。

  林月娇心头骇然,再也顾不得继续纠缠张狂,连忙抽身往后退去。

  林月娇身形如电,堪堪躲过了五指峰,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庆幸,突然只敢道一阵浓郁地死亡危机袭上心头,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只觉得喉头一凉。

  武坤元疾驰而来,人在两百米外,就已是将那对硕大乌金锤提在了手上。

  只是还不等他出手,就见场中形势一串电光石闪般的变化,一颗犹带着绝望的美女头颅骨碌碌滚落下来。他尚还记得,这个美女正是阴煞门中的那个娇媚女子。

  武坤元止不住咋舌道:“少宗主你还真够心狠的,如此美女你却也舍得下手。”

  话虽是这么说,武坤元却也知道生死战中,从来就不分男女老少,美丑善恶,只有活下来才是正理。

  张狂淡然一笑,对于他来说,只要不是自己亲近的人,哪管他是什么?所谓红粉骷髅,再好看的女人,死后也终究只是一具骷髅,也不会比丑陋之人多出一截骨骼。

  修炼界,从来便只有强弱之分,强者为王,弱者任人鱼肉。

  “你怎么来这里了?”张狂问道,此时若无意外,武坤元应该是在他计划好的路上进行搜索。

  说话的同时,张狂抬手一招,林月娇的储物戒便落入了他手中。他看得出,林月娇的那件彩绫法器能够和他血魄刀纠缠就这么久,虽然占了兵器形势之利,但恐怕至少也在玄级品质以上。尽管他自己用不上,不过到时候建立乘风门,正好可以用来充实门派库存。

  武坤元有些苦笑的解释道:“我之前按照既定路线搜寻,后半路却遇到了澜沧剑派的两人,显然也是一路搜寻过来的。我看已经如此,想着倒不如来你这边,两个人至少也能加快搜索进度。”

  武坤元便说着,白牛往这边走来,及近张狂百米之内,突然察觉到张狂身上传来的浓郁元气波动。

  “少宗主你这……”武坤元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得到了是七八……不,四五块铜牌?”

  虽然从张狂身上的元气波动看来,怎么也不像是四五块铜牌,可是武坤元实在是不敢继续往高了猜测。

  在他看来,一个人能得到四五块铜牌,就已经差不多是极限了。

  张狂也不隐瞒,轻笑道:“你这可猜错了,我这里可是十三块铜牌。”

  “什么……”武坤元以为还是自己听错了,可是看到张狂点头再次确认,整个人立即就进入了石化状态。

  此时在万春谷外面,随着张狂夺走倚天教仓长翔和于浩秀两人的铜牌后,玉碑上的名额发生变动。

  Te酷bT匠5:网*首?☆发#

  此时张狂依旧还是在第一名的位置,只不过铜牌数量从五块,一跃升成了十三块。

  而本来第二名、第三名的仓长翔和于浩秀,各自拥有四门铜牌,但他们的铜牌数量瞬间就从四块皆是变为了零。他们失去的铜牌数量加在一起,正好就等于张狂增加的铜牌数量,而且又都是同一时间发生的变动。

  虽然不清楚张狂是通过什么方法达成的目的,但不问可知,一定就是张狂夺走了仓长翔和于浩秀的铜牌。

  本来被张狂夺走了玉碑上第一名的位置,倚天教脸上就有些不好看,不过他们参赛弟子的铜牌总数依旧是遥遥领先,这让他们心中还能有很充足的底气。

  但此时形势突兀一变,他们倚天教瞬间就从第一名的优势,变成了垫底的最后一名。

  看着兴奋之色溢于言表的玄元宗众人,倚天教那些人简直心中要郁闷得呕血,可是这是万春谷之行本来便是利益之争。而且之前制定的规则中,也没有说不准许抢夺他人的铜牌,对于玄元宗张狂的行径,倚天教一干人虽然愤愤难平,可终究也是无可指责,毕竟玄元宗的参赛弟子并没有杀人,就算是给了倚天教几分面子。

  至于阴煞门,本来难看的脸色,此时倒也没有变化。只是等到玉碑上名额再发生变化,阴煞门唯一剩下的那名女弟子林月娇也从玉碑上消失时,阴煞门先是一阵愕然,随即便是勃然大怒。

  “玄元宗,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阴煞门那领头老者望着荆诚心等人的目光,简直就和要吃人的妖兽没有两样。

  他们阴煞门进入万春谷的,总共才不过三名弟子,此时一来,却无疑是全军覆没了。这种情况,如何能让他们沉得下气去?

  荆诚心脸色冷了下来,冷道:“你们阴煞门可不要乱说话,赛场规则就本来便是如此,你们阴煞门弟子技不如人,却又怪得谁来?”

  阴煞门老者恨恨道:“好!好!好!便让你们玄元宗在此得意,不过我倒要看看,你们玄元宗到底还能够得意多久。”

  随即转头不理玄元宗,闷声冷哼道:“我们走!”

  说完,只见他袖袍一拂,空中便突兀出现了一五丈之长的金色小舟。阴煞门十余个人跟在那老者身后,依次上了金色小舟。等所有人都上去后,阴煞门老者又狠狠扫了一眼玄元宗一干人等,冷哼一声,不过一息不到间就已是驱舟到了数里之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霸天说:

  晚到的祝福,祝大家端午节和父亲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