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发生的一切,由不得他们不怀疑,柳英眉是不是真的在放水。

  高台上,张守静等一些高层看到张狂的这个简单闪身,面色纷纷变得惊疑不定,像是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世间万般招数,或是奇诡,或是势大力沉,又或是轻灵缥缈,等等,却有着一个共通之理,那就是先由简入繁,再由繁化简。

  就好比此时外门弟子们,追求招式上的变化多端,简直恨不得学尽天下所有的招数,以至于所有招数都能信手捏来。而到了张守静他们的那个层次,已经将招数上繁杂学到了近乎极极致的程度,到了这个时候,若是再继续追求繁杂,进步只能是微乎其微,于是就开始了由繁化简,将万般招数、武道至理融合在普通的一招一式里。就好像大网捕鱼,任凭鱼儿再怎么跳来跃去,我都只管一网捕去。

  前世张狂早就已经突破了由繁化简的境界,甚至开始踏入了第三个招数上的境界,或者说是刀境,凝练意志。刚才他的侧身闪避看似普普通通、平平无奇,却是蕴含了武道至理在内,无论是闪躲的时机、方位、速度等等一切,都蕴藏在了其中。

  柳英眉本来已经做好了后招,不管张狂是往后撤去,又或者向其他地方闪躲,皆是囊括在了他后手的变化之中。可是张狂这迎刀而行,却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所有的后手准备顿时都纷纷化作了无用功。

  侧身避过刀芒后,张狂欺身而上,他的速度再加上柳英眉的速度,两者速度相加,又是何等之迅速?柳英眉甚至还没有从愣神中回过神来,张狂就已是欺身而进不到一米之距了。然后拳势作锥形,捣向柳英眉腰际的冲门穴。

  不到一米的距离,两人又是相对而行,急速之下,柳英眉根本来不及收住刀势。不过他却是惊而不慌,左掌作刀势,向着张狂袭击来的右腕劈斩下去。

  柳英眉的这一记掌势后发而先至,迅疾猛厉,若是张狂不收回攻势,就在他击中柳英眉腰际“冲门穴”的时候,必然也会被柳英眉一记手刀斩中手腕。这看似一个两败俱伤之局,其实柳英眉绝对占据了绝对的大便宜,要知道他的境界比张狂高了一个大境界还不止,他的一掌若是落实,哪怕不尽全力,也能轻而易举地就废掉张狂的这只手,而张狂就算一拳击中了他,但有着体内浑厚元气护体,他至多也就受点轻伤罢了。

  可是如果柳英眉知道张狂这一拳若是击中了他的“冲门穴”,至少能让他体内元气紊乱一阵的话,只怕他就不会如此时这般轻松了。

  不过以张狂的心态,又如何甘心与柳英眉两败俱伤?就在柳英眉掌刀劈斩下来之时,张狂止住捣向冲门穴的一拳,但却没有收回攻势,而是翻拳朝上。手似一条灵蛇般缠绕盘旋,看似不可能,却是平平无奇,简简单单的就避开了柳英眉这迅厉的一记掌刀,抵达他的肩头,然后五指捏成锥形,啄向肩头“抬肩穴”。

  柳英眉心中生起浓浓的惊疑不定,张狂先是避开他的刀锋,这时又避开他掌刀的同时,反守为攻,再次攻击向他的肩头。

  每一招一式都是普普通通,平凡无奇,好像连一个从没修行过的田间老农都能够做出来,可是他只是略一琢磨,竟是骇然发现无论他怎么动作,都好似无法破解张狂的攻势。

  就是因为极致的简单,所以完全找不到破绽。就好像简简单单的一片白色,在里面完全找不到一丁点黑色。

  但是柳英眉心头的惊疑和骇然,也仅仅只是因为张狂的诡异招式而生。此时虽然已经避无可避,但是他依旧是没有慌乱。

  毕竟两人之间差了一个大境界,元气浑厚程度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上。柳英眉打张狂一拳,就像是大象踩蚂蚁一样,一拳就能重伤。而若是张狂击中柳英眉,情况则就反了过来。

  柳英眉将体内元气急速运转,护往自己的肩头。

  砰!沉闷碰撞中,张狂用力之猛甚至将柳英眉肩头的衣服都刺破了一个洞,他只觉得自己的五指撞在了钢板上一样,若非有着元气的保护,只怕这一下都能将自己的手指头戳断。

  柳英眉本来并没有对张狂这一记攻势放在心上,毕竟就算被他击中,也不是要害处。但却哪里料到,攻击落实的瞬间,自己的肩头就好像是被一股电流电中了似的。只觉一阵麻痛,然后从肩头以下的整只手臂都是一阵脱力,而且猝不及防下,他手中的雁翎刀竟是“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静!场外一时间静得近乎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愣愣地望着落在地上的雁翎刀,半晌都不能回过神来。

  张狂一招击落了柳英眉的手中武器?一个只不过是开辟初期,而另一个却是原粒巅峰,相差了远不止一个大境界,这怎么可能?简直难以想象。

  一时间,柳英眉在他们眼中顿时就成了那个放水的人。

  柳英眉心中一时既是不可置信、惊骇,又是羞怒恼恨,被人击落手中武器,这对修炼者来说不啻于是一个耻辱,更何况还是被一个修为远不如自己的人?

  不过多年以来培养的战斗本能,让他犹还在失神中,就已是瞬息间踢出十数腿,囊括身周各个范围,将张狂逼退了回去。

  但张狂只不过稍稍退避了一下,还不待柳英眉将腿落地,就再次合身扑来。

  )r酷8$匠网唯一B正PJ版K,*R其I他《都`^是y盗nc版w…

  张狂的攻势延绵不绝,根本没有给上对手一丝喘息之机。柳英眉自从被张狂击落受伤雁翎刀后,虽然雁翎刀就在脚下附近,可是他从头到尾,竟是没得一丝空闲去捡起武器。而且张狂的每一招一式,看着简直比白开水还要简单直白几分,可就是这样平凡的攻势,却总是能创造出一个个看似不可能的奇迹,让柳英眉可谓防不胜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