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逼人急,胡不凡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屏住呼吸,急步顺着铁链向对岸走去,身形摇摇晃晃,才走了十步,就几次险些落入河中。

  不过自从胡不凡踏上铁链往前走去后,身后追杀他的双翼驭风虎和那两个“人”也停在了岸边,只是用杀意腾腾地眼神望着他,并没有继续追来。

  胡不凡这才按下心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步一小心地朝前走去。

  这个时候,张狂也终于抵达了第一个石柱,然后站在上面,冷冷地转过头望向胡不凡,直把胡不归看得心头发毛。

  由于屏住了呼吸,张狂也不能多说,只是指了指脚下的第一根石柱,说了两个字“你等”,然后又指了指对面,说“我先过去。”

  张狂的意思很明确,是说胡不凡先在第一根石柱上面等着,让他先过去河对岸。

  铁链松松垮垮地悬在河水上,一个人走还犹自心惊胆战,若是两个人走,危险必然就是成倍的增加。

  胡不凡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而且他心中又是对张狂有愧,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张狂见胡不凡同意,这才转过头去,继续踏上第二根铁链。

  此时张狂心中还是有些淡淡地疑惑,虽然在这里元气被禁锢了,但若是就这么走过去,顶多也就是有惊无险,只怕十之八九的外门弟子都可以做到。

  这也未免有些太简单了吧?张狂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还会有别的险情出现,神色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顺着第二根铁链,一连走出三步后,河面上突然挂起了一阵风来。

  张狂的长衫被风吹得阵阵拂动,铁链也开始微微晃荡起来。

  原来是风么?张狂心中有些了然。

  张狂神情不变,依旧是一步步不紧不慢地往前走去。

  呼呼呼!

  风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躁。

  到了五十米的距离,风已是将张狂的长衫吹得猎猎作响,脚下的铁链更是不安分地剧烈晃动着,迫不及待地要将踩在它身上的人抛下去。

  张狂对于如此险情却恍若未觉,铁链左右动荡,他也跟着左右动荡,铁链上下腾起落下,他便也跟着腾起落下。就好似,他本来就是这铁链上的一部分。

  百米距离后,张狂顺利抵达了第二根石柱。

  虽然刚才的第二段铁链对张狂没有造成丝毫阻碍,但是他却相信,至少有十分之一的外门弟子会在这里止步。

  (酷¤匠\网唯z7一{正版Y9,;z其v他+都D是g盗$~版E

  其实他这还是猜测得有些轻了。

  此时在玄元峰议事厅里,激烈的争论正在持续着。

  “宗主,铁链过河这一关,是不是设计得有些过分了?第二根铁链就淘汰了近五分之一的弟子,尤其是最后一根,能够通过的人数竟然还不到三千,其中甚至还有好些能够初步运用第二世界的好苗子。”一鹤发鸡皮的枯瘦老者皱着眉头,向张守静问道。

  还不待张守静回话,执法峰峰主张凤章就摇头轻笑道:“闻长老所言其实不然,那些能够初步云云第二世界力量的弟子,真的是好苗子吗?这一关禁用元气,其实考验的就是弟子们的基本功,基本功不扎实,就算现在修为高,但到了以后,终究也只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顿了一顿,张凤章又神色凝重地道:“况且这次外门弟子大比,跟往年的目的不一样。五百年一回的登天梯之路,只有不到一年时间就要再次开启了,我们玄元宗身为玄级三等门派,可得三个名额,这次外门选拔,可不就是为了那三个名额而去的么?三个名额,若是应用得当,宗门数百年后就会多出三个顶梁柱。若是不严格选拔,选出几个废物来,岂不是浪费了这三个名额?”

  张凤章此话一出,厅内竟是一片静默。

  这时张守静悠悠开口说道:“登天梯之路,首重心性,再重基础,修为反倒是其次。毕竟大家都知道,大五行境界以上,不得上登天梯。”

  叹了一声,张守静又道:“天梯之路,一步登天!悠悠数千载岁月,我玄元宗参与过登天梯的前辈们也不再少数,只要不是半途折戟,最后无不是有大成就。所以这次登天梯的机会,绝不容错过,哪怕这次外门弟子大比通过的人数只有一人,但只要选出真正的好苗子,那也就值了!”

  厅内众人皆是一阵深以为然。

  闻长老忽而轻笑道:“五百年前的那一次登天梯之路,宗主却也是上过的。如果我玄元宗五百年后能够多出几位像宗主这等的人物,那确实是再严格也不为过了。”

  张守静淡淡一笑,继续盯着光幕上显示着张狂的那张小格子,不再参与众人的讨论。

  河中一共有五根石柱,也就是说有六段铁链。

  过第三条铁链的时候,风力足足加大了两三倍,几乎将铁链吹得横飞而起。张狂的身形随着铁链剧烈地来回荡漾,着实有些惊心动魄。仅仅只是远远地观望,胡不凡就已是忍不住为张狂捏了一把冷汗。

  第四条铁链,只有拇指粗细,锈迹斑斑,让人禁不住担心会不会一脚踩下去,铁链就会崩断。而且风力又又是增加了足有倍许,嘶鸣怒吼的风声,似乎将空气都要撕裂似的。

  第五条铁链,或许说是一根铁丝来得更为恰当,在风中飘飘扬扬,恍若丝毫不着力,让人怀疑到底能不能踩上去。

  第六条铁链,比丝线稍微大上了些许,但也仅仅只有些许而已,而且上面被涂了一层油腻物质,油光滑亮,一望可知,若是脚下稍微倾斜一丝一毫,就会丝毫不着力的滑下去。

  过前面几段铁链的时候,虽然风力很大,但是脚下的河水却是丝毫不受影响地静静流淌,好似上面有一层看不见的薄膜隔绝了狂风。

  可是这第六段铁链下,河水在狂风下竟是波浪起伏,时不时就掀起数十丈的高浪。

  张狂不得不步步谨慎,一边要注意脚下的受力,一边还要分出心思时刻注意脚下的波浪,免得被一个浪头盖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