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拥有破空之力的强者,在这方玄级位面只怕是寥寥无几,况且玄元宗还有两位太上长老,再加上护山大阵,就是那等强者,也就不见得能够突破得进来。

  进入藏宝阁,还须得从山顶进入。

  而从山腰至山顶的这一段路,已经不足以用冷清来形容了,而且变得冷寂。一路往上,除了自己和那些巡察的执法弟子,张狂竟是没有见到其他的人,一个也没有。而且那些执法弟子一个个都冷着个脸,哪怕张狂是少宗主,也没有得到他们的笑脸相迎,一个个都好像死了爹娘一样。

  而且这藏宝峰的盘查很是严格,在前半段路程还好,仗着自己少宗主的身份,还没什么人敢不长眼的上来盘查。可是到了后半段路程,哪怕张狂有着少宗主的身份,也丝毫得不到特殊优待。那些执法弟子们一个个都对着张狂严防死盯,就好像他们稍一不留神,张狂就要把这里的宝贝偷走一件似的,丝毫没有顾忌张狂所谓的少宗主颜面,而且每往上百米,就必须会有执法弟子拿着一面琉璃宝镜,对着张狂探察一番。

  若是前世,有人敢如此对待自己,少不得就一巴掌抡过去拍死了事。只可惜现在形势比人强,前世的狂人,此时也不得不忍受着那些执法弟子们的聒噪。

  上得山顶,又经过一系列严格的手续,张狂终于得以进入了藏宝阁。

  藏宝阁虽然只是一方破碎位面,但毕竟带着位面两个字,哪怕是一块残缺不全的碎片,也自是不会小到哪里去。

  藏宝阁里面是一片黄沙滚滚的荒芜沙漠,头顶烈日高照,高温直晒得让人头皮流油。一眼望去,除了滚滚的黄沙,再是别无他物,而且很静,便是连风都没有一丝,格外死寂。

  一般人来到这里,只怕是往何处走才能寻到藏宝阁都不知道。

  张狂有着进来时候执法弟子的指引,自然知道接下来要该怎么办。

  便见他从怀中掏出一块非金非木的红色牌子,牌子巴掌大小,呈四方形,两面皆是光滑没有什么多余修饰。

  张狂举着木牌对准天空中的烈日,红色牌子反射着阳光,红艳艳的十分耀眼,但是除此之外,却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

  张狂神情古井无波,举着红色牌子一动不动,静静等待着什么。直到过了约莫一盏茶功夫后,突然从牌子上爆发一道璀璨的四方形红色光柱,直直地向天空的烈日射去。

  三息后,光柱消失,只见张狂手上的那块牌子却不知何时,竟是突兀地消失掉了。

  张狂静待而立,大概十息左右,只听从天空中传来一道苍老但不失威严的声音。

  “玄元宗少宗主、外门弟子张狂,准许进入血域境,无期限。”

  那道苍老威严的声音甫一落幕,就见头顶百米高空处,突兀出现了一个血红色漩涡,漩涡初时很小,只有一米方圆,但不过几息间,就迅速扩展成了一个十丈方圆的巨大血红色漩涡。而且在扩大的同时,漩涡转动得也越来越快,不过几息间,速度就已经快得看上去犹如静止了一般,同时一股强大的吸力从里面传来,带动着张狂不可抑制的向上空升去。

  奇异的是,这股吸力只是对张狂起着作用,对于其他,哪怕是沙漠中那些轻微的沙尘,也是没有丝毫影响。

  张狂头上脚下,很快就被吸入血色漩涡中,消失不见。随后又过了几息,只见如同刚才那一幕的回放一样,血色漩涡迅速缩小,最终消失不见。

  等张狂再回过神来时,身周已是完全换了一个场景。

  眼前,是血红色的一片荒原。无论是身下齐腰高的野草,或者视野内稀稀疏疏的几颗怪树,又或是天空、太阳、云朵,等等之类的一切,都是红色。还好他们之间红的程度有所不同,能够让人看出外形,然后从外形辨认出它们本来的应该是什么。

  张狂此时一身黑衣长衫,在这个血红色的世界显得尤其显眼。

  扫视了一眼四周,张狂也不知道这里是何处,便以天空中那红艳艳的太阳为指标,循着方向往前走去。

  往前约莫数百米后,突然起了一阵风,风不是很大,但吹得远近的野草此起彼伏,“簌簌”作响。

  便在这时,张狂却是突然顿住脚步。

  更新t最%d快F上酷`匠t网R

  风掠过野草,野草一起一伏,满耳尽是“簌簌”抖动声,若是在常人听来,这自然没什么,但张狂却是听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簌簌!擦擦!……

  野草的起伏声,本应该是很有规律,就算稍有些杂乱,也不会很多。但此刻,嘈杂声四起,乱得有些过分了。

  张狂伸手一拿捏,血魄刀立时出现在他手中。

  身下四周的野草高低起伏,看似寻常已极。

  咻!突然一道血色身影从起伏不定的野草中窜出来,像一根离弦的箭般射向张狂面门,迅快绝伦,甚至连空气都被摩擦出了一道隐约的尖锐声。

  张狂持刀以待,却是早有准备。还不等血色身影离近半米以内,便是凛冽一刀直接斩击过去。

  血魄刀在空中划过一道血色痕迹,血痕将袭来的身影一贯而过,没有丝毫滞涩地将其斩为两半。

  那道身影分为两截掉落在地上,原来却是一头约莫有半米来高的血红色大鼠。但和普通的老鼠大不相同,这断成两截的大鼠嘴中,有两颗差不多四五寸之长的尖锐獠牙,拇指粗细,如同两把血色匕首一般从上唇突破而出,甚至还超过了下巴老长一截。大鼠的尾巴也根普通的老鼠不一样,近乎一米之长,上面布满了一根根的尖锐倒刺,只怕一尾巴甩过来,便能带起一窜血肉,令人不禁望而心生寒意。

  尖牙掘地鼠!张狂自是认得这种低等妖兽,在外界灰色皮毛的妖兽,在这个血域境,竟也成了血红色皮毛。

  尖牙掘地鼠断为两截落在地上,但却诡异地没有什么鲜血飚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